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說入睡的時候在腦中打轉的是「漢文有道恩猶薄」,
醒來的時候手上握著的是柳宗元的<梓人傳>,
這是不是代表今天應該會是期末考的第一天。
仍然是大好的晴天所以整個心情已經在暑假那一端,
還有計算世足賽的球員個人進球數。
其實要背好一首詩並不會太困難,困難的事不會太多,
但偏偏都會擠在這個禮拜的時候發生。
假如能捨棄氣象預報的警告不管那雨衣也就不需要,
因為這種天氣適合坐在珍珠奶茶舖外面喝仙草奶凍加珍珠,
還有不斷嘀咕懷古詩與詠史詩有什麼異同也跟我沒關係,
就像當我看到歷代文選的考題時一樣的無所適從,
所謂困難的事不會太多,而且絕對不會發生在歷代文選的考題上。
只是當我寫完答案卷出來跟萱穎說再見之後看到那山的那邊的烏雲,
就覺得以小金旺奔跑的速度我絕對會在到三重之前就被攻陷。
最後幸好是在我騎上了台北橋之後才下雨,
有時候當自己以為正逃離黑暗的同時,卻正好向黑暗的懷裡撲過去,
我想起考歷代文選時坐在我前面的女生他的細肩帶是藍色的,
考詩選坐在我左邊的女生穿橘色的converse,大概有一百七十八公分左右。
有時候觀察人變成了在等待考試之間唯一的樂趣。
不過別忘了有時候要看看鏡子裡的自己才是重要的。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宣輔 的頭像
宣輔

沒關係是宣輔啊!

宣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