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蘭北方,Airport Malpensa,
蓄長髮的女人在櫃台前哭泣著,
往倫敦去的飛機滿了,我幾乎想把位置讓給她了,
而那個有點晚娘面孔的胖女人海關,
翻著他的護照說:先生,先生,
你的VISA已經過期了吧!他沒有了什麼特別的情緒,
只說,我是要回倫敦去再回我的老家的。
航班116,他大概是唯一的東方人,
我攤開本子,胡亂地寫著,
靠窗的拉丁人好奇地偷看著他的筆記,
我心裡想:不信你看得懂!
而窗外的阿爾卑斯山已經鋪上了初秋的第一道雪,
像,對像糖粉末麵包,
像極了早餐配黑咖啡吃的糖粉末牛角麵包。
啊!他想這是法國了吧!
於是呢!就寫了一封信給一個沒有見過面的朋友,
就叫他,就叫他「尚皮耶」好了。
Chaco, Milano, Chaco, Milano.
"尚皮耶"他在紙上寫著
『voyage, voyage, voyage.』
『生命的旅程,沒有來的,都是去的,而生命的旅程,真的是有趣啊!』
『有喜,有悲,也恨,也有愛,生命的旅程,真是有趣啊!』

文:陳昇。OT:Airport Malpensa。

這歌詞裡是這樣說著的吧,沒有什麼是好的、是壞的。
用很平淡的心情去過著這個每一天阿。
從倫敦到米蘭這個城市,其實人們都想逃脫自己的身體。
奇怪的是為什麼沒有人再說話了?我淡淡的想著,
看著飛機窗外因為氣壓關係而變形的雲朵,
儘管你已經離開我的世界很久了還是會寂寞著的吧。
所以飛過換日線時只想能追回一天是一天,
徜徉在我的懷抱裡吧你曾經說過,
結果現在是哪個女人在妳的懷抱裡呢?
其實現實生活是這樣的,對於感情也不要太過認真,
因為悲傷是一時的、快樂一時的、感動一時的。
不過這樣卻也構成了人生最基本的旅程,所以人生才會有趣阿。
我說。儘管這樣一點說服力也沒有,看著窗外的女人想。
她拿起國際衛星電話,很簡單的按下了三個按鈕,
期望聽到話筒那邊傳來的聲音,
然後她要告訴她他的名字,但是話筒那邊依然無聲。

文:陳。小叮

人生的旅途沒有來,都是去的,
窗外的雪,映在斜陽裡非常地好看,
拉丁人再也忍不住了,他笑著問說:「這是中國字嗎?」
他說:「Yap!」
他又問說:「中國字是從左邊寫到右邊的嗎?」
他就笑了,表演給他看說:「這邊寫過來也可以;那邊寫過來也可以;
從上面寫下來也可以;從下面寫上去也可以。」拉丁人嚇壞了。
他很開心,因為見到了剛巧在櫃台上哭泣的女人,她也上了飛機,
就坐在斜對角上,看起來平靜了許多。
還跟空服員要了咖啡喝,
他就在本子裡面寫著:voyage, voyage.
生命的旅程,真是有趣啊!

文:陳昇。OT:Voyage。

從米蘭到了倫敦之後,我開始懷念Airport Malpensa的味道,
除了時尚之外還有一點點的思念沉澱,妳說著。或者她說著。
受傷的是男人女人都已經不重要了,因為都經過了,
這種時候還有那種時候都會是特別的日子,對於任何人來說,
我不知道生命的旅程會不會很有趣,我只知道我在這幾年內開心了幾次,
誰在這幾年開心了幾次,誰又在這幾年認真的哭了一次,
為什麼哭泣就代表軟弱呢?女人問著,不是所有人都喜歡看到笑臉阿,
所有的晴天也不見得會是好事,偶爾也想讓自己淋點雨,雷陣雨,或者一場雪。
我拿起最後一張登機證撕掉後丟在垃圾桶的不可燃,
拿著唯一的一件行李往抵境大廳快步的走,
包圍我的不是記者媒體或是瘋狂歌迷,只是寂寞而已,
只是你而已。女人想著。
拿起手機特意把語言也改成了英文,卻在手機裡迷了路,
奇異的液晶螢幕沒有顯示來電訊息,這裡是倫敦阿,我說。
最後她還是按下了那三個號碼,卻在聽到,妳要查詢哪位電話時,
怔怔流下了倫敦第一滴淚來,我愛你,我愛妳。她說。

文:陳。小叮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宣輔 的頭像
宣輔

沒關係是宣輔啊!

宣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