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是阿懋,該不會是大茂黑瓜的弟弟阿懋地瓜吧。
當然不是,阿懋是我們的左氏學老師,不是地瓜。
其實這篇文章本來上禮拜五就要寫了,
不過上禮拜五在忙中國民間文學的報告所以沒有分出心來。
這是我想要紀錄盧心懋老師上課所講的課外東西,
以及各種人生上所遇到的問題道理見解。
然後我想也說說看我的想法。
因此每個禮拜五至少會有一篇關於左傳老師的言論。
這跟期末考的考題沒有直接關係。
(政大畢業的教授好像比較厲害似的,在我現階段的腦中目前是這麼認為。)
首先是上個禮拜的老師所說的。
上禮拜禮拜五早上第一堂課共有三十四人,第二堂四十人,
點名單上七十五人全到。
其實就像我今天在民間課上跟老師所談的,
老師教得好不好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學生有沒有心想聽課。
(別跟我說有心人人都可以成為食神,這我當然知道。)
看看左傳課就知道了,其實都大學生了應該想得遠一些,
學習的歷程儘管無止盡,不過在學校學習的日子也算是快走到末端了阿。
當然在某些課堂上說這些我也會有點不好意思,
自己也是沒辦法克制的不聽課或是看課外讀物。大同小異。
所以這就是左傳老師說的,人克制自己的能力有多少。
(回到上禮拜老師所講的話來。)

左傳老師提到關於團結的問題,看人優缺點的問題。
以班上來舉例,(事實上對我們班還真的是一語命中。)
如果同學們都能只看到對方的優點,對缺點包容或是忽略,
那麼人們之間就會互相產生佩服學習的心理,
進而擁有團結良好的氣氛,因為人們都只看到對方的好,
就能使氣氛合諧。(這是理想世界的雛形?團體之間真有辦法辦到?我懷疑。)
若是同學們之間只看到對方的缺點呢?到處播謠言說對方壞話,
每個人心中都不服氣,充滿猜忌還有猜疑,容易對人產生不信任,
班上相處的氣氛差,就容易引發衝突,小團體群立班上失去團結心。
(我認為很多人認為大學的班上向心力比較不足,比較多的是這類,
 還有外務雜多打工之類的,忽略班上事務,以及疏離感。)
最後老師的結論是,理論上人和人之間個性並沒有太大的差距,
只是有時候我們會刻意的去放大了或扭曲某些人的優點或缺點,
其實這些都是不必要也可以避免的。

這是上禮拜讓我紀錄比較有感觸的一段話,
其餘還有『很多人做事情前,都不會問:「我應該這樣做嗎?」。』,
而是常常在事後反問別人,『我這樣有錯嗎?』,
在心態上完全沒有先檢討自己反而反省他人。
以及『說話上的快感,常常造成事後極大的後悔感。』,
有沒有試過在很生氣的時候對著某人大聲咆嘯,
那時候所感到的感觸是無可比擬的,
可是是不是在罵出不好聽的字眼,或是抒發情緒時,
考慮到別人的心情,(男女朋友也是一樣阿。)
替別人多想一時,不要因為逞口舌之快而傷害對方,
會造成無可比擬的傷口。
而且老師認為因為冷戰而失去的朋友最為可惜。
冷戰只是雙方都拉不下臉來互相道歉,
或是面對問題把事情解開,就這樣為了面子而僵在那裡,
為了這樣失去了朋友值得嗎?
不過老師也看穿很多人的心理,也許你們認為失去一兩個朋友不要緊,
可是這樣問題沒有解決,而且在後來會感到後悔。
此時我們正在血氣方剛之時,要更圓融的處世。
(是相當不必要的言行舉止,可能現在只有國高中生還會吧。)

老師也進一步提到關於如何圓融的處世,其實就是很簡單的修身而已。
修養自己也是無止盡的一條路,其實修身一點也不難,
就只是每天反省每件事自己是不是有處理不當,說錯話等。
要做到能讓自己每天都過得心安理得,就是修身。
而且約束自己是相當重要的一件事情,
現在很多人昧著良心做事,一但和權利碰上身就開始濫用支持他的人,
或是擁有的權力濫用信任,這都要靠約束自己來達成。
(我認為最好的方式就是不要去碰這些東西,權力、金錢,使人腐化。)
不過這些道理誰都知道,
可是一但坐到那個位子,就會開始無法發現的濫用信任,
因為人們都有一個盲點,以為自己可以約束的住自己,
但事實上要約束自己真的是要有很大的毅力和無我的心境。
這些大概是上禮拜老師講的比較重要的一些話,
關於這禮拜的,最大的話題是成見。
每個人多多少少都會有一些成見,我們要能更客觀以第三者的角度去看事情,
才能把一件事情或是一個人做合理的分析。提醒自己不要過於主觀。

最後,這些大概是兩個禮拜,盧心懋老師討論的比較多的議題,
因為剛好講到左傳中『趙盾弒君』的部份,因此稍微提出部份見解跟我們分享。
左傳期末考的範圍很多,我實在不太認為有辦法上的完。
也希望阿懋單元下個禮拜還能夠再繼續,大概是這樣。以上。


宣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