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百年的銀杏樹下,太陽從葉縫中穿透成圓點,落在長椅上、落在大阪城公園的泥土上。)


(每次,看見的都是大阪城的夕陽,巨大的石頭堆砌起的護城河、城牆和石板路,都閃耀著金光。)


(在Coldplay──酷玩樂團的〈Lovers in Japan〉裡,提到的大阪的朝陽,都會令我想到天守閣的模樣。)


我比以前更深地躲進自己一個人的世界裡。
我習慣一個人吃飯、一個人散步、一個人到游泳池去游泳,一個人去聽音樂會,或看電影。
而且這樣並不特別覺得寂寞或難過。──村上春樹.《國境之南.太陽之西》


從來就沒有安靜地散步在這座寬廣的公園中,被城牆包圍的部份也好、在城牆外頭的部份也好,
對大阪城公園來說,城牆只剩下歷史的象徵意義,不能阻擋人們的腳步、不能阻隔樹木的枝枒。
在森ノ宮駅旁,噴水池前橘色、紅色、白色、紫色、黃色的花朵齊放,就像是色彩的嘉年華會,
櫻樹上的花朵,就快要被綠葉給覆蓋過去,正在舉行的花市,襯托出春日到來的欣欣向榮感。
繼續往前走,經過原生林般茂密高聳的樹木、生長在護城河旁的櫻樹,還有讓人仰望的石砌階梯,
走上階梯,就離玉造口──大阪城的東南方出入口──不遠,然後眼前出現的是整片的「梅林」,
除了梅花以外,盛開的還有桃花、櫻花,簡直就是真正意義上的「桃花園」,完全置身於花朵之中。


很多時候,世界單純的就像是一個孩子,沒有紛擾的爭奪、沒有虛偽的交際,只需要閉上眼睛。













(2009年夏日,在大阪城內,我們同時都喜愛上象徵大阪意義的天守閣,還有這裡的氛圍。)


捨不得按下快門,擔心拍下的照片無法完整呈現眼前的景象、擔心自己會因眼前的感動而顫抖,
漫步在桃花園內,世界的一切漸漸變得淡薄、早晨跟旅伴的爭吵都變得像是上個世紀的記憶,
飛翔的鴿子偶爾駐足、蓮如上人的遺跡偶然經過,右轉之後,成排的櫻樹預告著要進到大阪城的範圍,
沒有蓄水的護城河、櫻門對望的豐國神社,走進櫻門之後,就可以見到眼前閃耀的天守閣,
每次,只要見到這座重建的天守閣,就會莫名地想到酷玩樂團的歌曲,想到在天守閣後升起的太陽。
來到天守閣前,大阪城內的櫻花還在奮力地綻放,只留下孤單的銀杏樹,獨自等待秋日的金黃。


很多人說,大阪城公園不上去天守閣,沒有造訪的意義。我不這麼認為,自然的景物永遠是最美麗的。













(2010年秋日,關於在電車上遇到的女孩、豐臣神社遇見的一對新人,還有銀杏的黃色。)


站在價值連城的文化遺產、死後也不會開啟的時空膠囊前,衷心祈禱五千年後還存在的人們,
能夠打開這深埋在大阪城內的銀色寶庫,而我是永遠也不會知道裡面有些什麼物品,微小的遺憾,
這次,決定首次登上天守閣,懷著一種奇怪的、期待的心態,就讓自己登上那大阪的高處遠眺。














──想要看更多大阪城公園的花卉圖鑑,請按我看更多喔!我是花朵君^_____________<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宣輔 的頭像
宣輔

沒關係是宣輔啊!

宣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