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kyo Tower的夜景。)


從以前開始就是想到什麼就會立刻想去做的那種個性,
這種個性不太適合社會生存,所以隨著年紀越大就像河裡的石頭一樣,
經過沖刷和激流之後會漸漸變得圓滑很多,變成了我以前最不喜歡的樣子,
可是並不是說這個樣子不好,只是說懂得生存了,懂得遊戲規則了,
所以不論做些什麼,想要做什麼之前,就會考慮再三,摸摸自己的腦袋,
衡量利益得失,對未來會做個長遠規劃以及思考跟隨流行的現實性。
就是因為這種必須要考慮再三的個性,讓我寫這次的小說非常的順手,
雖然說已經是考期末考之前就有構想的題材了,
不過真正寫完則是這兩天的事情,感覺這次的暑假還沒有玩到什麼,
最有意義的事情就是唸書和打論文,晚上有靈感的時候寫小說,
這樣開學的時候就能替自己拿到一些獎賞,可以過個聖誕節和跨年,
就是因為想了這麼多才去行動,就會覺得自己實在囉哩囉說跟個女人一樣,
不過總之很順利,小說的初步完成了,再來就是把句子弄順加點象徵,
事實上要寫出完整的故事不難,後來一再順稿的工作是最累人的了,
而且一旦熟悉了自己的稿子,就會把錯誤的東西(句子、字或者典故)當成正確的,
那樣就會相當糟糕。不過總之,總算是完成第一步了。我想我就是這樣,
對喜歡的東西實在無法放手。我想我一輩子都不會放棄寫小說吧。
就是在這樣的心情之下,讓我覺得「好想去東京喔」。
不是下個禮拜不是下個月底,而是明天就能讓我飛到羽田機場的心情。
事實上我去過東京四次了,只是每次回想起那裡的街景和味道的時候,
就會覺得適得其所,更別說在夜晚眺望東京鐵塔的高影了,
我自己對東京的感覺究竟是從何而來自己也不知道,
我也曾經深深想過,是浦島太郎嗎、是村上春樹嗎、是木村拓哉嗎?
不知道,也許我只是喜歡那裡的空氣而已。雖然也是像台北一樣帶著灰色的城市空氣,
但是我對東京的喜歡就像是喜歡這個城市內部本身的骯髒一樣,
但是我不喜歡台北這個城市本身內部裡面的骯髒,雖然說我生活在這裡,
出生在這裡,但就心情的本質上來講,就像是遊子在外的心情一般。
不過我的日文很差,只會隨口講上一兩句,高中上過日語課卻連五十音都懶得背,
「好好寫漢字就好了,這些像蚯蚓一般的線條到底是什麼阿。」所以我的日文很差,
我喜歡東京、喜歡日劇、喜歡日本人寫的小說不代表我就是哈日族,
哈日族是說那些瘋狂喜愛日本文化的人們,但是對於文化這種東西,
本來就是有優缺點的,當然也可以把每種文化的缺點都視而不見,
就像是我說過的,「人身上本來就充滿了那些骯髒的洞,特地去翻開一點意義也沒有。」
因此我把那些缺點都看成是警惕,就像是台灣人對於自己總是悲情的意識一般,
總有一天會隨著達爾文的演化論漸漸的消逝而去吧,
所以我喜歡東京,但對於日本的一切卻相當的客觀,只是覺得這個民族,
在科技方面和對自己的要求方面,總是不希望輸給別人。
這樣再重新品嚐自己喜歡東京的心情之後,就覺得一定要馬上過去才行。
可是,仔細用現在經過激流沖洗的個性去思考,完全不可能嘛!
所以對於這樣的心情,只好寄託在【東京鐵塔-老媽和我,有時還有老爸】一書中了,
實在是相當感人的一本書,而且,我還有的是時間。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宣輔 的頭像
宣輔

沒關係是宣輔啊!

宣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