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2693.JPG

(顯而易見,事情發生之前,都會有許多的蛛絲馬跡,就看人們是否能夠注意或觀察到,進而阻止悲劇發生。)

 

IMG_2420.JPG

(沒有一次旅行會比這次的告別還要來得有戲劇性,宛如高潮迭起的懸疑劇,幸好前一日的颱風幫上了點忙。)

 

IMG_2694.JPG

(前日因颱風關閉的機場,累積許多起降的航班,所以回程的班機上,飛機在外海上空盤旋許久,凌晨降落。)

 

 

 

In the information society, nobody thinks.
We expected to banish paper,
but we actually banished thought.
在資訊時代,沒有人會動腦思考。
我們期望可以擺脫傳統的束縛,
但是我們擺脫的卻是「思考」本身。
──Michael Crichton.《侏儸紀公園》

 

 

 

關於這個故事的初始,需要回到秋葉原、搭乘地下鐵回到新宿的太陽道旅館之前開始說起,那是前夜的討論。
搭乘末班列車返回旅館後,思考到隔日的地點與回程的路線,對於要把行李放置於旅館或上野持續沒有定論。
因為第五日的行程都在上野方面,拖帶行李不確定有沒有足夠空間或數量的置物櫃,放在旅館的路程又太遠。
當時,雖然內心傾向把行李放置到車站的置物櫃,可以省去不少時間,但是這樣會調整到午前的神樂坂散步。
既然如此,當承緯討論時提到還有連續乘車券,那麼掌握住來往上野與新宿的時間,就可以把行李放在旅館。
雖然這樣會壓縮到旅行的時間,走起來會有點趕路,但是卻巧妙解決行李問題,不失為一個方法而決定採用。
不過,問題卻在離開秋葉原時,沒有掌握好時間,導致悲劇的發生,似乎應驗著這趟旅程的基本命題:遺失。


再把鏡頭拉回到故事的開始,距離說好要離開秋葉原的時間已顯得有點遲,我們匆忙搭上直奔新宿的地下鐵。

 

IMG_2665.JPG

IMG_2669.JPG

IMG_2670.JPG

IMG_2673.JPG

 

回到新宿駅,這次很順利就找到大江戶線、太陽道旅館旁的出口,提領行李、再度前往新宿駅的地下鐵月臺,
沒想到自己太過緊張,差點就搭上反方向的列車,趁著發車之際趕忙跳下車,內心不斷責備自己怎如此粗心。
好不容易等到開往岩本町駅的新宿線列車進站,沒想到進站是普通車,跟剛才搭乘過來的快速列車不同較慢,
在車廂內計算後發現,抵達上野的時間會跟劃位好的京成電鐵列車時間接近,加上到秋葉原還要轉乘至上野,
這下子就十分憂心,就在快要到達岩本町的前一站,自己細心告知俐婷待會兒轉乘的路線走法,她點頭聆聽。
就在一切準備就緒、抵達車站的開門聲響起,我們快步衝下月臺,按照轉乘的路線依序前進,出站都很順利,
離開新宿線步上階梯時,瞥見三人跟在後頭,經過橋面、下階梯到日比谷線的秋葉原駅,卻發現皆不見蹤影。


當下深覺東京地下鐵的同地點為不同線路有不同站名,甚至沒有地下連絡層有點埋怨,但是幸好有告知俐婷。

 

IMG_2676.JPG

IMG_2677.JPG

IMG_2678.JPG

IMG_2680.JPG

IMG_2681.JPG

IMG_2682.JPG

 

等一分鐘過去、兩分鐘過去,感覺到不太對勁時,自己趕忙把託運行李丟在站長室前,又奔上樓梯回到地面,
但是路面沒有三人的蹤影,依循沿路回到新宿駅前的閘口,沒想到同樣沒有三人的蹤影:他們究竟去哪裡了?
在旅行中,面對過很多次的迷路、困惑,弄丟旅伴(群)這還是頭一遭,回到站長室前,鐵道員不安地顧盼。
這還不是最糟糕的狀況,網路分享器在承緯的手上、開往機場的劃位票券統一交給俐婷保管,真是進退兩難。
看著時間一分一秒流逝,短時間就要判斷解決的方式,思考到對方三人有網路、有車票,那麼對方會怎麼做?
於是,決定前往上野,在路途試著連接免費的無線網路、取得聯絡,而且承緯媽是大人,不會搭車也有辦法。
在焦急之下搭上開往上野的地鐵,發現車廂內有地下鐵的免費網路,可是列車開動穿梭於隧道時收不到訊號,


因此,等到地鐵停靠於上野駅,立刻佇立在月臺上,連接到網路,跟承緯取得聯絡,他們很聰明搭上計程車。

 

IMG_2683.JPG

IMG_2684.JPG

IMG_2688.JPG

IMG_2690.JPG

IMG_2692.JPG

 

按照承緯的說法,三人已經搭到計程車,正準備前往機場,於是我也就悻悻然摸著鼻子,重新買新一張車票,
搭乘下一班Skyliner抵達成田國際機場第二航廈,等到自己辦理好報到手續,三人終於順利抵達機場的大廳。
沒想到一問之下,他們竟然也是搭乘京成電鐵的Skyliner過來,原來三人搭乘計程車僅到上野駅而已,昏倒。
等他們辦理好手續,聽承緯轉述,才知道轉乘時,俐婷沒有注意到已經過橋,還繼續往前走,三人因此迷路,
後來,靠著路人們的幫助,好不容易攔到一臺計程車,決定先搭至上野,看能不能順利會合,東京人真好心。
沒想到承緯簡單說句叫「我先過去」的意思,其實是告知上野會合,後來自己沒有網路,很難知道補充意思。
無計可施之下,他們決定拿逾期班次的車票補票,根據票面規定,Skyliner應該是採取逾期就會作廢的方式,
但是在雞同鴨講之間,站員似乎還是以折扣的方式,幫他們重新劃位,對比重新買張車票的我來說真是虧慘。
對方在講述這段過程時,似乎把狀況形容到絕境,但是對沒有網路、焦急購票的自己來說,都是小巫見大巫。


幸好,因為前日颱風關閉桃園機場的緣故,很多回程的班機都受到延誤,讓我們的延遲不會耽誤到報到手續。

 

IMG_2695.JPG

IMG_2696.JPG

IMG_2697.JPG

IMG_2698.JPG 

宣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