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人,我反核」是一句口號,不是政客話術的二分法,在街上,我看到很多的貓兒、狗兒們也反核。)


(看過Charles以調查所寫的《廣島末班列車》,還有誰會支持核能?還有誰願意讓自己暴露在輻射下?)


(謹以此篇文章,獻給仍無家可歸的31萬福島人,他們的心靈創傷、遭受到的歧視,絕對不是你能想像。)


贊成核電的人一直以來主張「我們要認清現實」。
那所謂的現實並不是「現實」,只不過是表面的「方便」罷了,
但他們卻把方便用「現實」兩個字替換,製造出一個似是而非的理論。
──村上春樹.〈身為一個非現實的夢想家〉


遊行結束的歸途上,捷運車廂內一位貴婦跟她的兩位子女在對話,兩人看起來都是高中左右的年紀。
可能是剛結束聚餐的緣故,三個人都穿著都很奢華昂貴,她們談了學校的事情,然後提到「反核」。
「隔壁桌一講到反核就說個不停,說什麼『是人就應該反核』,那請問他用電要從哪裡來?還反核咧。」
那位貴婦用輕藐、諷刺的口吻,滔滔不絕表達了她的看法,子女在旁點頭稱是,沒有多說一句話。
對於「核能」我們知道什麼?多年前的自己,要是有人跟我提到「反核」,我也是屬默不作聲的一群,
可是,這次我卻很想跟這位貴婦、跟這位身為母親的太太說:


「我們不是一定要用電,但是一定經不起一次的核災、一定經不起一次的環境破壞。」





對於「核能」我們知道什麼?聽過車諾比、看過福島、走過墾丁和蘭嶼,你知道的已經夠多了。
只是,你卻未曾關心過「居民」和「土地」後來怎麼了?車諾比太遠、福島是意外,蘭嶼很少造訪。
我們找了很多理由塘塞自己,卻未曾看到墾丁白化的珊瑚群、蘭嶼人的癌症、車諾比的廢墟。
我想說的是:我們已經知道火力發電會傷害環境,可是你對核能知道夠清楚嗎?你確定真的好嗎?
這位貴婦,作為一個母親,在自己的兒女面前,不應該是用這種方法去討論這麼重要的議題,
而且還是用斷然、諷刺的口吻,請問妳瞭解核電嗎?妳不是應該先把優、缺點列出來,再提出討論嗎?
還是,這位貴婦、這位母親,終究只是一個「方便主義者」而已,只在乎生活上有沒有電可用而已。


那麼,妳的兒女可能永遠也不知道,核事故和核廢料會給他們的下一代,帶來什麼。





對於「核能」我們知道什麼?很多不支持反核的人、擁核的政客會說,火力發電更為殘害自然環境,
但誰說放棄了核能之後,我們一定要回到火力發電的時代呢?限電不行嗎?在夜晚關上燈不行嗎?
對我而言,現在可用的能源──火、天然氣──可以說沒有一種是乾淨的,甚至包括風、水力發電,
因為巨大的風車、攔川的水壩,這些儲備能源所要建起的系統,就足以扼殺一片自然環境和風景。
所以,這些支持核能發電的人,基本上跟支持火力發電廠的人沒有兩樣,都是自私的利己主義者。
這些利己主義者不提出解決的辦法,卻一昧的支持蓋起更多的核電廠,然後讓後代去解決問題。


其實,這種作法跟納粹把猶太人送進毒氣室沒有兩樣,只是時間早晚的問題而已。





對於「核能」我們知道什麼?如果這座島嶼不在地震帶上,有沒有核電廠或許還不是很重要,
但是,當我們活在地震頻仍的土地上,而政府和國營企業又沒有能力解決核事故時,這問題確實很重要。
從技術面上來看,不僅歐、美國家尚未有完全控制核電廠危機的能力,連日本也無法控制核外洩,
為什麼在普遍反對戰爭、運用核子武器的現代社會,還會有人支持核能?還會有人願意蓋起核電廠?
只是為了便宜電費?還是遮住眼睛不看到興建核電廠的昂貴費用?還是為了現在的用電方便?
而且,臺灣將要蓋起的核電廠,還是工程延宕已久的拼裝核電廠、是一間連專業都沒有的國營企業。
請問,在這樣的作業水準、在這樣的作業標準之下,你有什麼理由支持核四續建、支持核能發電?


更何況,沒有核四都能夠漲電費了,你認為再繼續加預算的核電廠蓋好後,電費能便宜多少?


遊行完後,我在臉書寫下了這樣的一段話:「沒有什麼理由不反核阿?如果可以不在墾丁排放廢水、
不在蘭嶼傾倒核廢料,我可以不用手機、電腦、電視、電冰箱或者電動按摩棒。」這是真誠的,
遊行的時候是個好天氣,看見很多的年輕人、很多的年輕父母,帶著小孩一起出來反對核能,
說真的,對於「核能」我們知道的或許很少,但是核能真的不是絕對需要、絕對安全的能源,
光是憑這一點,就足以停止核電廠的運轉,更別提要讓一個核電廠退役,要花多少億跟多少年了。
所以,希望那位貴婦、那位母親,能夠好好去思考一下,什麼才是對未來有幫助的、對妳孩子有幫助的。






希望,那些曾居住在福島的人們,能趕快回到安全的家園,希望。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宣輔 的頭像
宣輔

沒關係是宣輔啊!

宣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