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SC04433

 

(不知道為什麼,突然很想放上昨日到阪急百貨的抹茶蛋糕捲,用的是小倉產抹茶,餡料豐實。)

 

 

DSC04437

 

(實際上,這是一篇祝賀的文章,後來想到要用手寫的,可是為時已晚,算是一點遺憾。)

 

DSC04438  

 

 

 

 

在格林威治的山丘,有一條通過皇家天文臺的本初經線Prime Meridian),作為分割東、西半球的基準。

站立於虛擬刻劃的零度線上,彷彿自己就站在萬物現象的源頭,沒有任何空間與時間的規範與限制。

好像這樣就可以任意橫跨每一個大陸、隨意穿梭蔚藍的海洋,時間會為人們暫停、前進,或者回溯。

但是,現實上的時間是箭、飛往既定方向迅速的箭,每一個人都會面對到人生歷程上固有的節點。

偶然翻到一張久遠的相片,我們那時都還是被祖母抱在左、右手的嬰兒,如今卻已是獨當一面的成年人。

看著現在要步上紅毯、踏上嶄新人生階段的妳──我的堂姐,內心充滿了對時間的感慨以及誠摯的喜悅,

 

首先,我想致上衷心的祝福。

 

作為年齡相近的堂姐弟,以前我始終不願意承認妳是我的堂姐,感覺這樣稱呼有種彆扭的姿態,

就像妳的身高突然超越我時,自己的內心遭受到相當嚴重的打擊,為此還整整消沉三個月之久。

妳一定還記得紛紛細雨的清明,我們踩著林口山坡的泥濘土壤,把骯髒的球鞋染成褐紅色的印記;

還會記得舊曆新年時的除夕夜,團圓餐後我們看著日劇、我們打著紙牌,期盼壓歲錢入袋的數目。

每次見面,我們談的都是地區的差異、學校的趣事還有生活的變化,世界對我們來說,廣闊而又新鮮。

 

那時候的我們,相信這個世界,盼望著無限可能的未來。

 

隨著日子的成長,有好幾年間我們完全找不到共通的話題,見面多了一份無以名狀的沉默與尷尬,

聚會的時候,後青春期的餘韻還留在我們的內心,沒有人主動開口說話,就剩下禮貌的點頭微笑。

關於妳的消息,都是來自傳聞:聽說妳來到北部就讀法律系、聽說妳去到國外,展開不同的生活。

幸好,家族的血緣沒有使我們離散。再次見面,聽聞妳的喜訊,我們又像從前那樣愉快地交談。

我們的人生伴隨著痛苦、困惑與傷痛,因此才能體會到甜美與信任、因此我們才需要找到生命的歸宿。

 

很高興妳找到人生的伴侶。僅以此短文,恭賀新婚。

 

DSC04440

(卡片的背板。)

 

DSC04427

 

(阪急百貨的神戶年輪,相當推薦。)

文章標籤

宣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