禮拜六的中午,參加了住在隔壁好友的姊姊的婚禮,在紐約紐約百貨的七樓。
話說住在隔壁,其實也只有一牆之隔而已,我和隔壁的好友相差一歲,
從小就一起玩到大。他的上面有兩個姐姐,這次結婚的是大姐,我跟大姐比較不熟,
不過二姐和好友就是從小玩到大的。小時候若是沒有帶鑰匙,家裏又沒人的話,
只要按一下隔壁的門鈴,然後再從四樓的矮圍牆跳到我家去就好了。
如果順利的話還可以順便在他家玩一會兒,或是吃點點心才回去。
因此我們兩家的關係算是很好,直到最近我還常常去他們家玩電腦,
因為他可是非常著迷於電腦遊戲(特別是即時戰略的種類)和電視遊樂器的人。
我第一次遇見PS3也是在他們家看到的。實在是留下不小的震撼。
這張喜帖是我親手接過的,是隔著那個矮牆接過,所以就會感覺到時光不再,
附近的高樓不斷興建,長大之後沒帶鑰匙的我也不太好意思一直去按人家門鈴,
所以多是去書店打發時間或者在公園裡發呆。接過喜帖的時候實在是有太多的感覺,
只能一直說恭喜,然後覺得如果時間這樣跑下去的話,究竟會跑到哪種程度呢?
知道這場喜筵的時間和日期之後,看了看地點竟然是紐約紐約百貨,
時間上還允許,所以就打定主意一定要去一趟。

話說看到PS3的這種震撼,就跟第一次上到紐約紐約的七樓,
看到如此華麗的結婚喜筵場是差不多的,根據旁邊的人士透漏,
光是那天就請了五、六十桌,可見場地之大,而且還是女兒歸寧所請的喜筵,
也許是因為他們家是羽球世家有關係吧,媽媽是國際羽球裁判,
父親是國際扶輪社的一員,職位好像也不小,喜筵上有來自南韓和加拿大的貴賓,
結婚的大姐是企業羽球隊的一員,新郎更是羽球國手的樣子。
實在是不得了,光是台灣羽球協會和扶輪社就不知道來了多少人,
這樣的畫面難免壯觀。而且仔細一看,在會場的投影螢幕就有六面,兩面大的四面小的,
全都集中在前、後兩側,不斷播放著照片和結婚婚紗,天花板還能夠開闔上下移動照明,
這簡直就跟君悅飯店有得比了。而且重點是菜還不錯吃,除了羊排實在太生硬,
基本上都是非常棒的佳餚。(當然也有可能是前面聽致詞等太久的錯覺)
想說最近過得時在太過忙碌和不順遂了,參加這樣的婚禮正好可以讓我放鬆心情和去霉運,
不過沒想到信義區去的時候還是飄著雨,幸好沒有騎車,也讓我好好重新走過一次這裡。
老實說我很久沒去信義區了,不論是華納也好、新光三越信義天地也好,
很久沒有這樣沿著捷運的路線走過了,那其中的小小變遷透漏在人們臉上、
櫥窗的擺設上、興起的高樓中,覺得橫著的世界在告訴自己些什麼,
是自己的心態改變了嗎?還是充滿了一些需要去改變的心態。

說說婚禮,今年參加的兩次婚禮,一次是表姊的、一次是這次,
兩次我認識的喜筵對象,都是新娘。兩次的婚禮新娘都哭了,
至少算是哽咽吧,我想這種心情我還不太能夠體會,但是對於這樣開心的場合,
落下的眼淚應該是對親生父母的不捨吧,這種感情只有女方能夠深切的感受到,
對於男方而言,我想很重要的認知是「責任」。自身的責任不再只能顧慮到自己,
甚至還要替另一半著想、設想才行,所以男生應該是充滿了壓力。
如果男生在婚禮中沒有過多的緊張或是壓力的話,那麼這場婚姻就可想而知了。
我時常覺得如果這時候能夠接到認識的同儕或是朋友之間,
誰能稍來個結婚的喜帖就實在是太棒了。我不贊成太晚結婚,
就連權威蔡信發教授也說「不要去懷疑中國人的造詞,『成家立業』,就是告訴我們,
男人要先成家,才立業。」其實這麼說也沒錯,每個人都想要存很多的錢才結婚,
那到底要等到哪一天才能結婚呢?事業的成功也沒有絕對的標準,
你追求的究竟是站在頂端的大成功還是適得其所的小成功呢?
如果這時候收到喜帖的話,我一定會包很多的禮金去參加吧,
見到很久沒見到的人,邁向下一個人生的旅程,這點不論從什麼方向來看,
都是令人高興的。

結婚的話題說了很多,來談談固守銘傳大學圖書館的館狗。
禮拜五的早上我去圖書館打工上架,一爬上樓階就看見牠動也不動的坐在那裡,
走到圖書館裡面的我,不禁回頭,顧不得打卡,又跑出去拍了這張相片。
牠仍然是動也不動的凝視著前方,我想跟牠說話,隨便聊著什麼都好。
天氣啦、最近吃的狗飼料啦、活潑的跳蚤等等,牠凝視著我,我凝視著牠,
突然之間我從牠的瞳孔之中消失了,消失得無影無蹤。
如果哪一天你們有機會在銘傳大學看到牠,記得叫牠「蘇格拉底」,
這是我給牠取的名字。不過牠不太喜歡搭理人,而且有點憂鬱。


宣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