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想到無意間開始的系列來到了第五篇,這些親身的、偶然的故事,多半沒有特別的啟示,卻是世界的另一面。)


(村上春樹在《東京奇譚集.品川猴》一篇,敘述了一隻會偷竊人們姓名的猴子,從失落到救贖的過程。)


(這幾天,只要有空就會抱著《少年Pi的奇幻漂流》在閱讀,不是為了理解上帝,卻理解生存意義。)


把每一件事做個妥當的了結,這是生命中的大事,唯有如此你才能鬆手,
否則你就會永遠都有該說卻未說出口的話,你的心會充滿懊悔。──楊.馬泰爾著.《少年Pi的奇幻漂流》


我是在一間位於臺北轉運站旁百貨的法式咖啡店,聽見這兩則親身的經歷,關於夢和無名的墓碑。
當時的我,腦袋還沒從剛看完的動作電影回復到正常社會,嘴裡還咀嚼著法式甜點以及紅茶。
「騎車的時候,千萬不要把衣服或外套反著穿喔。」她這麼說。

(一)

那是她幾年前在打工遇到的事情。那時,她在大園的一間食品工廠上班,是供給連鎖超商便當的那種工廠,
因此,為了配合配給送貨的時間,一天往往很早就要到工廠報到,進行飯菜分類和包裝的工作,
就是在那個時候,她常常在凌晨四、五點時騎車經過桃園大園,只有路燈和她的車燈迎接一天最黑暗的時刻,

說起來,這就是整件事情的開端。

這樣連續的打工持續了一個月後,有一個晚上,她開始作一個令人印象深刻且重複的夢境,每一天都相同。
夢境裡的時間似乎也是傍晚,坐在副駕駛座的她往窗外看去,皆是一片昏暗,只見道路上的白線,
以及迅速經過的模糊樹影,她沒有注意到駕駛座的人,有一種念頭讓她無法轉頭,只是看著擋風玻璃,
她對這條路沒有印象,可是能感覺得出來身旁是個男人,有中年男子的身形和氣味,「不過沒有臉」,
正確來說,是她無法去確認駕駛有沒有臉,她就像是一個硬被塞進座位上的觀眾一般,任憑汽車奔馳。
過了許久,她才感覺到自己(或者該說是他們)正在爬坡,很像是山路,因為周圍都是模糊的樹影,
車子的輪廓也漸漸的明顯起來,像是中古的黑頭賓士車,雖然寬敞卻有著時間的味道那種賓士車,
每一個晚上,她都在夢境中被丟入這台賓士車中,然後不斷的往山上開去,有好幾次都要停車了,
她卻在這時候醒了過來。

幾天之後,她將這件事情告訴母親,母親則帶著疑惑的心情去廟裡詢問,才知道她被跟了,
據廟方人的說法,她是被無名的鬼魂給跟上了,她在夢裡最後會抵達的地方,是一整片的墓園。





(二)

經過祈福之後,夢境沒有再發生了,可是,她仍舊把外套反著穿,以抵擋凌晨將盡的冷風,
有一天晚上,她作了一個異常鮮明的夢,這次的夢境很不相同,有虛擬的環境和清楚的對象,
夢境裡,她在一幢水泥大樓中看著房子,身邊跟著一位男性的房仲,帶她看過一間又一間的房子,
房間的隔間都相同:坪數相仿、擺設近似,就類似無機質的國民住宅那樣,除了白色油漆就是白色油漆,
到了最後的一間房間,她一打開門,室內的燈光卻突然全都亮了,猶如黑夜之中有人開了白熾燈泡一般,
眼睛適應、關上門後,身旁的房仲卻突然憑空消失了,真的就像原本就不存在一般的消失在房間之中,
這時,身旁卻突然出現一個十分年輕的男性,有良好的五官、整齊的服裝和高挑的身材,
只是,這位英俊挺拔的男士,卻開始述說自己死亡的經過,鉅細靡遺的詳述,甚至連墓地的地點都告訴了她。
她脫離了夢境,在冷汗之中爬起身,隔天詢問之下才發現真的有這座墓地,她趕緊再度將這件事情告知廟方,
祈望宗教能將事情有所解決,卻沒想到被訓斥到:「是不是看太多鬼片」,直到後來,才明白都是外套的問題。

到現在為止,自從離開那個工作、不再將外套反穿後,就再也沒有發生過什麼事情和異常的夢境,
不過,每當回想起來,還是會覺得十分的不可思議。
聽完這些之後,我覺得還好我不太騎車了,如果遇到因空難或強盜殺人而死的無名之魂,那我真的會很害怕。

    全站熱搜

    宣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