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5400.JPG

 

 

現在,我要回家,回到自己熟悉的家中,
拋開印度刻印在我內心的溫度,
然後,我要緊緊擁抱每一個人。
對他們說:「我回來了。」

 

 


  透明玻璃的自動門慢了半拍,緩緩從兩旁開啟,未經上油的軌道發出扭曲到驚人的聲響。踏出航廈的瞬間,可以感覺到窒悶的空氣迅速全擄獲自己的肌膚。即使是二月中旬的低溫,仍舊感覺得到明顯的黏膩氣息,不用多久氣管內就會塞進過多車輛排放的氣體。此時,意識到自己又回到熟悉的土地。
  步出航廈、搭上客運的同時,自己跟印度之間有一段快速消逝的距離,卻又滋生一股難以言喻的情感,酸澀到難以對誰言說。
  巴士離開航廈,開上高速道路,沒有多久就進入山區的範疇,就像把出發日那天的景象倒帶,霧籠罩而來。沒有徵兆、沒有預兆的霧氣。乘客們的呼吸,將車內玻璃也籠罩上一層薄霧,現實的道路又再度模糊起來。我知道自己就要從迷幻般的霧之國度,回到再熟悉不過的溫暖家中。

 

IMG_4921.JPG


  即使,知道自己日後可能會毫不留情的批判印度,或者印度人的民族性:關於欺騙、貧窮與髒亂。但是,每次批判的同時,內在卻會產生一股矛盾之感,就像印度本身存在的矛盾一樣。我發自內心討厭名為「印度」這個國家嗎?還是因為這個國家太貼近於「現實」,而讓自己迴避正視的眼光呢?到現在,我還是找不到答案。
  這就是酸澀到難以對誰言說的情感。
  經過捨棄人工的收費站時,想起回程的飛行上,每一個乘客都顯露出難以遮掩的一絲疲憊,逸勳兄弟二人甚至全程都在假寐,他們在夢中告別逐漸遙遠的印度。
  降落浦東國際機場,機外的寒冷瞬間凍結疲倦的意識,候機室內我們各自窩在一張座椅上,完成屬於自己旅行的記事。除了旁邊一組家庭的談話聲外,室內顯得有點空蕩、寂寥,對比去程深夜,有一群歐美模樣的年輕人,彈奏吉他、席地而坐歌唱的景象比起來,確實顯得寂寞許多。彷彿是歷經一場前往永無島的冒險,回到床鋪才發現我們終究還是會長大的少年。
  車行就快要下高速道路,有一個明顯的出口指示牌,那是即將抵達市區的標識。現在,暫時性關上自己的意識、關上印度強烈來襲的情感後遺症。現在,我要回家,回到自己熟悉的家中,拋開印度刻印在我內心的溫度,然後,我要緊緊擁抱每一個人,對他們說:「我回來了。」

 

IMG_5870.JPG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宣輔 的頭像
宣輔

沒關係是宣輔啊!

宣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