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親依依不捨地離去那一刻,久雄覺得自己的人生終於開始了!這裡可是離家三百多公里遠的東京呢!
接下來一年,他將獨立生活、準備重考大學,還會交一個和偶像明星山口百惠一樣可愛的女友,
他要穿上最PA的老爺褲,請她去時髦的咖啡廳喝美式咖啡,不加奶也不加糖。
他再也不用哀嘆在家鄉看不到搖滾演唱會,只能存一堆黑膠唱片過乾癮,因為所有外國樂團都會來東京,
而他離夢想中的樂評家之路也越來越近!還有,喬治盧卡斯的「星際大戰」、史蒂芬史匹柏的「第三類接觸」,
最新的電影都先在東京上映,他可有得向那群土包子死黨吹噓了!──奧田英朗.《東京物語》


關於東京,我們都有許多想像,美好的想像和現實的想像。


第一次抵達東京的時候,正刮著颱風。這次,要離開的時候,颱風正逐漸靠近日本列島,抬頭就是夾著風的晴空。
說到東京,腦海裡浮現的畫面,是一整片的白色沙地和巨大的鳥居,現實中微弱渺小的印象,會這樣浮現;
談到東京,腦海裡就會想像那出現在劇集中無數次的,東京鐵塔,還有在那裡以各種形式生活的人們。
這是現實與想像的分野,然後加上一些街頭巷聞,一個多變的、未來的、流行的城市,就這樣展現在我的腦海中。
出發之前,我在圖書館尋找著各樣的旅遊書籍,關於東京地圖的形形色色,人們寫了很多、談了很多,
但是,這個多變的城市卻不肯停下它迅速的腳步,讓我感覺到怎麼樣都無法追上它的步伐,
就算是年初的資訊,現在卻可能連一點用都派不上用場。還好,東京鐵塔和明治神宮都是不會離開的,
我喜歡古老的、代表性的建築,所以常常流連在京都、所以腦海浮現出的東京,都是明治神宮的陰影。
因此,最後我只選了一些有代表性的地點,沒有挑剔什麼餐廳、沒有限定該去的方位,然後就出發了。
旅行有時候很像是賭注,開盤前的下注都只是模擬的預測,只有開盤後的結果瞬間,才能決定成敗。
當然,東京的多變性,一定可以滿足不同種類的人/遊客,所以東京才能成為國際性、代表性的都市。











在出發之前,有時候我會想到在京都遇到的,來自東京的女孩。然後,隨之而來的,是東京那廣闊到令人畏懼的土地,
實際上,在經過東京灣、渋谷駅、日本橋、銀座,到過Tokyo Sky Tree、上野動物園、表參道後,
我才明白人真正所謂的渺小,那彷彿走不完的地下鐵車站、在街上擦肩而過的人數龐大,
京都同樣廣闊,但不會讓你強烈意識到「人」的存在。在東京,人卻彷彿是為了襯托這景色而存在。
就像在日本橋路過的上班族,不過特別停下腳步去看麒麟像;表參道的貴婦,不會特別買票去看岡本太郎。
那是因為,東京人已經把這些景點/現象,看為一般日常生活的存在了,對於遊客而言,與京都相比,
被排除在外的感受甚為嚴重:好像拿起照相機的,就只有觀光客,他們則是隨心所欲的生活在東京之中。
說隨心所欲,有點誇張了,很多上班族還是汲汲營營於生活之中,讓他們連在假日都得穿著西裝。
我不知道真正的東京人是如何的,因為我們畢竟不是生長在這片土地之人,不明白江戶,更不明白東京。
但是,自由行是最容易接觸到這些人們的機會,所以,雖然遇到冷漠的態度,但是同樣也有熱心幫忙的人,
像是在表參道,為了尋找岡本太郎記念館而迷路時,偶然間走到的「こどもの城」(兒童之城)旁,
就走進去詢問了櫃檯小姐,她很熱心的幫我打了很多電話、問了很多人,最後發現她的抽屜有岡本太郎的傳單。
還有,同樣是在表參道,幫忙的郵差先生;在六本木earth專櫃、在大丸百貨東京香蕉專櫃,兩位親切的專櫃小姐。











我始終相信,每個城市、每個土地,都有她自己獨特的步調和呼吸,我們有時候很難說明,只能親身體會。
這次的旅行,照例留下了很多深刻的印象,但這是我真正體會到的東京嗎?說老實話,我很懷疑,
會不會幾年之後,又出現了一座新的電波塔、一幢新的高樓、一間新的甜點店、一個嶄新的流行指標,
可能,對喜愛古老風景的我而言,還能夠散步的,依舊是明治神宮,東京總是會變的,這就是她的樣貌。




    全站熱搜

    宣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