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兩天班上如果沒有人為了這個聽也聽不懂,卻很重要的學科努力抄筆記的話,
那我想他不是打算休學了,就應該是對中文系感到絕望了。
其實在讀中文系的過程中是要常常感到絕望的,所謂「置之死地而後生」、
「天將降大任於斯人也,必先苦其心智。」大致這樣的大道理,
只要說出某些大道理就會被歸類成中文系的典型特質,如果說自己是中文系,
還會被「考考你這個字怎麼讀?」或者說「你會不會背某首詩或者喜歡張愛玲嗎?」
可惜的是在文章裡我討厭引經據典更不喜歡張愛玲,喜歡的朝代是唐朝和村上春樹。
說起來在上通識課的時候還有人以為不知道是哪個設計系的,看的書是聲韻學。
比起文謅謅的經典比起來更習慣翻譯文學和日本文學,
不過因為不想再去學習第二外國語所以連日文都沒去修。
就像當初推甄之前老師跟我說,小學一類絕對不是你說會了就會的,
那時候還在模擬推甄老師面前說了一堆不會對課程感到無聊之類的冠冕堂皇的話。
結果在真正的推甄上連對課程的感想都沒問到,只有陳成文老師的,
「你的筆名為什麼要叫做小叮呢?」這樣簡單閒聊的問話。
那天詞曲選梁麗玲老師最後一次的代課,我們還聊到當初是她跟陳成文老師,
還有系主任一起把我面試進來的話題,我說陳成文老師最近終於認得我了,
每次看到我都會叫我「宣輔」,梁麗玲老師說他本來就記得,
只是回想兩年多前的往事,我還以為陳成文老師是個相當嚴肅的人。
然後我想起來當初為什麼怎樣都想讀中文系的初衷了,因為我喜歡寫作。
如果沒有這項可以稍微稱為才能的東西的話,我對國文可能也會抱著無聊背誦的科目吧。
當然事實上中文系沒有那麼無趣,大多數的主修科目無趣,
不代表每一科目都會如此枯燥有如玄學,像是「左氏學」、「史記學」、「民間文學」等,
至少都會讓我很有興趣的去上課,當然這跟老師也有很大的關係。

聲韻學絕對是一科不論你想怎麼聽,回去看了很多遍,
還是會感到一頭霧水的學科,莫名奇妙而且完全沒有用。
那為什麼人人都趨之若鶩的想要把這門科拿到手學到會呢?
因為研究所會考。而且被當的話可不是重修了事,筆記的重新謄寫有得你受。
這是這兩天聲韻學給我的感想,很制式化的完全死板中文系傳統科目,
非常好。我知道老師很認真要讓我們懂。
可是東西太多你講得太快我們要懂實在也很委屈,到頭來又是背的輪迴。
只要學的越久就越會發現,中文系除了背誦之外,還真的只有背誦。
就連史記也是,即使你很有興趣而且確實認真聽講,抱歉考試時還是「背」。
也就是說中文系的科目除了背沒有其他的出路?好像是吧。
在四小時抄寫聲韻筆記的過程中,又抄了一遍的感想是記憶沒退化真好,
只要再抄過一次的東西就會變得很深刻,那當然是犧牲掉很多時間換來的,
不過這些時間如果不拿來抄筆記,好像也只是打打電腦、看看電視就過去了。
死掛在線上的原因是不想跟世界失去聯絡。
然後等我抄完聲韻筆記,才發現我的封面做的實在是太驚為天人了。
雖然說那個圖不是我畫的而是用手機拍下列印出來的,
不過這樣的設計實在是很符合滿意我的要求。
老實說我一直很喜歡排版報告的封面,雖然都是很陽春,
不過就是喜歡這樣神來一筆的感覺。
說了這麼多,這篇要講的就是聲韻學筆記的封面很好看。
如果能讓你們看到實物的話,那就能更明白我說的。

宣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