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出發之前,為什麼完全沒有考慮迪士尼樂園、三鷹の森美術館,可能是跟很久沒去到──東京,有關。)


(這次設計行程,完全沒壓力,卻有一股莫名的焦躁,這種焦躁來自於,我能像在京都一樣,自在的散步嗎?)


(參考了一些基本的旅遊書、自稱部落客的隨地抒發,最後身上只帶著一本日本出版的東京地圖集。)


「在東京鐵塔上眺望整個東京,會發現一件事喔,是在地面上的時候不太會注意到的,
 那就是東京墳墓還真多呢。」──Lily Franky.《東京鐵塔…老媽和我,有時還有老爸》


偶然之間發現,東京都的代表圖徽,是個可愛的綠色銀杏葉,象徵著自由、魅力和未來發展,
有趣的是,銀杏樹最美的時候,是在秋季整株樹被染成金黃色的時候,落下的銀杏葉鋪成金色的街道。
不過,東京都在城市的象徵上,卻採用了生氣勃勃的夏季銀杏葉,不仔細一看,還點難認出它的身分。
只是,對這片綠色的銀杏葉,我卻有些懷念的熟悉感,不曾在關西看過,翠綠的、佈滿天空的綠色葉木。
還記得十幾年前兩次造訪東京,都是在這樣的季節──夏天,這次,同樣也是如此。那時候的事物,
現在卻想見到不得了,回憶之中那旅館看出去的新宿車站、寧靜的明治神宮,都讓人有些懷念。
可惜的是,我從來就沒有真正看到過「東京鐵塔」,在我還沒真正看到東京鐵塔以前,「天空樹」已經開放了。
常常聽人在說,東京的變化很快,已經習慣京都腳步的自己,在安排行程時,一直存在著某些焦躁感,
那是一種對陌生城市的焦躁,還帶著介於變化與熟悉之間的緊張──東京,介於期盼與現實之間的城市。
或許,我是害怕東京和京都之間的差異,害怕那無法自在散步的氣氛,還有在人海中體認到自身的渺小。










(第一天就寫了三頁,雖然用電腦打字更快,但是關於想要做的事情,好像只有用寫的,才能夠清楚,

            才能夠牢記於心。)


這次的行程,同樣由自己來排,考慮的因素沒有太多,只是朝著「一定要去的、一定要看的」去設想,
所以,排出來的幾乎都是在都心內,第一個想到的是東京鐵塔,然後是明治神宮和六本木Hills。
意外的是,雖然腦海裡曾經浮現過迪士尼樂園的影子,卻遲遲捨不得給予一天去迪士尼樂園,
或許,在我的內心會更期盼貼近這塊東京的土地吧,就像在大阪、京都一樣,只要走過這個地方,
就會接近在這個土地上生活、活著的人們樣貌和情感,這一點如同是我必須去旅行的宗旨、指標。
像我以前說過的,在我前幾次到東京的時候,還沒接觸過日劇、還不知道東京鐵塔、原宿或表參道。
所以,東京鐵塔像是象徵一般,變成一種類似遺憾的情緒留在心中,然後,東京成為了戲劇、電影勾勒出的形貌,
從《新參者》的日本橋(距離這次的飯店只有一站)、《Scandal》裡的六本木、自由之丘等等,
所以,這次的安排下來,才會從基本的銀座、新宿、渋谷,到六本木、原宿、東京鐵塔到麻布十番、上野動物園等。
這次,是以一種「重新認識」的前提前往東京,帶著過往的模糊記憶和半調子的書本漫遊印象,
希望能夠看到不同於過去的東京、看到不同於印象中的東京、接觸不同於一般人的東京,這次。















(這本地圖集是在紀伊國屋發現的,一開始是熊貓,然後是天空樹吸引我的目光,因為標示明確、頁數輕薄,
 成為了這次我唯二帶走的書籍,除此之外,還有高汀的《蒼蠅王》,打發睡前的時間。第四天的行程很亂,
 因為我還沒真正確認要去的地方,好像哪裡都可以,那裡都很想去,所以就先排了能去的地方,
 順不順?等我回來再繼續說故事吧。希望是很棒的,睡前故事。)

    全站熱搜

    宣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