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1709.JPG

(所有的旅行都是從這一座機場開始、另一座機場告個段落,匯聚著初次見面、再度告別的情緒河流。)

 

IMG_1717.JPG  

(或許機場內的一切都是有機的生物,光線的調和、人潮的路線與道別的話語,都經過巧妙性的安排。)

 

IMG_1726.JPG

(抵達之後,每一步都充滿著回憶與不可思議的情感,原來有些地方離開很久,還是會這樣銘記於心。)

 

 

 

「這裡,」她說:「差不多也不是我該待的地方了。」
中國。
雖然如此,我的中國只不過是為我而存在的中國。或者是我本身。
那也是我自己的紐約、我自己的彼德堡、我自己的地球、我自己的宇宙。
──村上春樹.《開往中國的慢船》

 

 

 

距離上次來到桃園國際機場第一航站,已經是兩年前的後晌,新穎的入境大廳,沒有白晝喧囂的聲響,
唯有夜間飛行的航班,顯現在閃爍的電子時刻表序列上,深夜的旅人面無表情閒坐在僵硬的制式長椅,
彷彿都帶著一種慣於旅程的疲憊,或是沉靜著準備應付長程飛行的模樣,不發一語、兩眼無光而黯淡。
進到登機門前,還不確定這一趟旅程能帶自己到多遠,接著想到機場的旅人們,猶如看見自己的面容。
再度來到第一航站,路途上不小心錯過預計時間要搭上的接駁巴士,而售票員告訴自己時間還來得及,
以清晨的交通順暢來看,確實是有寬裕的時間,再次見到機場,在白日的陽光照射之下顯得生氣勃勃,
跟最後一次見面的深夜機場相較之下,航站就像換了一副臉孔,徹底拉開玻璃帷幕,還替地磚上了蠟。
辦理好報到手續以後,按照既定程序完成通關的動作,照著指標慢步到登機口,接下來就僅能等待。


登機前,無論是安全檢查、通關,都是需要等待,等到上機以後,又是持續的等待,等待起飛與降落。

 

IMG_1706.JPG

IMG_1707.JPG

IMG_1708.JPG

IMG_1710.JPG

IMG_1711.JPG


機翼旁的逃生口座位,隨身物品要放置於置物箱內,僅把護照、原子筆、筆記本、行動電話放在內袋裡,
在靠窗的座位,看著機體被拉出航站、滑行在跑道上,猛然拉起傾斜的角度,感受到離陸當下的壓力。
旁邊的情侶起飛前就已經雙雙入睡,沒有被嘈雜的引擎影響,天空上澄澈蔚藍到令人覺得炫目的地步,
等到飛機持續在高空中穩定飛行之後,自己就順手把塑膠窗板拉上,女子把頭輕輕靠到男人的右肩上,
兩人緊閉雙眼的側臉、不時挪動姿勢注視對方,隨著不時出現的亂流而互相摟住對方的時刻如此細膩,
曾經,究竟有誰在飛行時這樣倚靠過自己的肩膀呢?記憶裡,沒有這樣的景象,所以才覺得過於耀眼。
想像剛才看見的天際,就像海水一樣,空中的「藍色」也有不同的層次及幅度,那要仔細就能看得見,
我們都太慣於把同一屬性或同一名詞的物質,看作千篇一律的印象,殊不知就算是人,都是各有不同。


飛行中,沒有把附贈的餐點用完,看著乾硬的餡餅,就是沒有食慾去享用,於是逐漸睡去,作了一個夢。

 

IMG_1716.JPG

IMG_1718.JPG

IMG_1720.JPG

IMG_1722.JPG

IMG_1723.JPG

IMG_2503

IMG_2518

 

兩個小時以後,飛機順利降落在填海造陸的關西國際空港,可以感覺到每個人都放鬆下心情而喘口氣,
照著熟悉的路線,順利抵達海關的檢查處,幸好自己的步伐很快,沒有等候太久的時間,約三十分鐘,
檢查後,下到行李托運處,整機的行李已被拉下轉盤,放置走道旁等待領取,很快就看見紅色行李箱。
走進入境大廳,發現原來自己是如此懷念這樣狹長的空港風景,頓時一股懷念之情就湧上心頭而感動,
感動常常是沒有明狀,就算是多麼平常的事物,當充滿情感記憶之時,就會忽然來造訪你的內在心靈。
現實比預計時間還要來得早,拉著行李到關西空港駅的乘車處,選擇南海電鐵開往難波駅的空港急行,
幸好事先拿到關西周遊卡,不用跟著旅人在服務處排隊購票,內心頓時覺得踏實起來,旅行不能後悔,
應該是說,在旅行之中犯錯是不能後悔,錯了要有替代的方法,畢竟旅程的時刻不能夠讓你時常回頭,
所謂的計畫,就是要留有誤差值吧?而這個誤差值,要有一個合理的範圍,不能夠影響到核心的目的。

 

IMG_2524

IMG_1724.JPG

IMG_1725.JPG

IMG_1727.JPG

IMG_1729.JPG

IMG_2520

  

 


你只能向前走而已,跟著時間,這就是旅行最初的目的,如何把握你當下現有的時間吧!

 

    宣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