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都的市區簡直是由金色的銀杏所構成的」,在神社中跟楓紅交錯的華麗色彩令人嘆為觀止。)


(赤著腳走在東本願寺的緣廊上,不時傳來御影堂內誦經的聲響,腳底感到的不僅僅是寒冷。)


(喜歡滿地的金黃色銀杏,偶而能夠聞到一種生命腐爛的酸甜味道,會不自覺回憶起古老的記憶。)


銀杏、寧靜以及被那些稱為變葉木的去向。


東本願寺距離車站可能不到五分鐘的路程。當然,這要扣掉等紅燈的時間不算,五分鐘內確實就可到達。
第一次到東本願寺是去年的夏天,不過那時已經閉殿,所以只好去車站前的伊勢丹吃都路里。
東本願寺不僅不用門票,而且還能夠享受到市區內的寧靜。不過,閉門的時間又比其他神社早一些。
既然是相對於東本願寺,那麼當然有西本願寺,基本上坐落於車站附近的兩間寺廟,相當相似,
最後一天去了西本願寺,發現在廣場的正中央有一棵相當雄偉的銀杏樹,可能有百年、甚或千年。
東、西本願寺的建築結構雖然相近,不過是完全相反的設置,而且同為佛教,但教派亦不相同。


(在街道上隨處可見銀杏樹的蹤跡,這是在當時住宿旁人行道上的銀杏樹,相當引人注目。)

十一月的最後一天抵達京都後,處理完房間的手續、放下行李之後,為了解決去清水寺看夜楓前的空白,
特別就安插到東本願寺的行程,很幸運的我們在閉門前三十分鐘抵達寺院,因為被路旁的銀杏所吸引,
一邊拍照、一邊前進的後果。儘管是處於接近關門的時間,招待的人員仍是很有禮貌,脫了鞋子提著上階,
才剛踏上緣廊,就聽見御影堂中不時傳來的誦經聲響。我們小心的步行而入,御影堂給人一種莊嚴肅穆的氣氛,
許多和尚、遊客跪坐在佛像前專注的底頭默念,木魚聲、呢喃聲充滿廣闊的御影堂,
我們也跟著跪坐,聆聽這最後一分鐘的誦經聲響,那一刻突然覺得宗教的意義都是相同的,都是為了內心的平靜。


(不論是東本願寺還是西本願寺,進入御影堂雖然不用錢,但是要脫鞋,在永觀堂、龍安寺參訪亦要脫鞋。)


(裡頭應該是不能照相的,不過數位相機的好處就在於此,小巧好拍。這是東本願寺的御影堂內部。)

結束參訪之後,我們在東本願寺裡頭,追逐銀杏的金黃色光亮。老實說,楓紅與杏黃真的相當搭配,
尤其是在隔幾天在永觀堂、銀閣寺的內部或道路上,都可以看見這種紅、黃交錯的景色,
要說華麗真的也會讓人目眩神迷,只是楓紅令人覺得容易看膩,也許是紅色給予人強烈的視覺影響,
因此銀杏雖然會產生不好的氣味,不過金黃色的色澤真的會讓人一看再看,特別是當銀杏鋪滿地時。







宣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