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算無法讓穩定的夜楓儲存在記憶卡裡,那又如何呢?至少在我腦海裡,永遠也不會被刪除。」)


(如果照春日說的,每一個曜日都有自己的個性的話,那麼每條街亦有隨時間而產生的不同樣貌。)


(等待的人們有如長龍、商家的門口掛滿燈籠,而夜晚的楓葉隨風而晃動,百年前的利休亦看過的風景。)


「楓樹的樹幹在千重子腰間一般高的地方,稍向右傾。」-川端康成‧《古都》


夜晚的清水寺對我而言,是相當陌生的。雖然今年四月的時候,也嚷嚷說著要來欣賞加了光線的夜櫻,
不過那時候住的地方是大阪,而且到後來我們壓根忘了這件事情。夜晚的清水寺很陌生,
其實這句話可以套在任何一間京都的寺廟或神社上,不是掛心早收的店家、更擔心停班的巴士。
基本上許多寺廟或神社在特定的季節中,就會端出「夜間拜觀」的活動,包括嵐山在內。
而這季節通常是春季的櫻花,或者是秋季的楓葉,要不然就是像嵐山這樣單純以「燈」為號召,
之前有人問過我,為什麼京都的神社或寺廟可以經營得如此成功,我想有一部份就來自於這樣的創意。
當然,創意是單純的一部份,與自然的結合、對自然的信仰,或者是單純的古蹟與風景的結合,
都可能是身為古都的京都所獨有的特色。不過,這樣的「夜間拜觀」,入場費當然會比白天要高得多。




(同樣皆為「夜間拜觀」,在春、秋兩季到平常拜觀結束的向晚,會先清場,後再請夜間拜觀的民眾入場。)

走在夜間的清水坂上,感覺相當的特別。每一戶的商家們都擺出紅燈籠、街道兩旁放滿淺黃色的立燈,
青石板的道路立刻變得更加有歲月的味道,週遭的人們臉龐變得模糊,偶爾傳來的話語都變得相當清晰,
不過到了最後的一小段路,靠著警察的指揮,一堆人排在道路上,準備進入夜間拜觀,
只是距離開始還有將近一個小時,排隊的隊伍卻已經超過了本家八之橋的店鋪,而且仍在蔓延著。
日本人很難得的通情達理,提早了半個小時開放「夜間拜觀」的時間,大量的人潮以很快的速度進入清水寺,
不僅入口往前移到五重塔前,當然票價貴上一倍亦是理所應當,可是看到發著光的山門已讓人屏息。





雖然楓葉上都打著光,但是人潮亦是相當的擁擠。販賣御守、抽籤的部份未開,地主神社亦是。
不時傳來的驚呼還有抱歉的語句,讓人不知道該往前走還是要繼續拍照,這還是第一次如此擁擠,清水寺。
當然,夜楓毫無疑問的相當美麗。我願意以美麗來形容,卻又不免在那美麗之中看到一股蕭瑟感,
然後回頭才想到,這是秋天,而且是已經秋末的色澤、秋末的形狀,那紅得如此嬌豔欲滴,
彷彿是耗盡最後一絲光芒的亮麗,但就是從這之中,讓人領悟到一股秋天的氣息,如此深刻而寧靜。
清水寺宛如擁有多種的面貌、清水舞臺宛如隨著植木變換著服裝,從綠、從粉紅到豔麗的紅色,
如果可以的話,我很想看一看那清靜的白色,不知道何時會有機會,能夠遇見下著白色雪的京都。








(或許我是因為可以從東山上,遠眺市區的京都塔而喜歡清水寺的吧,這或許也是一部份的原因。)

最後,我們在抵達音羽瀑布前的茶店休息,這個每次都會經過的店家,是清水寺唯一的商店,
而且平日白天賣的是茶點為主,不過晚上卻意外的有販賣豆皮烏龍麵、麵食等主食,
重點是價錢亦不貴,不會像小島上的觀光地方或機場,一次要剝削觀光客兩次錢,
在這間茶店用餐,豆皮烏龍麵也不過只要六百圓日幣,跟外頭的店家差不多,而且湯還很甜,
不知道是豆皮的緣故還是湯本身的緣故,不過卻暖和了一路走來的身體,而且第一次坐上茶席,
老實說感覺相當得新鮮,只要有忽略不斷經過的觀光客目光的意志力,(幸好是晚上)
真的是很棒的一次體驗。雖然說夜楓真的難以攝影,但就如我前面所說,是很難忘記的風景。




(雖然是這樣單純的豆皮烏龍麵,但是味道和價錢都相當的平易近人、討人喜歡。)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宣輔 的頭像
宣輔

沒關係是宣輔啊!

宣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