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深刻地對機場著迷,可能是轉機前往某地停留的時候,被高聳的透明天花板和落地窗的景致魅惑。)


(說起來,我「完全」沒有到過成田機場。雖然,造訪東京的次數多達三、四次,卻一次也沒有降落在成田機場。)


(羽田機場和松山機場的對飛,有一點好處,就是距離變得更短,感受上不像是離境,更接近於跳躍。)


從訪美前一天開始,羽田機場附近的蒲田就陸續聚集了許多戴頭盔、拿棍棒的「全副武裝」新左翼各派人等,
機動隊也動員了大批人力。……從蒲田遊行到羽田,一直持續到深夜。──川本三郎.《我愛過的那個時代》


分隔了許久之後,眼簾首先映入的是東京灣、然後是一整片的品川倉庫區,接著才緩慢的降落羽田機場。
這時候,我的腦袋裡浮現的想像,是六0年代的人們,拿著棍棒、戴著頭盔,抗議興建成田機場的景象。
我們這時代的人已經不去反抗什麼了,就算是抗議,也都是虛擬的。我想著這些,機身卻劇烈的踩了一下煞車。
這不是想像的,而是沒扣上安全帶,頭部就會猛烈撞擊到前方座椅的急煞,確認機身穩定後,
一邊埋怨著長榮航空的機師,一邊轉頭看向窗外,才發現人已經在羽田機場的停機坪上滑行了。
說起來,我從來就沒有到過成田機場,松山機場和羽田機場重啟航線,更加速了台北和東京間的距離。
松山機場和羽田機場早年都是作為國際機場而存在的,而後,兩者都因新機場、新航班而退居國內線,
直到現在,重新恢復國際線的接軌,讓人看到些微的改變,就松山機場來說,雖然報到大廳是沒變的,
不過二樓開始有一些新的店家進駐,可以發現有重新裝潢過了,想起上次來這裡,還只是要搭機前往高雄。
現在,二樓的入關後有幾間免稅店、小型的圖書館、重鋪的地毯,雖然容積沒變,但是誠意足夠了。
















對羽田機場已經沒有什麼印象了,只記得抵達東京的晚上,是個風雨交加的颱風夜,黑暗壟罩著一切。
現在,羽田機場的出境大廳相當明亮,落地窗擦得一塵不染,從連接通道就能看到飛機起降,感覺很好,
出關的動線跟松山機場一樣,俱備小機場的人情味,所以通關速度很快,只有在等行李時,有稍微等待一陣子。
出發當天,清晨五點起床、六點出門,抵達松山機場不過才六點十分,辦好登機手續是六點半,很節省時間,
這次搭乘的班機是七點四十分起飛、長榮航空的班機,從機身到裝潢,都是Hello Kitty和三麗鷗家族,
這樣來看,很多人都會覺得很興奮吧,尤其是女孩,至少在飛機上,座位在我旁邊的母女都是很開心的。
但是,當你發現所有東西都是Hello Kitty的時候(包括食物),就會開始有點傻眼。回程的時候,同樣如此。
羽田機場落地後,出關的順序很簡單,不過要記得填寫申報單,跟關西機場一樣,記得出關後要交給海關。
出關之後,沿著指示牌的方向走,就可以搭乘各式鐵路前往都內。不過,值得挑剔的是,
在JR櫃台辦理購票的程序,實在是有點慢,至少跟在關西空港辦理JR空港京都線的はるか(Haruka)慢多了,
所以,除了等待還是只能夠等待,至少東京單軌電車的班次是很密集的,而且沿線的風景很好,


有機會的,應該要試著搭一次看看,東京單軌電車。




















送上許多逸潔照片,記得趕時間的旅客,可以先買單程票比較省時間喔。

    宣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