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4月,春日午後的清水寺。)


(2009年7月,夏日午後的清水寺。)


(2010年12月,秋末早晨的清水寺。)


那一天,利休讓女人喝了茶。
從此之後,利休的茶道通往了寂寥的另一個世界。
            -山本兼一‧《利休之死》(利休にたずねよ)


我們都會有所堅持、有所期待的原則或風景,所以人生有時充滿了挫折或失望,應該是說到處存在。
這一點似乎不能反映在地主神社上,不論是什麼時期來參訪,這裡總是充滿人潮、充滿期待的聲音,
包括在兩顆石頭之間走直線,成功就會有順利的戀情;成雙成對的戀愛御守;將心愛對象的名字寫上,
祈禱後丟入盆內,就會告白成功的小方法。這些都讓地主神社顯得活潑,與清水寺本身的感覺大異其趣。
不過,這就在本殿後方的地主神社,也是擁有千百年歷史的古蹟,所以聽說真心祈求的話是蠻靈驗的。















這次趁著人潮不是很多,(但大多數仍是女性、女學生居多)稍微徹底的參訪了一下,發現真的很有趣,
就僅僅是關於戀愛而已,應該是說只是充滿某種「可能性」而已,就能讓這些女孩綻放期待的笑顏,
對照起巫女們嚴肅販賣著御守的光景,兩相對照起來就覺得相當不可思議,情感可能是人一生所追求的定理。
不免俗的求了一個擁有相當漂亮緋袴色的戀愛御守,還跟拿著神器的兔子照了相,畢竟今年是兔子年。
因此,清水寺就像是融合了金、銀閣的動與靜一般,所有人都可以在這邊找到自己需要的心靈寄託。









(走回參拜步道上,遇見一群可愛的小學生修學旅行,可愛的地方是成套的制服,應該是貴族學校吧。)


走在參道上,一邊看著打落的楓葉一邊前進著,時而眺望遠方流動的雲系和佇立在市中心的京都塔,
突然多慶幸在一九四五年,羅斯福總統第一階段就否決京都做為原爆地的提案,否則就沒有眼前這片風景,
從櫻花灑滿的天空到楓葉鋪成的地毯,真正讓人留在內心的當然有這些外在的風景或建築,
但日後回想起來,卻是當時的一種「城市自身所散發出來的氣息」,台北沒有、東京也沒有的氛圍,
踏在楓葉的深色葉脈上,腳底發出沙沙的聲響,茶屋仍然開著但或許是早晨,沒有很多客人。















繼抽籤之後,我們走到音羽瀑布竟然去排隊,然後喝了瀑布名水,我可能默默的把在清水寺的一切都做完了,
雖然瀑布水相當甘甜好喝,但是勺子(基本上當然是不能就口的)還用紫外線消毒殺菌,該說是高科技嗎?
只能說日本人真的很設想周到,雖然說勺子因為長度關係會變得相當難以掌握,但整體來說是很棒的經驗。
而且從瀑布下方看整個清水舞台的木樁,會顯得更為宏偉,就連經過鏡池與整片的楓葉林時,仍難忘懷,
在結束清水寺的二度參訪之後,眼看時間還早,我們就慢慢往二、三年坂的方向閒晃移動,準備去吃都路里。












宣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