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2976.JPG

(就算在心底吶喊千萬次、傾訴百萬遍,閉上眼睛,腦海卻依舊時常浮現出清晰的京都街景,想像現實的模樣。)

 

IMG_2966.JPG

(拉著行李箱,搭上阪急京都線快速急行列車,隨著停靠的地名逐漸熟悉,對再見京都的情感就更加複雜濃烈。)

 

IMG_2963.JPG

(夜晚的京都街道,便利店內的燈光格外耀眼,擦肩而過的行人們帶有好幾分醉意。這裡是京都,我告訴自己。)

 

 

 

「這個世界可能也需要一些製作真空的人吧。」
作這麼說時,對方就開心地笑了。
「和生菜或番茄不一樣,如果世界的人都拼命開始製作真空的話,可能就有點麻煩了。」
「思考就像鬍子一樣。在長大成人前還不會生出來。好像有人這樣說過。」
「伏爾泰。」
──村上春樹.《沒有色彩的多崎作和他的巡禮之年》

 

 

 

習慣告別、等待相遇的必然性,隨時間增長,逐漸消磨掉內心的情感,直到有一次察覺再見,竟是不捨得告別,
既然,相遇的同時就伴隨別離,每次告別,是否就能相信還能夠再見呢?或是再見,卻恐懼不是記憶裡的樣貌。
回到市營地下鐵的鶴橋駅,前往長堀橋駅的旅館領取寄放的行李箱,友人在站內等候,幸好旅館距離車站不遠,
重回長堀橋駅,朋友已經查詢好列車的班次,市營地下鐵堺筋線與阪急列車的線路相通,因此轉乘上還算單純。
兩人在淡路駅的月臺上告別,朋友搭乘的市營地下鐵持續開往北千里駅,對向月臺是待發車的阪急京都線列車,
這兩輛列車,同時停靠的時間僅有兩分鐘,提起行李箱來到另一邊同樣擁擠的車廂,霎時察覺這又是一次告別,
隔著月臺依稀能夠看見友人的身影,摩肩擦踵的車廂內,兩人難以揮手道別,列車發出警示音,車門迅速關上。


就算隨著年紀增長,能夠察覺到離別的此刻,卻不是每一次都能夠好好道別,無論是對朋友也好、對大阪也好。

 

IMG_2795.JPG

IMG_2796.JPG

 

當時,內心充滿對京都的渴望,就算仍惦記著離別時的感慨,腦海卻早就已經開始在想像抵達後的方向與路線,
擁擠的車廂內,要試圖穩住行李箱,同時維持身體的平衡很困難,只好趁著每一次進站前,緊靠著疾行的車門。
拉著吊環的中年男子們,帶著微醺的醉意侃侃而談,搖晃的窗外是黑夜籠罩下的稀疏街燈,難以辨認經過之地,
隨著列車駛離大阪、經過停靠站,車廂內逐漸有空間,把行李箱拉到靠牆的轉折處,然後凝視著車門上的路線。
列車的路線圖,有各種不同顏色的標誌,還寫有車次的線路名稱,聽音樂的時候沒有別的事情可做,唯有確認,
確認要下車的車站是烏丸、曾經轉乘過的是高槻市,而從桂駅下車就可以轉搭嵐山線往渡月橋,任由想像奔馳。
抵達西院駅後,位置空出來,這時候又想到,究竟為什麼是京都呢?很多人問過這樣的問題,自己也有點想法,
可是,無論如何,內心都明白那絕對不是牢不可破的理由、那絕對不是完美無缺的說法,究竟為什麼是京都呢?
感覺上,我就像是執著於一次又一次的折返,尋找適切的答案。車窗外的色調開始改變,列車已進入地下隧道。


當列車好不容易駛進阪急烏丸駅之後,下車的人數要比預期還少,而這次會不會有答案呢?連自己也不能確定。

 

IMG_2991.JPG

IMG_3635.JPG

IMG_2960

 

阪急烏丸駅與京都市營地下鐵的四条駅相通,地面上就是熱鬧的四条通,到自動售票機購票,地鐵很快就進站,
往京都駅前進的列車,搭乘一站就是旅館所在的五條駅,沒想到刻意在大阪與伊勢繞行,最後還是又回到這裡,
地鐵站照例是沒有手扶梯的配置,電梯要到另一端的出口才有,對自己來說提著行李箱爬階梯還比較節省時間。
來到路面時,深呼吸一口氣,忽然想到這一日之間,從伊勢、鳥羽,移動到大阪、京都,算是來京都最遠的路徑,
就算還沒有抵達京都的感受,自己還是拉著行李箱走在夜晚的街道,路旁的店舖都已打烊,僅有呼嘯的車經過,
要等抵達旅館、登記入住後,搭電梯進到房間,拉開窗簾看見京都塔的剎那,內心才有「這是京都!」的實感。

 

IMG_2967.JPG

IMG_2968.JPG

 

 

 

宣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