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6969.JPG

 

 

 

 

「二十盧比。」單薄的茶販子說。
「不可能,我剛剛在前面問到是十盧比一杯。」
擺出堅決的表情,讓他理解自己不是單純的觀光客很重要。
「要就五盧比一杯。」不等他接話,我立刻說。

 


  沒想到回到德里這麼令人安心,加上飯店的裝潢、清潔度都比第一天要來得好上許多,自然而然就熟睡到十點左右,要不是免費早餐十點半就要結束,或許我們就會睡到近午時分。
  飯店的早餐沒什麼值得褒獎之處,倒是自己無意識間,喝下三杯「Chai」這樣的聲調似漢語的「茶」,而不是英國廣為宣傳的「Tea」,頗耐人尋味。印度茶色澤看來像是奶茶,畢竟是用熱牛奶來沖泡,有趣的是牛奶氣息不重,這點深得我心。對印度茶,每個人可以選擇加糖或不加糖,糖放下去,就是奶茶的口感;不放糖,茶的滋味就會相對濃厚。
  稍微梳洗過後,決定前往新德里車站對面的市集。

 

IMG_6868.JPG

IMG_6872.JPG

 

重返大街

  多虧有遇到莎莉,這才知道車站外的市集往裡面走,能夠找到真正的背包客大街。
  搭著嘟嘟車,到郵局先買郵票,緊接著來到新德里車站,德里幾乎以另一種面貌再度出現眼前。原本混亂不堪的市集,這次看來不僅整齊又有秩序。
  背包客大街上有很多的民宿、旅遊諮詢處、兌幣所以及販售玲瑯滿目的紀念品小舖。例如,曾經在水上宮殿、阿格拉看到的縷空石雕大象,這裡的款式更齊全。除此之外,仿舊的煤油燈、動物模樣的木雕或是傳統的面具、樂器都一應俱全。如果要找適合印度形象的紀念物,到背包客大街準沒錯。
  在這裡,唯一的缺點是價格很硬,不太能夠殺價。但是,轉念一想,大街上的商品都已經算是低價,有時候殺價真的會很心虛。
  閒逛的時候,很順手替自己帶了一個木製的線香盒,配上去年在京都東寺市集選到的線香,相信會有很好的效果。另外,有一隻貓咪的木雕同樣吸引住視線,做工還算精緻,跟著挑上數隻木雕大象的鑰匙圈,當作簡單的伴手禮。
  午後兩點,對逛街的感覺開始厭倦時,三人回到市集入口,攔下一台嘟嘟車往印度門前進。

 

IMG_6892.JPG

IMG_6894.JPG

IMG_6898.JPG

IMG_6900.JPG

IMG_6907.JPG

IMG_6913.JPG


  這座紀念第一次世界大戰死去的印度裔士兵之門,面對直通總統府的國王大道,周圍是寬廣的綠地、舒適的步道,相當適合散步。不同於歐洲各地的凱旋門,主要是慶祝戰勝的喜悅,印度門建造為的是紀念亡者,顯得更有歷史沉靜之感。
  「看起來,要比巴黎的凱旋門還要雄偉許多。」站在底下,抬頭望著刻滿姓名的印度門外磚,我喃喃說著。
  「真的嗎?」怡銘問。
  「嗯,真的要大上許多。」搜尋過記憶後,自己肯定說出。
  三人很享受在這裡的時光,唯一要顧慮是兜售的販子很多,傳統零食、氣球、玩具、印度茶或是手環等,每個皮膚黝黑的印度人,都在伺機推銷商品。
  當我們閒坐草坪,望著夕陽漸漸繞下印度門時.逸勳就拗不過一個十歲少女的空洞眼神,讓她製作了四條繩鍊。當她說出自己的歲數時,想起少女與寬寬同歲,就不禁感嘆起命運的安排。若是在印度的第二天,沒有直面過令人痛苦的景象,可能任誰都會無法承受命運的重量。其實,能夠理解逸勳「刻意」被欺騙的選擇,畢竟在印度,命運都是赤裸裸、血淋淋地躺在面前。

 

IMG_6923.JPG

IMG_6931.JPG

IMG_6943.JPG

IMG_6960.JPG

IMG_6976.JPG

IMG_6980.JPG

IMG_6982.JPG


  通過印度門旁不久,看見有許多販售印度茶的攤子,自己莫名忽然茶癮就上來,於是決定來嘗試自己喊價。首先,隨機跟一位茶販子搭話,問到印度茶一杯(普遍試喝紙杯的尺寸)要多少錢。
  「十盧比。」對方說。
  我搖搖頭走開,茶販子立刻追上來,追問不然要開價多少?八盧比、七盧比。
  「五盧比,一杯。」我說。他稍微頓了一下,露出想要說「好」的嘴型,想一想又說算了。這一下,大概就可以摸透印度茶一杯的底價是多少盧比。
  稍微晃了一圈,自己發現有一個落單的茶販子,於是我就刻意靠近他,詢問一杯印度茶的價格。
  「二十盧比。」單薄的茶販子說。
  「不可能,我剛剛在前面問到是十盧比一杯。」擺出堅決的表情,讓他理解自己不是單純的觀光客很重要。
  「要就五盧比一杯。」不等他接話,我立刻說。
  當下,茶販子就被自己的氣勢給震懾住。他無奈地搖搖頭,咕噥著「好吧」,立刻遞上一杯用熱牛奶沖泡的印度茶。我開心地接過,沒想到卻發現自己身上沒有五塊盧比的零錢,真是很大的失誤。
  「找錢。」沒辦法,硬著頭皮拿給茶販子十塊盧比。想當然,他完全沒有找錢的意思。
  「沒關係,十塊盧比,兩杯。」我依舊強硬著說,回到草坪上看少女幫逸勳編織手鍊。
  等到喝完一杯,那個茶販子還站在不遠處。這下,當然換自己大顯身手。我拿著紙杯上前,跟他要剩下的一杯印度茶。
  「十塊盧比,兩杯。」依舊保持語氣強硬地說。
  「不、不。」茶販子想耍賴,可是他眼神已經透露出還記得我,附近又沒有人可以支援他。
  「沒有經過太久,我還記得。十塊盧比,兩杯。」說完這句話,他的表情就更無奈了,很不情願幫我加了熱牛奶。看著白色的牛奶浸泡過茶包,逐漸染上深褐色的模樣,內心洋溢著莫名的喜悅。初次發現,在印度是可以這麼自在。
  奇怪的是,第二杯印度茶下肚,感覺剛才短暫的喜悅已經煙消雲散。就算領悟到生活於印度的技巧,卻深刻覺得有一股厭惡之情油然而生。不知道是否對這樣的印度生活,有道難以參透的鴻溝。

