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彷彿是鏡面一般,東、西本願寺就像是雙胞胎一樣,只是一個總望向右邊、一個只望向左邊。)


(不過西本願寺的銀杏樹,真的相當宏偉,一對金髮碧眼的外國人夫妻要我幫忙拍照,喀擦喀擦。)


(隨著秋末的時序進行,十二月九日的京都街頭,也逐漸染上了冬季的味道,而京都塔依然聳立。)


紙燈籠裡的燈光映出紙皮上的「福壽」兩字。
黑色的高牆像要把整棟建築遮住似的環繞在樓房四周。
跨進大門,鋪在地面的圓形石塊引領著人們走向玄關。──山崎洋子.《花園迷宮》


西本願寺的銀杏樹,簡直就比那龐大的本堂還要吸引人的目光,不過我喜歡走在本堂木頭上的感受,
腳底冰冰涼涼的,不時可以從講堂處聽到流瀉而出的誦經聲,坐在簷廊之下,光看著銀杏樹心情就會很好。
這麼說起來,其實跟東本願寺的感覺很相近呢!如此回想起來,參訪東本願寺已經是十天前的事情了,
那時候,剛回到京都,放下行李,第一站拜訪的就是東本願寺。因為距離車站很近,又富有代表性。
不過,當時還能見到滿滿的金黃色銀杏,在現在已經成為了光突突的枝頭,總覺得仍有些落寞。

















東、西本願寺雖然相像,不過仍有些不同,像是蓮花形狀的池水等,不過同樣的宗教氣息都很重。
總認為宗教是個不好去談的東西,談多了顯得迷信、不談彷彿是超人主義,不過我不是凱薩也不是尼采,
所以,我認為偶爾談一下應該沒有問題。不過,我很怕那種強迫推銷的人,感覺就像是直銷,
這不論是東、西方宗教都一樣。另一方面,過於斂財,收取過多香油錢的我也不喜歡,畢竟心誠則靈阿。

重要的是,宗教讓人有所依靠,這才是重點。

走出西本願寺外,不變的是能和東本願寺一樣,一眼望去就看到高聳的京都塔,那倒插蘿蔔的形狀,
接著,就往在巷子內的涉成園而去,參訪最後的行程。






全站熱搜

宣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