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3580.JPG

(離開地鐵站、踏上地面之時,迎面而來就是富麗堂皇的南座,讓人立刻就有回到京都中心的實感,備感懷念。)

 

IMG_3585.JPG

(從白川南通緩緩散步至巽橋前,翠綠的柳樹、並排的町屋就像是重現過去的時光般,顯現得特別鮮艷而明亮。)

 

IMG_3595.JPG

(曾經,跟著人潮在花見小路上怎麼也看不著的藝妓,這次就佇立在現代與歷史交接的街角,等候號誌的轉變。)

 

 

 

只要她的心一動,我的心也會被牽動。就像被繩子繫在一起的兩艘船那樣。
就算想把纜繩割斷,也找不到能切割的刀子。
──村上春樹.〈獨立器官〉

 

 

 

搭上列車,跟著夕陽緩慢的搖晃,想到途中看見曾經挑選面具的店舖,還有喫茶店以外,紛紛拉上鐵門的店家,
就算是夏日,營業的時間卻沒有因此而延長,反倒是自己的影子在地上拉成細長的模樣,就連人影都無法辨認。
從伏見稲荷駅回到京都,搭京阪本線往出町柳的方向,就能夠選擇在七条、清水五条或是祇園四条駅之間下車,
若是說到京都,還是要在祇園下車吧?這個以祇園祭聞名的京都中心,從東山延伸至鴨川、從過去延伸至現在。
抵達人來人往的祇園四条駅,尋找前往南座的出口,搭乘著電梯回到地面,第一眼看見的就是富麗堂皇的南座,
因位於四条通南側位置,所以這座歌舞伎場的發祥之地被稱為南座,持續演出至今,目前是松竹株式會社經營,
面對南座向右轉是四条大橋,往後走是井筒八之橋本鋪所在的北座,穿過鴨東大樓,通道內有珈琲店、文具店。


離開大樓就是大和大路通,經過紅、白色調的兩層西洋式建築,仔細看竟是祇園郵局,接著就會來到白川南通,

 

IMG_3536.JPG

IMG_3540.JPG

IMG_3541.JPG

IMG_3542.JPG

IMG_3543.JPG

IMG_3545.JPG

IMG_3546.JPG

 

就像回到過去的時代,翠綠的柳樹、相連的町屋以及石疊的街道並列,側耳傾聽就是流水與風吹過樹梢的聲音,
柳樹以獨立的姿態垂掛於深褐色的古屋前,斑駁的牆壁能細讀木頭的紋路,屋下茂密盛開藍色或是紫色的花朵,
緊鄰流水南側是許多間的料亭,每一間料亭都有一座通過門前的石橋,石橋前種植著季節性的紫陽花或是櫻樹,
透過紫色的紫陽花視野,可以看見有落地窗的料亭內,顧客正闔上菜單,準備接受點餐的姿體動作及臉部表情。
還是喜歡離流水遠一點的町屋,祇園白川的町屋都有一種刻意被時代刷洗過的痕跡,植物是憑自然而恣意生長,
這裡不時有搭乘計程車特地來參觀的遊客,但是要不是步行,就很容易錯過這些細微的景物或舉辦展覽的場所。
就在看到橙色與黑色相間的圍欄出現時,就表示巽橋就在近處,不到幾步路,來到新橋通與白川南通匯合之處,
出現於右側柳樹下,夾於白川與町屋之間的石疊小橋就是巽橋,光是這座石橋就足以代表京都存在的歷史精神。


歷史不該是被放在學校教科書或是規劃保護區,而是在持續使用的過程中,發現其展現於時間與空間的意義。

 

IMG_3549.JPG

IMG_3552.JPG

IMG_3553.JPG

IMG_3557.JPG

IMG_3565.JPG

IMG_3567.JPG

IMG_3568.JPG

 

在巽橋上有兩名穿著和服的女子駐足昂首,替白川與石橋點妝容貌,逝去的美好過往以不同的方式留存下來,
走到橋面,眺望來時路的水流,清澈淺顯的水道流經古屋之下,窗櫺旁的柳樹、楓樹使光影的變化更為豐富,
在新橋通與白川南通的交會處有一座祭祀辰己大明神之社,通過巽橋之後,持續延伸是更為狹窄的石疊道路。
往下走到新橋,頓時在較為寬廣的水面上看見一隻獨立的白鷺鷥,正在淺水中梳理羽翅之毛或者是左顧右盼,
那模樣看起來像是鶴,長脖子上有兩種毛色,眼睛圓潤、嘴尖細長,不時提起細長的雙腳緩緩在水面上移動,
鳥兒沒有理會不遠的橋面有人駐足眺望,僅是隨喜好而動作,那模樣看起來自由而漂亮,凝視之間令人欣羨。
繞過新橋,回到花見小路通,途經一座綁著緞帶的兩層樓深色房子,沒想到是時尚雜誌VOUGE的京都分部,
在雜誌社對街有一位藝妓在學徒陪伴下走出巷道,鋪白的臉龐、繁複的髮髻與華麗的和服,襯托現代的街角。

 

IMG_3570.JPG

IMG_3573.JPG

IMG_3575.JPG

IMG_3576.JPG

IMG_3581.JPG

IMG_3585.JPG

IMG_3593.JPG

IMG_2928

 

 


再次回到南座,好像橫越過好幾個時空,再度追回失去的時間般來到現代,這就是對京都而言的基本魅力吧。

 

 

IMG_3564.JPG

 

文章標籤

宣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