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治上神社」,應該是宇治最知名的神社。雖然有上就應該有下,但很抱歉,沒有「宇治下神社」噢。)


(雖然沒有「宇治下神社」,但在往「宇治上神社」的道路向上爬時,會先經過小小的「宇治神社」。)


(日本各地都有泉水的傳說,森見在《宵山萬花筒》中提到天狗水,這裡的水當然沒有那麼厲害,只是很甘甜。)


鞍馬深山裡,有好幾座很深的山谷,
其中人跡罕至的最深的山谷中,有一片河灘源源不絕地冒出比空氣還輕的水。
……
京都街上的湧泉雖然也不少,但大和尚說,那個山谷至今仍不斷冒出不可思議的「會飛的水」。
「那水就叫作天狗水。」──森見登美彥.《宵山萬花筒》


還記得子豪之前問我,「京都哪來這麼多的『世界文化遺產』?」我覺得很有趣,可能是未受到戰火波及,
另一方面,京都在文化的保存上又維護得很好,所以神社,動輒百年、千年,那不是我們可以想像。
當然,神社包含有最基本的信仰價值,才會受到人們的重視,這點不能忽略,否則也無法維持這麼長的時間。

宇治上神社就是如此。






進入宇治神社和宇治上神社的小參道入口,鳥居跟平安神宮一樣,亦是朱紅色的,不知道這天是平日的關係,
還是我們參訪的時間已漸漸地逼近傍晚,總覺得路上的行人很少,而道旁都是參差而上的樹木,更顯靜謐。
道的兩旁各有四座排列的石燈籠,其中石燈籠上雕刻的弦月令人感到好奇,因為沒有完整的滿月,
全都是朝向不同方向的弦月,有上弦月、下弦月、左弦月、右弦月,饒富趣味。很少看到這樣的石燈籠。

首先來到的,是宇治神社。









宇治神社的吉祥物,似乎是兔子的樣子,不僅淨手處,是用兔子雕刻,就連護身符、抽籤筒亦是,
這讓我不禁想到,在清水寺中,「地主神社」那個拿著「幡」的兔子。宇治神社的範圍不大,
不過綁在一旁噩運的籤條卻是相當壯觀,這不外乎兩個原因,一是宇治神社的籤很靈驗,
第二就是,宇治神社的噩運籤特別的多,雖然不知道是哪一個原因,但小小的宇治神社卻給人舒適之感,
會說舒適,是因為這裡沒有很多的遊客,三三兩兩,大家都是真的感到興趣,有種只是來散步的氛圍。













宇治上神社就繼續往上走。

宇治上神社,再稍微往山的斜坡走一點路,就能夠看到寫著「世界文化遺產」的石碑,還有鳥居。
我很喜歡鳥居,這一點好像說過了,只要看到鳥居就會想要拍照,不過石碑感覺很新,所以我不喜歡。
宇治上神社的楓葉仍很鮮紅,但是氣溫真的很低,令人意外的是,宇治上神社外,有一條小小的溝渠,
進到神社內有一座小小的木門,頗富趣味,這個就比外面的石碑好的多,然後是沙地、禪宗似的沙堆,
因為隔離的很不嚴密,我們在那邊玩著、玩著,竟然想碰起沙堆來,這是相當不可取的行為(笑)。
拿給看起來人很好的神社人員,寫了御朱印,發現這裡跟宇治神社一樣,很多兔子的代表物,
而且一旁的樹木都相當高聳,被綁上了幡布,這是我第一次看到這種神木被綁上布條,頗感興趣。





























一繞到後面的本殿,既視感又出現了。

我們參訪了拜殿、春日神社(不知道跟春日大社有沒有關係)還有泉水!在台灣我可能不敢生喝,
不過宇治上神社的泉水真的甘甜,雖然泉水冒出的地方,有些陰暗,令人害怕,但這裡每一個建築、石頭
動輒都是鎌倉時代(約西元1130到1330年)留存至今的遺跡,實在是相當厲害。一繞到後面的本殿,
突然有種強烈的印象出現在我的腦海:「我看過這個地方」,記憶的迴路,這樣告訴著我,
但我想不起來,是在哪裡看過宇治上神社的本殿,但我就是覺得它很熟悉,那種連接的格子裝飾、
綁上幡布的設計,還有木頭陳舊的氣味,都令人好生懷念。我站在本殿前祈禱很久,不去在乎既視感,
但一切的一切都是那樣接近,最後還是看了很久才捨不得離開。而本殿,早在平安時代(約西元700年)就在這裡了。
從本殿往拜殿的方向看,能夠看到拜殿內,宛如平安時代貴族的居所,明晃晃的,彷彿還有人居住。











我們離開宇治上神社,宇治的一日終於也宣告要結束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宣輔 的頭像
宣輔

沒關係是宣輔啊!

宣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