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爭鮮壽司的兩人成果,二十一盤。)


(一町壽司店的紅牌,AV女優。)

原來這個暑休享用最多的食物是生魚片,飲料則是啤酒。
晚上因為「同床異夢」上映的電影院都不是我喜歡的所以取消了相約,
想說今天可以休息一天沒想到被壽司和逛街的誘因相約,
起床沒多久就決定用捷運代步去到新埔站買東西。
而沒想到跟老友出去還能買到兩百塊的基本款CONVERSE,
這也正式的說明那雙從高三陪我到現在的第一雙白色基本款CONVERSE,
可以放心且安穩的退休了,雖然我喜歡它破破的日本型模樣。
我想我不會丟到這雙鞋,它見證了我三年多的歲月,
不論是高中畢業、車禍、快樂的難過的時光、分手、大中盃到現在。
我想人多多少少有一點點的怪癖,而我就是沒辦法割捨對帆布鞋的感情。
所以對於那些髒了就換鞋的人來說,我會認為有一點點無情。
第九雙的CONVERSE取代了第一雙的CONVERSE,九月天氣還是很熱。
因為那家店在板橋離捷運站很近所以我們決定不騎車。
我想這種天氣要騎車的話我還真不願意出門,而且現在光站在外面十分鐘,
整個身體就會開始冒汗然後配合台北濕黏的空氣你會像是陷入泥沼中,
這跟戀愛很像,常常會讓自己陷入無法自拔的境地。
可惜的是人不可能不走出家門、你不可能不談戀愛。
我們坐捷運去花了大概十幾分鐘的時間,
不過因為一路上都在聊天所以實際上坐了多久也不清楚,
我想人在轉移注意力的時候感受都會過得特別快,這是不變的真理。

我們正式認識的時候是在剛上國中不久,三年的同班同學。
不過因為國小的時候就是隔壁班的,所以我對他一點都不陌生。
認識到現在快九個年頭了就會發現時間流失的速度比土石流還快,
慶幸的是到現在分隔台北台中還好我們都沒有什麼變。
人生有很多必須面對選擇的時候,走的路不同的話結果也會有所不同。
我想當初若是沒有他的話我就不會寫作,也不會想要讀中文系。
只是在面試的關頭我們面臨著兩條路,然後我選擇了另外一條,
我不知道當初的選擇對或不對,因為現在我還沒有畢業,
不過如果選擇的是另外一條路也許會快樂一些。所謂快樂的定義又是怎樣呢。
我不知道。不過我腦中所知道的快樂應該不是這樣。
是第一次到新埔站吧,我差點誤會旁邊的高架橋是建國北路,
只是這裡也有花市,之前喜歡在假日的時候去建國花市看人還有花。
能在都市叢林裡看到很多的花花草草就會相對的感到很舒服,
天氣實在是太過於悶熱又不下雨,我們走過爭鮮壽司店先去體育用品店。
至從CONVERSE被nike收購之後幾乎都能在體育用品店看到CONVERSE的鞋子,
當初是為了什麼開始穿帆布鞋的呢?已經忘記了我想是為了很無聊的原因,
不過我記得為什麼要買黑色基本款的鞋子,是因為「Orange Days」裡的妻夫木。
沒想到兩個大男人在裡面也可以逛了一個多小時,
他買了一件白底綠邊的棉質T,我看了很多的鞋子然後讓自己放空,
畢竟能在這麼多鞋子前面挑選是很令人開心的事情。

下午三點請午餐絕對不算是太晚,如果你十一點多才起來吃過早餐的話。
我想也許是因為早上能睡很晚的原因,才會讓我暑休的熬夜指數到達頂點,
但是也許熬夜大多都是在玩的關係所以不會感到特別的累。
如果爆肝的原因是為了考期末考的話,一點都不值得。
當然這是對於喜歡早點起床讀書的我來說,充足的睡眠也對記憶力有幫助。
我們去吃爭鮮壽司而且因為有禮卷可以吃到飽吃到翻吃到吐,
我喜歡在人少的店裡面吃飯我可以不聽別人大放厥辭或者抱怨社會。
這是我們兩個人這個月以來第二次一起吃日本料理,
上次是去哈比和妹妹的「一町料理店」吃很新鮮的日本料理,
也許是因為很少走進七條通或者說沒跟日本客一起吃過日本料理,
所以那次的經驗讓我覺得很新鮮,尤其是蝦腦配啤酒。
再上一次吃日本料理也是八月初的事情,「知多家」有雞尾酒讓我很好奇,
還有七月底的在飯店一樓的日本料理店、麻布茶房。
好像這整個暑休吃最多的應該是日本料理還有生魚片。
爭鮮的東西雖然不是說很新鮮不過重點就是可以讓你吃飽,
能吃飽的日本料理店不多而且還有很小瓶的啤酒。
雖然為了肚子著想已經下定決心要戒酒了,但是看在這麼小瓶和老友的份上,
天氣很悶熱,還是又多喝了一杯。

回到台北之後在民權西路捷運站外面遇到豫章高職夜校的女生在賣愛心筆,
我想他是被打動了才會買兩隻兩百塊的愛心筆,或者是因為愛。
然後買完筆我載他回家去牽車,因為他要把車騎去承德路上寄車,
我喜歡寄車站的那位大叔,很誠懇而且又懂得很多。
我發現我很喜歡現實中大叔角色的現實人物,
車行的大叔、租書店的大叔、賣漫畫店的老闆、火車站的收票員。
只要跟大叔對話就會感覺自己收穫良多,雖然車行老闆每次都想請我抽菸。
寄車行的大叔說我的小金旺將來一定會很值錢,
只是零件很容易被拔走所以他叫我停車要很小心不要亂停。
我開始佩服小金旺原來價值這麼高停車時都會有大叔來跟它說它很耐操。
最後我們騎去吉林路附近的茶舖買綠茶多多來喝,
他下車去買我在車上等著有一位媽媽帶著一個很可愛的弟弟(應該是吧),
就坐在車子的前面,然後我開始跟那弟弟玩起來他還流口水,
買好要走之後他媽媽既然說了讓我很難過的一句話,「跟叔叔說再見。」
時間過的真快,我也到了該被叫叔叔的年紀了。
然後是九月,天氣還很悶熱我希望我還很年輕,
變成二字頭之後想的東西會不會再深入一點呢?我一直這麼希望。
天空下不下雨?



他推薦清心茶舖的綠茶多多很好喝,台北只有兩家。

宣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