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過去稱之為記憶、時間未來稱之為期許,一進一退之間,一個流轉發生,已經不容許你更改自己的信念。)


(八月十號到二十號之間,離開了盆地,飛到內蒙古、延安、北京,看到草原的那一刻,我真的想家了。)


(說著說著,八月結束、九月的女神又來報到了,對即將邁入二十三歲的自己,我該對自己有更好的期許。)


整個八月的總結以及北京蒙古行馬屁精的考察。


很多事情不知道從何說起才好,與其說是「信念」,倒不如說是對整個八月的總結還較為好一點。
出發到北京、內蒙古的日期,正好是颱風剛走的後一日,一大早的飛機,前一晚因為上班和聊天的緣故,
一直到看日出才開始準備行李,完全都沒想要出發的意思。之後,從登機後開始一整天的飛行,
先是從台北到澳門機場轉機,然後是中午飛到北京機場轉機,我實在不得不說中國的國內線非常令人害怕,
飛機是老舊型的也就算了,起飛和降落的聲響和碰撞之大,會令人以為下一瞬間就會解體了,



那時候我真希望我有先立好遺囑,雖然整天的飛行我都陷入昏迷沉睡,不過偶爾被空服員送餐打斷時,
就會覺得實在很不周到,但便宜的飛行還能怎樣呢?到達呼倫浩特,內蒙古的大城市之後,已經是當天晚上十點,
不用說自然是疲憊不堪。然後隔天我們就出發去草原,真的是無邊無際的草原,可是蒙古包是現代蒙古包很失望,
應該是說,整個園區裡面都是為了觀光客而產生的觀光性質的東西,看了就很不舒服,騎馬也貴的要命。
住了一晚連澡也不敢洗之後,回到呼倫浩特的下午我趕緊沖了澡,整個下午寧願一個行程都沒有。
其實這十天的旅程,連一個真正確定的行程都是沒有的,高興去哪就去哪、餐點想吃什麼就吃什麼,
雖然好像我很愛抱怨似的,不過十天來每一餐我都很安分的把該吃的吃完,既沒有不滿也沒有鬧肚子,
有些人就會說每一餐都吃得差不多、或者找一些腸胃不適的藉口躲回房間吃餅乾,我倒是覺得出來玩,
吃什麼就不是那麼重要,能吃飽就可以了。比較讓人不滿的是,那些跟在老師身旁作威作福的「老師」們,
實在讓人覺得有點生氣,大家都是老師的學生,你們要使換我或者是開我玩笑都可以,但是在動嘴的時候,
也請你們動動腦,我覺得現在大學生素質變差一點都不是大學生的錯,看看這些愛拍馬屁、只動嘴的老師們,
就可以知道台灣教育到底哪裡出了問題,不是說不注重倫理,但是看你們連屁股都想幫老師擦的嘴臉,
我就覺得想吐,而且還威脅我說要做現代文學,口考就一定會遇到這些老師,要我最好聽他們的話,
什麼跟什麼!除了做研究好像連做人的道理都不懂似的,看到這些人的嘴臉,我就覺得不論到哪裡,
出社會還是學術界,這種人到處都會有,不是躲在學校裡就可以躲得過,只要有這種人在,我就會想繼續反抗。
一種不能保持自己信念的人們,充其量只是抱著軀殼搖尾乞憐的狗而已,就是如此令人生氣的控訴。



幸好還是有好事,接待我們的統戰部張處長,在內蒙和延安的期間對我們很好,尤其是坐車的時候,
因為我和我的室友還有張處長和他夫人都坐在最後面,所以一路上都聊的很愉快,而且很快就熟絡起來,
他也很熱情的邀請我們一定要去西安玩,我也覺得要是有機會,不用跟這些老師一起,我很想來西安一趟,
然後還有看到黃河的瀑布、魯迅的故居這些都頗讓人驚艷,最喜歡的當然還是北京,跟五年前完全不一樣。
首先當然是機場,新機場感覺給人相當明亮的感覺,而且還有鳥巢、水立方等奧運建築,很值得一看,



可惜的是北京的空氣真的越來越糟了,要不是研討會那天早上有下過雨,可能待在北京的天氣都灰濛濛吧。
在北京我花了一個下午的時間自己搭地鐵去走,一些新的購物商城還有街道之類的,對之前看過的東西,
像是圓明園還是故宮之類的一點興趣也沒有,因此就朝新的東西去探索,從平價品牌來看,
義大利平價品牌ZARA在北京幾乎擁有許多的分店,不過價位還是比義大利高一些,單品也比較少,
UNIQLO在北京的衣服,也感覺沒有日本來的那樣細致,雖然說我還是買了幾件衣服,但還是比較貴,
秀水市場則是完全拆除,變成和地鐵連結的秀水大樓,已經不值得去,而且A貨也轉為地攤化。
晚上臨走前打了電話給父親在北京的朋友,叔叔說下次等我來北京,再把車子借給我開,但我比較想趁他出國時,
住他奧林匹克花園的家,不過下次想要去北京,可能又是四、五年後的事情了。能活在台北,真好。



宣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