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像是村上先生有安西水丸兄一樣,森見登美彥有中村佑介這樣可愛的插畫家,所以我要開始徵求插畫家。)


(不知不覺從去年櫻花季到現在默默也要經過一年了,這一年是轉變的一年、是選擇的一年,但哪一年不是呢?)


(這是候機室系列,雖然不知道秋天的京都要到哪一年才能寫完,這一篇想談談海關的事情,或許提一點年假。)


「差不多冬至,一早一晚還是有雨。當初的堅持,現已令你很懷疑、很懷疑,你最尾等到只有這枯枝」
                                      -陳奕迅‧〈葡萄成熟時〉


彷彿是要提醒年假期間在過度鬆懈之間遺忘冬季的人們一般,連續幾天低溫有雨的天氣又回到了日常生活之中,
其實低溫是還好,如果不要落下這冰冷又刺骨的雨水的話會更好,這樣電暖器也會適時發揮他的作用,熱呼呼。
說到這短暫假期,最棒的莫過於在高雄吃到的年糕、一年一度的台北國際書展還有二十四歲還在拿壓歲錢的故事,
雖然這個男人已經二十四歲了,但不論是幾歲的男人都很需要經費的,就像孔子告誡我們的「三十而立」一樣,
因此在三十歲獨立之前,我們應該樂此不疲的接受親戚們的好意,並且適時的在除夕與初一四處拜年提醒大家。
除夕吃過飯之後,全家在大年初一那天下午就很迅速的搭乘高鐵到南部去避寒,增加紅包的收入,
不過最令人期待的當然是阿姨做的炸年糕,真的是非常好吃,我們兩天的早餐都把年糕吃的一個不剩,
雖然同樣是身為姊妹,但是我媽的炸年糕成品,麵衣總是會跟年糕脫離,讓我們嫌棄到不行。
在高雄,除了吃喝玩樂之外,還去了人多到爆炸的瑞豐夜市、通霄的麻將戰局(是不需花牌的南部麻將),
算是十分充實的行程,壓歲錢的進帳也相當可觀,但是想到博士班的報名費用和備審資料費用,
竟然讓人有點哭笑不得起來,這些錢總有一天都將化成白紙和學校的經費,而且大概是在今年四月左右。







想起海關的事情,是在這個寒冷又飄雨的情人節捷運線上,無意間聽到〈Mr. Sandman〉這首歌的時候,
過海關的時候都要經過金屬探測器,我想大家應該都知道吧,就是長得像門、不斷發出嗶、嗶聲響的東西,
每次出國的時候,除了在護照查驗台、行李轉盤區之外,就屬行李檢查區這一關費時最多,根本是麻煩三連發,
過海關有一套做法,可以像《型男飛行日記》一樣準備妥當、跟在亞洲人後面通關,但我印象中亞洲人是最慢的,
說起來在美國遭受恐怖攻擊之前、各地的機場都鬆懈的像棉花糖時,我是很少遭受到二度盤查的,
二度盤查就是當你經過金屬探測門時,它不太高興你的手機或手錶太高級而發出「嗶、嗶」聲響時,
你就會被叫到旁邊去,被各國航警局的人員用探測棒在你的腋下、跨下間滑來滑去,
然後要求你脫掉皮鞋、皮帶、皮草,順便拿下金錶、手機或遊戲機,脫到光溜溜為止。
有點誇張了,不過在進到海關前,必須帶著點心理準備是真的,因為被攔下會花費更多的時間。
但自從各國的海關開始嚴格實施檢查之後,在零八年我深深體會到所謂的嚴格檢查是怎麼回事,
在澳門轉機到北京的時候,我把行李放到X光機的輸送帶上,那個像菲傭般黑的女海關就突然把我攔下來,
然後讓我打開剛經過X光機的隨身行李,要我拿出一包黑色的東西,是的,那是我的agnes b.化妝包,
她不死心還要我打開來看,於是我就打開化妝包把我的衛生紙、護唇膏給她看,她才悻悻然的放我離開。

真是無妄之災喔。







不過過海關確實相當有趣,因為這可能是你在這趟旅途見到的第一位「在地人」,當然難免興奮,
在我第一次到關西機場的時候,最令我吃驚的是在行李轉盤區內為數眾多的偵查犬和海關稽查員,
後來才知道是因為前幾天有本國人夾帶毒品到日本,真的是本國之恥,別讓日本人以為我們是菲律賓阿。
但是日本的海關真的非常嚴格,在離境的時候我沒有一次沒被「摸」的,就算沒有被嗶、嗶也是一樣,
前年夏天的時候離開,是因為本國人攜帶毒品的效應就算了,我就沒有太過在意,
結果去年在京都賞完櫻花季要回國的時候,沒有被嗶、嗶也被攔下了,不過這是很棒的經驗,
因為是個很可愛的女生航警替我檢查的,雖然她蹲下往那邊「摸」的時候真的非常害羞,
但我想這種貼身的檢查不是應該要由同性來做嗎?算了,這也算是福利之一,所以我帶著愉悅的心情離開京都。
不過去年十二月離開時就有點糟糕,因為我雖然將手機關機,卻忘記放到小籃子裡讓它經過X光機,
被攔下來是應該的,還脫了鞋子、被問有沒有攜帶非法物品(對於負面的日文我都很厲害),
結果雖然沒有耗費很久時間,但對於自己的大意還是有點慚愧,海關真的是具有生命力和充滿羞愧的地方阿。




    全站熱搜

    宣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