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能是春日的第一場雨,細雨飄過東山一帶的道路,偶爾想撐起傘、卻又放下手上的傘。)


(讓我佇足的京都,平安神宮是很重要的部份,可是究竟是什麼原因,到現在仍無法釐清。)


(櫻花像是要滿溢一樣,從牆的外圍、內緣,在內或向外的伸展著,宛如迫不及待迎接春日而來。)


這一次,他沒有笑,臉上亦沒有任何表情。
他就僅是那樣地坐著,把雙手伸向火盆,彷彿就將這麼自然而然地死去一般。──太宰治.〈人間失格〉


第一次,直接穿過應天門的中央,進入平安神宮。
站在應天門下,回頭望著遙遠的朱紅色鳥居,像是聳立著一個不曾迷失的道標一樣聳立著。
踏進神宮內,內心又浮起「不知道為什麼,平安神宮就是非早晨來不可」的確性,帶著一種必然。
在休憩處的前方,正盛開著一株櫻花,在朱色屋簷的搭配下,櫻花更顯得粉白,宛如藝妓之顏,
似乎是有年齡的櫻樹,這裡曾有許多人造訪過、佇足過,而櫻樹則一點一點的成長、變老,
然後,人們幫它撐起枝幹、櫻樹則每年盛開,在參拜之人前落下點點的花瓣,人們讚嘆、沉醉。


除了櫻樹之外,神宮內也有松樹、橘樹。
特別是在本殿前的兩株──「右近之橘」、「左近之櫻」。




(在手水舍旁,有一株盛開的櫻花,下面是駐輪處,不過這一日沒有自行車,只有一台娃娃車。)






(休憩處的販賣機前,竟然發現一瓶才¥100的愛維養──Evian礦泉水,所以就很高興地喝了。)








前年造訪時,右近之橘仍在維護階段,就替它蓋了一間木製的小屋,僅能見到它的部份面目,
這次很幸運,不僅能看到右近之橘的全貌,左近之櫻也正在盛開著,不同於其他櫻種,
左近之櫻真的相當漂亮,在花朵旁帶著宛如楓葉般的深紅色葉片,讓整株櫻樹點綴得更有色彩。
右近之橘旁,就是神苑的受付所、入口,可能來時見到攀爬於牆外的櫻樹,就沒有進去神苑的意思。
不過,畢竟是賞櫻的名所、神宮的特產,所以有機會來平安神宮的話,可以進去參觀一下。
走上本殿之後,是不可以拍照的,只能夠很虔誠的祈禱。我喜歡「祈禱」這個詞,抱持著一種希望,
本殿的祈願處前方是沒有人像的,只有一間垂著古時簾子的殿,空無一人,卻更有某種魄力,


參拜完後,順帶在御朱印上奉拜,就離開本殿的範圍。
──2010年春,二訪平安神宮,櫻花開的跟這次一樣,同樣有雨。
──2010年秋,page.465,當時左近之橘仍沒有開放,是天氣很好的一日。

















特別的是,這次平安神宮為了春櫻,擺出了專賣櫻花御守、櫻花醃漬物等的地方,可供選擇,
這是前年春日來沒有看過的情景,順應時節,照例祈求了櫻花御守、幸運之櫻(櫻花瓣的醃漬物)。
販賣所的一旁,有粉色的櫻樹,走近一看才知道,是綁籤運的樹,是用粉色的籤詩綁成的,
遠看起來真的很像特別粉嫩的櫻花樹,結果證明只是一般綁上籤詩的地方而已,頗具巧思。


之後,我們離開平安神宮,前往「動物園前」巴士站搭車。
在這裡,再次造訪過明治神宮之後,很想說一點兩者的感想。












(在平安神宮的中央地上,不知道是誰遺落了一個米妮的化妝包(鉛筆袋?),有種衝突的美感。)


跟明治神宮相同,平安神宮的地上同樣鋪滿了白色、灰色的碎石,走起路來會有「沙沙」的聲響,
可是,明治神宮的佔地是很廣大的,走在參道上會有種在森林裡漫步的錯覺,經過一座又一座的鳥居,
更讓人懷疑神宮的本殿究竟在何處?這條路的終點究竟在哪裡的感覺?可是平安神宮就很明瞭。
這或許是兩者的優點,明治神宮很適合散步、平安神宮則是讓人容易參拜,
不過,可能是去年正逢「明治天皇百年祭」,明治神宮給我一種很濃厚的皇室味道,
除此之外,兩間神宮的氛圍我都很喜歡。

──明治神宮的本殿前,同樣有兩株大樹,關於明治神宮的感想,可以看2012年這一篇。




(2012年夏6月,在東京明治神宮。)


(2012年夏6月,在東京明治神宮。)


(2012年夏6月,在東京明治神宮。)





──想看更多平安神宮跟櫻花的照片,請點我喔^_________<我是不裝可愛連結。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宣輔 的頭像
宣輔

沒關係是宣輔啊!

宣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