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從一片落葉能夠得知秋天的來臨,那麼在十天中,遇到的僅有一場陣雨,應是冬來臨的訊息。)


(用楓樹林的落葉所產生的地毯,就像是蔓延到山的另一頭般;各種色澤的林相,更襯托渠水的冷冽觸感。)


(偶爾撐起傘來、楓葉飄落的勤快,站在橋上、挑望橋下,有時候寧可不要通天,而更奢望置身其中。)


花車繼續緩緩向前駛去,而瑟萊絲也不斷地叫喚著兒子的名字,但她的兒子卻始終拒絕抬頭看她一眼。
-Dennis Lehane‧《Mystic River》(神秘河流)


在高台寺的都路里,隨著漫無目的的閒談與溫熱的空調之間,時間就這樣緩緩的流逝。決定結帳之後,
步出門外的瞬間,東山卻颳起了風並下起陣雨來。不僅讓遊客措手不及,更讓開放的座位都被雨打的濕透,
服務員們快速的拉起透明塑膠隔膜,但是山風吹得相當強烈,好幾次塑膠布都整個被吹起,怵目驚心。
不過既然都結帳了,我們也不好意思再走回店內,說:「不好意思,外面下好大的雨喔,請再給我一杯煎茶吧!」
這樣厚臉皮的話。所以我們就走到附近的巷內,一邊聞著咖啡店傳來的味道、一邊聽著樓上京料理的聲響,
然後跟著一群遊客躲雨。幸虧在高台寺附近很多小巷屏障,二樓就是料理店,底下則是手工藝品店。
秋天的雨跟初春的那種綿綿細雨很不同,記得四月初的時候,京都總是陰沉著天氣,偶爾下著不打傘也不要緊的雨,
秋季感覺上都不太下雨,偶爾會出現炙熱的陽光,但當此時陣雨一出現,溫度瞬間降低,感覺冬天就不遠了。






雲流動的很快,抓緊機會我們快速的下山,然後搭上了往東福寺的巴士,這時雨才漸漸的止歇下來。
老實說,這場陣雨跟昨晚的陣雨相同,都來的又快又急,上午在清水寺還是個大好晴天,瞬間就落下雨來,
這樣的感受到了東福寺後更強烈,在還沒踏上通天橋前,就能夠看見滿地的紅葉落在草地上、溝渠中,
而楓樹群卻跟前幾天的光景完全不同,幾乎都孤單的呈現帶著光圈的單調枝頭,冬之感就這樣襲來。
旅伴一方面覺得可惜,但當我踏上通天寺時,卻被漫地的落葉給深深吸引,還有仍常綠的樹木,
這是我想像許久的光景,有些仍帶著楓葉、地上則鋪滿被雨打落的紅葉,就像是有光澤的紅地毯般。
通天橋雖然特別,但是通天橋給我的感受不如紅地毯強烈,站在高處很好,卻顯得孤獨。












另一個在東福寺讓人深刻留下印象的,是小巧卻精緻如畫的常樂庵庭園、龍吟庵方丈之西庭,
從通天橋中延著階段向上,就能抵達。雖然是在同一個區塊內,但左、右兩端的庭園景色卻是完全不同,
常樂庵庭園有水盆、假山和流水,類似中國式的庭園造景,但蘑菇假山的細緻程度卻相當令人喜愛,
面對大堂的左邊則是西庭,用簷廊和白沙雕琢而成,不同於追求自然之態的庭園,西庭是用格子造景,
仔細看的話,會很像是Louis Vuitton的商標,不盡讓人會心一笑。說說我對這個庭園的禪宗感想,
事實上,以格子的型態,雖然有別於銀閣寺給人潮汐變遷、天龍寺讓人感受萬物循環的感受,
但是格子的型態,卻讓我聯想到「心的隔間」○R或者是記憶的隔間,像是我們存放感受與記憶的抽屜一般,
或者我又延伸去想,那是不是就像是約束著我們在世間的行為,所做的一種侷限呢?好希望方丈告訴我答案。
















(所謂的八方之景是分辨不出來的,純粹以東、西庭園之景來看,那收穫要比尋求不可得之景要有收穫。)

宣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