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說「社會企業」能夠給一個環境、一個群體帶來給好的影響,更公平的待遇,我絕對贊成。)


(說起來,經歷過這麼多各式各樣的工作,很少企業真的會高於基本工資給你薪水的,不過還是有。)


(本文提到的報導,源自於《The Big Issue》2013年3月號,還有3月4號《聯合報》A14版,下不附註。)


「如果你勇敢,你就是自由」──《NO》


以前我不太相信「非政府組織」、「社會企業」這種公民自發性的團體,而且不太信任慈善組織,
可是知道《The Big Issue》後,我開始覺得,或許只有透過這些社團,才有機會讓政策達到完美。


在這本社會企業發行的雜誌中,每一期都會介紹許多的「非政府組織」,關懷的面相涵蓋各個層面,
這一期的報導,稱在英國有所謂的「維生工資基金會(Living Wage Foundation)」,這樣的非營利組織,
維生工資的意思,是勞工賺取足夠的薪資,以維持家計的基本生活,就是我們所謂的「基本工資」。
這家基金會的目的,就是向政府與企業爭取合理的基本工資,而不是讓「有工作的窮人」不斷出現,
其實,不僅是英國,在臺灣、在美國甚至我相信更多的已開發國家,都有「working-poor」的現象:
都市的消費愈來愈貴、房租愈來愈高,就算每天辛勤的工作,也無法維持家計,更沒有辦法存錢。





根據報導的調查來看,光是在英國就有五百萬人的所得低於維生工資。


這是一個多麼不可思議的數字:五百萬人,等於接近臺灣總人口數兩千三百萬人的五分之一,
那麼多的人,竟然都無法領到最低的時薪、而且連勉強溫飽都是個問題,重點在,他們都是願意工作的。
報導中還提到,英國的基本工資是約288元台幣,可是在倫敦生活,必須要有398元台幣的時薪才行。
這個問題,同樣出現在美國,再度連任的總統歐巴馬,主張調高基本薪資,解決貧窮問題,
歐巴馬很有誠意,政策將薪資由每小時210元台幣,增加到265元台幣,可是這項政策受到了反對,
白宮前首席經濟顧問認為,與其調高薪資,不如擴辦學前教育,否則貧窮沒解決,反而更傷害到弱勢者。


他的理由是,提高基本工資後,會吸引一些較有能力、效率的勞工投入市場,而這些有能力的人,
多半是來自於中產階級,或是退休者的二度就業,反而不能有效幫助到真正貧窮的弱勢者。
這位前經濟顧問的話是有道理的,可是我認為,現在就連中產階級的收入,都很難以達到維生目標,
如果排除掉這些因素,只單純增加貧困者收入的話,其實交給更多的福利機構或社會企業會更有效率。
現在的問題是:這些弱勢者本來可能的面目就是中產階級,這些中產階級都是有能力工作和就業的,
只是,當你的基本時薪無法養活一個家庭、養活一個自己時,提高基本工資當然是必然可行的做法。





現在全球經濟的問題就是,我們太相信企業和政府給予我們的東西了。


反觀臺灣來看就知道,在1997年的基本工資,是每小時95元台幣,一直維持到2012年,
基本工資總算漲成每小時102元,所以,臺灣的基本薪資在這將近十餘年內,是完全沒有成長的,
可是呢,反觀油價、物價、房價,甚至是一包速食麵的價錢,這幾年的漲幅有多麼的劇烈,
然後在今年,靠著前勞委會主委用官位換來的調漲,是元月起,臺灣的基本薪資漲了一塊。
每一個國家的稅法、物價和經濟情況不同,基本工時的標準當然不會相同,可是從紀錄來看,
1997年到現在,這些年我們的基本工時才漲了八塊,你沒看錯就是8元,只夠買顆茶葉蛋。


我想說的是:比起任何一個國家,我們的物價升得不是最高,卻是賺得最少的一票人民。
如果政府繼續只看企業的臉色實行政策,光是這基本工時,就足以讓許多的年輕人出走、窮人更窮。





可是問題也在這裡,如果真的調高了基本薪資,企業又會以取消員工福利、刪減人力成本(裁員)等方式,
將出現成本轉移的現象,這對追求公司利益最大化的企業來說,無疑是一項必使出的手段,
害怕企業的勞工,就只好沉默,害怕那少數的利益被剝奪,卻不知道自己失去更多應該得到的權益。
當政府害怕企業出走、員工害怕公司裁員時,資本薪資怎麼可能會調漲?怎麼可能符合物價飛漲?
政府常常說:人民就是老闆,可是政府卻對自己的老闆最為苛刻的員工,反而對企業老闆諂媚逢迎,
勞工應該相信自己的能力,相信自己的所學所為是有價值、有能力找到任何一間公司或企業謀職,
而不是讓企業看低你的專業、你的能力、剝奪你的價值,然後給予一個連維生工資都不到的薪水。


我想,或許臺灣的人民總是過於善良,以為自己仍是安居樂業,卻不知自身已在經濟懸崖的邊緣。
如果不改變這種現狀,我認為臺灣經濟要能有什麼改善或進步,說實在根本就是天方夜譚之事,
除了依賴大陸市場外,政府連一個簡單的維生工資都做不到、不肯漲,就別談什麼教育或技職訓練了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宣輔 的頭像
宣輔

沒關係是宣輔啊!

宣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