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晨醒來能夠看見京都塔,是一種奢侈的幸福。對我而言,就好比醒來時能聽見海潮之聲一樣。)


(延著茶碗坂向上,沿途都是尚未開始營業的店家,偶爾牽著孩子的母親走過,那就是所謂生活。)


(要分成前、後編來寫,除了跟夜晚的清水寺相比,還有這天的清水寺讓人感受到很多特別的地方。)


你當然來過這兒,開什麼玩笑,我對人啊,過目不忘。-史蒂芬‧金‧《必需品專賣店》(Needful Things)


第四天要從音戶中學的佐佐木同學開始談起。不對,跟佐佐木同學完全沒關係,但是書包掛上名牌很可愛,
稍微把行程拉回正軌,再訪清水寺可以說是這趟旅行最好的決定。當然,若是可以我也想再訪平安神宮。
從巴士下車後,這次從茶碗坂向上。往清水寺不論是哪個方向,都必須經過一段坡道才行,就是「坂」,
茶碗坂顧名思義就是以製作清水燒為名的街道,清水燒其實就是一種經過上彩或加釉的各式陶瓷製品,
雖然店家都還未開始營業,但從外看向櫥窗,仍能欣賞到許多種類的清水燒,茶杯組、筷子或飯碗。








(有人會問說,為什麼京都那麼多電線桿?因為地下化的話會傷害到古蹟,就這麼簡單。)

在路途中寄了兩張明信片,然後終於抵達清水寺的門前,比起前幾天的夜楓,昨晚的大雨讓楓葉散落一地,
這可能是門票換成冬季的緣故,雖然沒有第一天夜楓來的人潮洶湧,但仍有零散的修學旅行的學生,
這次最特別的,應該是在大殿的真心祈求過後,在旁邊所抽的籤吧。一般來說,我是很不相信這個,
但是看到旅伴抽到一個蠻準的、主要是談論事業的籤條,讓我不禁想要試著「祈求」一下,絕對誠心。
沒想到,那隻籤卻像是直接戳中我的問題點一般,把我之前一直擔心的問題,下了很好的註解。




(很好心幫我們拍照、也幫她拍照的日本女孩,發現很多日本女生都一個人、兩個人獨自旅行,很勇敢。)


(這次的清水寺早晨人潮跟夏天來的時候一樣不多,但我喜歡這樣,有種悠閒的寧靜之感。)

雖然只是「吉」,但「久困見能安、雲書降印榷、殘花終結實、時亨祿自遷」這幾句話語,
讓我對畢業後的打算,都指引了很好的方向,尤其是一直對於要不要繼續念書或能不能畢業這兩點。
抽完籤之後,我們繼續往前面走,雖然楓葉落了一地,但天氣很好所以能夠看得很遠,包括京都塔,
如果那天沒有來看夜楓的話,之後幾天來可能就只能看白光了,所以算是很幸運的,而且漫地楓葉,也很漂亮。






附錄:春、夏、冬三季節的清水寺門票





宣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