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6263.JPG

 

 

 

再度起身,來到放置電暖器的位置上烘烤身體,
但是回到床上,身體又冷卻下來,
這樣反覆兩次,反倒加深身體的疲憊。

 

 

 

  因腹部疼痛醒來時,約是凌晨兩點,勉強打開床頭櫃的燈光,房間內寂靜無比,距離熟睡至此刻還不到三個小時。
  腦袋像是戴上不合尺寸的安全帽,有點昏沉。
  雖然到夜晚氣溫較低,貼心是齋浦爾的飯店房間有提供電暖器,而自己都會開啟整個晚上,防止自己踢被子被冷醒。儘管如此,醒來的此時,當下的四肢卻冰冷無比。
  原本,還以為是白天的時候吃壞肚子,回想起來,最有可能是在齋格爾堡外,跟小販買的可頌麵包。不過,同樣共享麵包的怡銘,卻毫無大礙熟睡著。沒辦法,只能暫時排除這個選項。
  於是,試著先掙扎起身,到廁所蹲一下,可是沒有太大的收穫,不適感反而更加強烈。
  回到床鋪,試著重返沒有夢的意識深處。翻來覆去好幾分鐘,明明覺得冷,身體卻不斷冒出汗水。再度起身,來到放置電暖器的位置上烘烤身體,但是回到床上,身體又冷卻下來,這樣反覆兩次,反倒加深身體的疲憊。失策的是,身邊竟然沒有一包胃腸藥,更不好意思把熟睡的旅伴拉起來,詢問有沒有攜帶。
  試著轉動腦袋,硬是找著背包內放置的藥袋,忽然間看到幾顆熟悉的圓形藥錠,記得那是止痛藥。帶著灰心的情緒,立刻配水吞下一顆,再度回到被褥。剛開始情況沒有太大的轉變。不知過了多久,疼痛穩定下來,寒冷被驅趕到角落,眼皮漸漸沉重起來,自己又再度進入睡眠的懷抱。

 

IMG_6270.JPG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宣輔 的頭像
宣輔

沒關係是宣輔啊!

宣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