(陰霾的天空,沒有再為飄落的櫻花瓣,增添更多的傷感,落下雨的瞬間,就要靜止起時間。)


(在櫻樹環繞的粉紅色彩之中,太陽之塔就獨立於花瓣與花瓣之間,彷彿正用雙眼眺望著整座世界。)


(「太陽之塔的臉,好奇怪喔。」所謂的臉,真的有「正常」的模樣嗎?我想答案是否定的吧。)


下了叡山電車,我走在春光明媚的原野上。太陽之塔就在森林的另外一頭。
那個豆粒大小的小小人影,正拼命挺直背脊,抬頭看著太陽之塔。
我踩在草地上,準備要走到她的身邊。清爽的草香傳來,我的心情很愉快。春天的空氣冰冷了我的臉頰。
這裡,像是世界的盡頭一樣的安靜。──森見登美彥.《太陽之塔》


「為何這麼執迷於太陽之塔?」每次在萬博公園,望著太陽之塔的身影,我都會這樣問自己。
在一九七0年的大阪萬國博覽會中,唯一留存在現場的,是岡本太郎設計的「太陽之塔」。
第一次,見到太陽之塔,同樣是在櫻花盛開的春季時節,我們搭著單軌電車緩緩向前駛進,
在櫻樹環繞的粉紅色彩之中,太陽之塔就獨立於花瓣與花瓣之間,彷彿正用雙眼眺望著整座世界。
巨大的太陽之塔,刷成白色的正面,有一張嘟嘴任性的臉龐,張開的雙臂,像是歡迎,又像擁抱,
走到太陽之塔的背面,有一張黑色太陽的臉,散發著深綠色的光芒,顯得陰暗、顯得孤獨,
太陽之塔的正面、反面,好像徹底反映出自己內心所隱藏的部份,在背後的陰暗、在內心的太陽,


當時,我望著聳立於山丘之上的太陽之塔,好久好久。




(紀錄2010年秋日的大阪萬博記念公園,分為(上)、(下)篇,按一下粉紅字喔。)


(紀錄第一次造訪的大阪萬博記念公園,是page.433,可以點一下粉紅字喔。)


後來,我開始追逐太陽之塔的身影──秋日的太陽之塔、小說的太陽之塔還有大阪的萬國博覽會,
在東京,即使迷路也要找到的岡本太郎故居,然後看著初期在興建太陽之塔的草稿、照片而落淚。
這次,再度於櫻花盛開的春季,造訪大阪萬博記念公園,同樣是為了那座獨立於此的太陽之塔。
我們在「西大橋」搭上地鐵,到「長堀橋」駅換乘地下鐵堺筋線,搭上開往「北千里」的電車,
通過繁忙的「淡路」駅之後,電車的行車距離和時間都會增加,照慣例於「山田」駅出站,
只要穿過設於山田駅旁的購物中心,就會抵達單軌電車山田駅,搭乘往萬博記念公園方向的電車,


就會見到太陽之塔。













(在地下鐵堺筋線,有連接阪急千里線跟阪急京都線,所以要特別注意搭乘的電車目的地。)


這一天,春日的午後仍有些陰霾,我們進入萬博記念公園的入口,眼前迎面而來的就是太陽之塔,
塔的本身沒有任何改變,周遭的烏雲纏繞不已,就只有太陽之塔的後方能見到些許的晴朗天空;
塔的本身沒有任何改變,嘟嘴的模樣,就像是在嘲笑難以前進的自己,只能在塔的前面仰望而已。
我們走到塔的正下方,這是第一次離太陽之塔這麼近,感覺就好像覆蓋住所見的整個天空一般,
繞了整個太陽之塔一圈,同伴說著:「實在很難喜歡太陽之塔的模樣。」我有些生氣,卻不說出口。
望著有立體鼻子的陰暗太陽,那一刻,我很想改變,很想拋開一切,無所拘束的、自由的活下去。


或許,在一座你所信仰的太陽之塔前,我們才會誠實面對自己。






















(去年,在東京.表參道附近,造訪了岡本太郎記念館的記事,裡頭有很多珍貴的照片、作品。)



──關於太陽之塔和萬博公園的照片,按我看更多喔!!^_____________<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宣輔 的頭像
宣輔

沒關係是宣輔啊!

宣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