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次從京都前往大阪的交通方式、住宿感想,都寫在page.681,點粉紅字體即可前往。)


(還記得初次來到大阪的時候、還記得在環球影球玩瘋的時候,嘿!那是多久以前的記憶了?你說。)


(其實,一直很喜歡大阪的舊稱,不論是「浪速」也好、還是「難波」也好,都有一種趣味感。)


我自己從來不跟任何人說「祝你好運」。
你只要仔細想一想,就會覺得這話真是可怕。──J.D. Salinger.《The Catcher in the Rye》


初次來到關西的時候,在我心中留下印象的,除了京都的清水寺外,還有就是大阪城的陽光。
跟東京一樣,作為關西的政令市,大阪是個商業貿易、高度發展的城市,同時亦有良好的港口,
在德川幕府遷都江戶(東京)以前,京都作為政令首都、大阪則是商業、交通的主要樞紐,
現在,關西沒有以前那樣的政治地位,卻保留了許多的建築傳統、開朗性格還有自己的步調。
要我來說,東京的人們多少都還是過於冷漠,讓人想到倫敦街頭的冷冽,人們匆匆走過的風景,
就算東京有傲視全球的都市發展、走在前頭的流行與科技,但東京人還是顯得缺少些什麼。
而大阪就不是這樣,城市內很多建築顯得陳舊,巴士系統仍不發達,很多店鋪都沒有東京新穎,
可是,在大阪,走在街上的上班族再忙碌,也願意對街上的趣事投以好奇的目光,在拍照時扮個鬼臉,


對我而言,這才是生活該有的樣貌。









早晨,吃過前一天在地下街買的麵包,當作早餐後,我們把京都住宿的鑰匙投進玄關的信箱內。
突然,發現身上的行李變得沉重,雨水還斷斷續續落著,拉著行李通過地下鐵,沒有手扶梯,
然後還搭到反方向的地鐵,好不容易抵達三条京阪駅,順利搭上京阪電車後,都已經感到疲憊了。
可是,京阪電車的座位很舒適,不小心就會跟旅伴一樣進入夢鄉,我卻捨不得閉上眼睛,
在電車上看著搭車的家族、旅客;望著駅之間的風景,偶爾滑過電車的雨水水珠,就像是畫作一般。
很快地,電車進入大阪市,我們在「京橋」換乘大阪市營地下鐵,這樣前往心齋橋較方便,
結果,沒想到京橋這個地方冷門歸冷門,連接JR跟百貨公司的京橋駅,走起來同樣很遙遠。
總之,好不容易我們找到地下鐵鶴見綠地線的京橋駅,順利搭上地鐵,抵達下榻的東橫Inn。


在旅途中,最耗費精神的,或許就是住宿地點的轉換吧。











來到住宿的房間內,我們再次整理行李,時序已接近中午,還沒離開多久,我已經開始想念京都,
然後,我們討論下午的行程,決定前往大阪北邊的「萬國博覽會紀念公園」,這是太陽之塔所在的地方。
然後,晚上要回到心齋橋,跟黛比和他的男朋友吃飯,來到大阪之後,行程瞬間又忙碌起來。


下一站,將前往「大阪萬國博覽會紀念公園」。













──來到大阪了,想看更多照片的請按我一下唷。^_________<

文章標籤

宣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