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7757.JPG

 

 

當鬧鈴響起時,
我以為回到了抵達東京的第一日凌晨,
直到看見液晶顯示器的時間,
才知道是錯覺。

 

 


抵達東新宿駅,我們一邊討論電車上的女子,究竟有沒有抱著嬰孩,一邊往出口方面的手扶梯移動。
這時,眼角餘光見到一個熟悉的身影,我放慢腳步,回頭去確認對方的身分,果然就是鄭山姆
雖然知道對方也來到東京,出發前也開玩笑說,要不要來個東京聚餐,沒想到竟然會在東新宿遇見。
結果,山姆說他就住在街角的E Hotel,而我們租的公寓,就在那間旅館的對街,實在是太過巧合。

 

IMG_8066.JPG

IMG_8741.JPG


接著,我們就一起前往附近的藥妝店,沿途都在交換對東京的感想,還有闊別許久未見的問候。
對鄭山姆來說,東京已經是個十分熟悉的城市,就連路旁隨意一間燒肉店,他都有品嘗過的經驗。
回到明治通與都道的交叉路口,我們互道晚安,就像仍在臺北一般,能夠在東京遇見朋友,真好。
當晚,我們臨時下榻APA Hotel,能夠有溫暖的床鋪與整理行李的地方,就比露宿機場要來得好。

 

IMG_8744.JPG

IMG_8745.JPG


當鬧鈴響起時,我以為回到了抵達東京的第一日凌晨,直到看見液晶顯示器的時間,才知道是錯覺。
將近凌晨四點的新宿街道,便利商店徹夜明亮的燈光,照耀沒有行人的街道,店員正在勤快地補貨。
當夜間巴士到站,我們又再度奔馳在首都高速上,隨腦海中響起的旋律,抵達羽田空港的國際航廈。
航廈內,倒臥的旅客讓我想到新德里機場的候機室,那是今年初的旅程,現在回憶起來卻有些遙遠。

 

15748389_10154382355459285_2126942858_o.jpg

15749113_10154382355514285_1248317758_o.jpg


經過繁複的查驗手續,我們來到空無一人的候機室大廳,就連聚集乘客的登機口都顯得有些沉靜。
沒多久,乘客陸續登機、空姐關閉艙門,加速滑行的飛機瞬間離陸,穿越雲層後便是破曉的日出。
雖然,缺乏睡眠和飲食,讓胃部的液體不斷抗議,可是看見純淨無瑕的日光,內心就又溫暖起來。
在飛行時看到的景色,對我來說永遠是最特別的,像飛往名古屋經過的水壩飛往沖繩看到的海水

 

11%2F29

IMG_8748.JPG

15725960_10154382355714285_1279795948_o.jpg


想到降落以後,我們又會回到以前規律的生活吧?望著艙外的雲層,內心難掩一股強烈的失落。
忽然之間,我明白自己不可能永遠都在旅途上,就像飛行總是會降落、迷宮總是會有出口一樣。
原來,我要準備的從來就不是前往陌生之地的預習,而是習慣單調循環的日子,這才是我的課題。
或許,飛機落地之後,屬於我的冒險才算真正開始吧?就算這是一場無趣、單調,重複性又高的冒險。
但是,我想總有一天,我一定會看見光芒、看見屬於自己的價值吧!就算希望很微弱,也不該逃避。


現在,飛機正在降落。
 

15726177_10154382355424285_1792324272_o.jpg

 

文章標籤

宣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