 

IMG_6975.JPG

 

金碧輝煌與戒備森嚴

  趁著夕陽完全沉落之前,搭著嘟嘟車橫越亞穆納河道,來到河畔旁的阿克薩達姆神廟神廟。
  這間神廟為印度教的信仰中心,自然也是印度人的信仰中心,神廟內部不准攜帶任何電子用品,包括行動電話、相機、食物等,安檢非常嚴格,比起機場的海關還要仔細。
  首先,進入神廟要先填寫表格,載明你攜帶的物品有哪些,然後排隊寄物。寄物處不僅要替保存人拍照,還有電腦化表單管理存放物的位置。回頭想,如果神廟把這套系統,拿去全印度普及該有多好,尤其是德里機場。
  把所有東西丟到逸勳的背包,交給寄物處人員後,就可以到安全閘門這個關卡。警衛會把你全身上下摸過一遍,皮帶、手錶都要卸下通過X光機。這樣下來,終於可以一窺神廟的內部。
  這段排隊等待及處理程序的時間,約要一個小時。半途時,怡銘與自己還一度質疑逸勳,為什麼要選擇來這樣麻煩的地方?真的有值得一看的價值嗎?

 

IMG_6990.JPG

IMG_6992.JPG

IMG_6994.JPG

IMG_6996.JPG


  等到我們來到正殿前的廣場,仔細端詳精雕細琢的圓柱、金碧輝煌的穹頂、閃閃發亮的塑像,跟著印度教徒聆聽聖歌與祝福,內心已經感到不可思議。究竟,包括這幢正殿在內,究竟要花多少年時間來設計、打造呢?(答案是五年,對印度人來說真是驚人的有效率)大理石的正殿裡,能夠感覺到一股涼爽的氣息,隨處一看都是工匠藝術的手藝。
  走出正殿,買好水舞秀的票券,水舞秀開始前一個小時就可以依序入場。我們正好趕上一個小時前,拿著票券就往廣場的左側走,期待逸勳讚嘆莫名的水舞秀。
  進場後,迴廊外連接一個更開闊的廣場,眾人圍繞著方形的水池席地而坐。因為進場很早,所以我們幾乎是在最好的位置。
  等待時,逸勳買來迷你尺寸的披薩與飲料,三人配著食物,持續聊著生活上的話題、動漫的話題,像是《航海王》的故事進度、《火影忍者》的結局、《獵人》的作者會不會乾脆不畫了之類。話題沒有限制、沒有邊界,傍晚的涼風習習,彷彿是要呼應「美好的時光」一詞,內心覺得平靜而充實。
  等七點一到,照明全都調暗下來,結合雷射、立體光雕及水舞的精彩表演立刻展開。雖然,敘事的主軸圍繞於印度教故事,不過配上露天的環繞音響、精緻動畫,整體表現是很高的水準,可以搬到奧斯卡頒獎典禮、奧運開幕式演出都沒問題。當二十分鐘的表演落幕後,走出廣場時,在販賣部我們各自買了不同口味的冰淇淋,一邊嘗著香甜的滋味,一邊討論起印度最令人印象深刻的景點。沒想到,這座阿克薩達姆神廟,竟然擊敗泰姬瑪哈陵,躍居三人心中的第一名。(第二、三名以積分來看,分別是泰姬瑪哈陵與琥珀堡)
  此時,套一句《哈利波特》系列的名言,來形容目前的狀況,就是:「替新德里加十分!」

 

IMG_6997.JPG

IMG_7006.JPG


  從另一側的出口,連接到對側的寄物處,拿回各自的行李步行至地鐵站,月臺上擠滿要往市中心而去的人們。搖搖晃晃,好不容易回到康諾特廣場,初次發現很多品牌服飾的價格,都相當誘人。逛遊之間,挑上知名牛仔褲品牌的短袖棉質上衣,可惜白色沒有自己的尺寸,只好隔日早上再來取貨。
  隨著店家陸續打烊,三人決定再次造訪速食店,在肯德基與漢堡王之間猶豫一陣,最後選擇後者。沒想到用完餐後,逸勳卻驚覺自己的相機遺失了!三人分頭回原路去找,沒有一間餐廳或服飾店說有拾獲。逸勳回響,最有可能找到的地點是牛仔褲品牌的服飾店,因為他曾經進過試衣間,試穿衣服。可惜,服飾店已經打烊,逸勳樂觀認為明日再來探詢,還會有一絲希望。

 

IMG_7019.JPG

IMG_7021.JPG

IMG_7022.JPG

IMG_7023.JPG

IMG_7026.JPG

IMG_7030.JPG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宣輔 的頭像
宣輔

沒關係是宣輔啊!

宣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