距離妳的心跳還有三公分的渺小範圍,但是我無法再往前妳也無法再靠近。
現在的網誌至少都慢了一個禮拜左右。連續兩天坐火車是一種奢侈的煎熬。
禮拜五的早上下了一場雨接近中午時分起來口很渴喝了很多的水,是陰天。
到了火車站已經開始有點想吐,就像是在學校每天吃琉璃的那段時間,
只要靠近聞到鐵板的味道就會開始感覺到噁心,當然我並沒有對火車站感到噁心,
只是覺得有點膩了而且拉車的距離太長了。除了南迴以外我兩天內從東部移動到西南部,
移動的距離堪稱應該有十一個小時,如果這樣還不夠疲累我想期末考就不算什麼了。
在火車上的時候突然有繼續下起了大雨,想起東部的太陽還有平原,
望著西部乾涸的河床地裸露的岩石透露著這場大雨來的有多麼珍貴。
雨如果就這樣持續著下到高雄的話就當作自己是面對著這整個夏季的及時雨,
而事實上對當晚來說的王建民也絕對是一場及時雨。拿到了第十四勝。
這次回到高雄面對坑坑疤疤的捷運路面讓我懷疑這裡曾經有兩線道的馬路,
漢來大飯店的房間還是相當的豪華舒適而我也去漢神百貨裡的誠品挑了幾本書,
如果說最好打發時間的東西是書本的話那音樂絕對是打發時間的潤滑劑,
只是為了王建民在波士頓的比賽確實已經是連續爆肝一周了,
看著無聲的電視機螢幕然後覺得在那裡日廠的比賽像是存在於另一個世界,
而我正在這個世界就寢另一方面卻又不曉得在哪邊漫遊。
有時候常常會有這樣的感覺在這邊的我並不是我自己,在夢裡的我才是我自己。
就像是自由反證般我確定自己正活在這裡然後在電視機的黑白映像管裡死去,
不要問我這邊我在說的是什麼,因為每個人都是兩面的。

離開了高雄市區前往鳥松的外婆家,外婆今年滿八十歲是大壽的慶賀生日。
但是回來的人並沒有想像中的多而且感覺很沒有熱鬧的感覺,
也許大家漸漸長大離開了這個地方去追求自己的東西之餘,
會漸漸忘了自己當初所擁有在那裡的記憶還有很熟悉的味道。
那一晚喝醉了之後竟然可以看完一整部的恐怖電影,
所以說喝酒壯膽絕對是有效果的或者說因為很久以來都是自己一個人睡而擁有不安全感,
不論怎麼說我都是膽小的對自己沒辦法敞開胸懷的,
儘管我常常告訴自己可以做到可以繼續下去可以成功,現實往往不那麼美好。
我感覺到高雄有很大的改變在不知不覺中,
有時候改變不算是好事但是如果都不改變的話絕對是不好的事。
就像宅男當久了也會像要去跟人群接觸或者說說話一樣。
儘管希望自己再怎麼不要變還是非得要繼續往前走一樣,
我希望在這條路上我能吃著Haagen-Dazs邊開心走著,如果不能開心的話,
那我還希望有這些老朋友可以作伴,至少在我需要玩樂的時候。
我還能在背後看見你們,就像是背後靈般突然出現。
當我在回程的火車上看著快速消失而過的景色這樣想著,
也許有一天我會出現在那邊也許有天我會愛上夕陽這種代表結束的景色,
那代表我有些為改變,但對於兩面一體的我而言,
你們可以喜歡也可以不接受但千萬要提醒我往對的路上走,
這樣即使跌倒了我還能記得我手上曾經拿著吃著Haagen-Dazs過。
因為面對自己是很重要的。



全站熱搜

宣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