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6162.JPG

 

 

 

「你的前女友就快要死了!」醫生說。
「怎麼會?我該怎麼救她?」男主角一臉委屈樣。
「除非出現適合的心臟捐贈者,否則難逃一死。」
心臟可以這樣隨便移植嗎?

 

 

 

寶萊塢!寶萊塢!寶萊塢!

  離開購物店,阿里詢問我們接下來要去哪裡。逸勳二話不說立刻提到要去王公劇院(Rajmandir Cinema)看電影。
  說到印度的戲劇,最著名的該說是寶來塢電影了吧!從《貧民百萬富翁》到《三個傻瓜》,不僅劇情吸引人心,劇中的歌舞更是讓海外觀眾摸不著頭緒、感到有趣。所以,出發前逸勳就說好,到印度依定要看一場寶萊塢電影。沒想到,竟是在齋浦爾迎接寶萊塢。
  剛開始,阿里摸不著頭緒,以為我們要去王宮劇院附近看看,沒想到我們說出要看電影,讓他有點無奈。
  「要看電影的話,最近的場次是傍晚六點,結束大概是九點,那我們九點在這裡碰面。」在王宮戲院對街下車時,阿里這麼說。
   看著王宮戲院的外觀,沒有特別的想法,感覺很像是拉斯維加斯會出現的建築風格,不知道為什麼逸勳堅持要在王宮戲院看電影。劇院外貼有本期上映的電影海報,看著不同風格的劇照,起初我們還以為有不同類型的片子可以挑選,誰知道印度一個檔期只上映一部電影啊!害我們買票前還戰戰兢兢,沒想到根本就沒得選。
  來到售票口前排隊,原本前面有一對中國夫妻,逸勳有點好奇而詢問對方如何買票的方法。沒想到中國人說鑽石包廂的預約票都售完了,只剩下一般座位的票,所以連一張都沒買。這時,我抬頭看了一下價目表,最高等級的鑽石包廂,不過才四百盧比,等同兩百台幣,普通等級的鑽石包廂是三百盧比,更一般的非包廂座位,各是一百七十和一百二十盧比,對看一場電影而言真是便宜。雖然,有點擔心非包廂的座位會不會髒亂無比,不過既然沒有包廂的票券,那就更深入印度民間一點,選擇一百七十盧比的座位。
  誰知道,這位置根本就是面對螢幕正中央的超棒座位。比起在第二層的遠遠包廂觀賞來說,我們還真是選對了。

 

IMG_6144.JPG

IMG_6148.JPG

IMG_6156.JPG

IMG_6160.JPG

IMG_6163.JPG

 

  在街上繞了一圈,等待進場時間,順帶在劇院旁的小巷,靠著印度女孩的幫助買到兩條牙膏(印度飯店不僅不會附吹風機,就連牙膏都不太會給)。好不容易開始進場時,沒想到不准攜帶外食進入,在小巷內的攤販連同牙膏一起買的洋芋片,被警衛很乾脆就丟到垃圾桶裡。
  原本還有點忿忿不平,怪自己沒有先把零食藏到背包。誰知道推開劇院大門,粉色與金色的絨布牆壁,包裹盞盞華麗吊燈下,映照出牆上的浮雕花瓶。兩旁有旋轉式階梯,透光照明佈滿整面牆壁,發出金色的光芒,不仔細辨認還以為是在皇宮的內部,金碧輝煌。
  而且,這還是劇院的等待大廳而已。
  唯一能讓人回到現實,就是興奮不已的觀眾,還有礙眼的販賣部而已。話雖然此,為了避免飢餓,我們還是買了幾樣點心和洋芋片進場享用。
  時間一到,入口對側的廳院門扇打開,每一扇門上都寫有座位的區域及號碼可供辨識。依序走進影廳,瞬間還以為來到歌劇院或是國家音樂廳,螢幕的尺寸大到不可思議,而且還費心用紅色絨布遮住,影廳內的天花板及兩旁牆壁都有雲彩般的浮雕,分秒都在變化不同的色彩。除此之外,廳內的座椅都可以前後滑動,可以很舒適半躺著看電影。尋找位子時,意外發現是個面對螢幕正中央的座位,由此環視包括二樓在內的範圍,想想至少可以容納千人以上的觀眾。只能說,嘆為觀止。總算明白到,逸勳執著在王公劇院看電影的原因。

 

IMG_6173.JPG

IMG_6188.JPG

IMG_6195.JPG

IMG_6202.JPG

IMG_6215.JPG

IMG_6224.JPG

IMG_6229.JPG

IMG_6231.JPG


  今晚看的片名是《SANAM RE》,下一檔的預告片結束,就立刻播映正片,開場就是一段勁歌熱舞。故事內容描述在孟買某間企業上班的男主角,因為上司很不講理,所以對工作興趣缺缺。接著,男主角遠赴加拿大參加奇怪的宗教聚會時,分別遇到女主角二號及女主角一號。原本男主角與女主角二號打得火熱,還趁對方洗澡潛入女方的房間。誰知道,發現女主角一號之後,男主角回憶起小時候都會走五百步去一位青梅竹馬家玩耍,而女主角一號就是當時的小女孩。更難以置信是,女主角一號搬走以後,住進那間房子竟是女主角二號,印度真小。接著,男主角立刻忘記與女主角二號的天雷地火,轉向對女主角一號勤獻殷勤。
  故事到此,進入電影的中場休息時間,布幕暫時拉下,讓觀眾再度回到販賣部或小便斗前,解決生理需求。
  再度開場,劇情急轉直下,宗教集會結束之後,三人將分道揚鑣,女主角二號知道男主角與女主角一號的戀情,難過到泣不成聲。女主角一號卻不知何故,堅持與男主角分開,斷絕聯繫。回到孟買的男主角,繼續無心在工作上,鎮日都想著女主角一號為什麼要拋棄他。終於,有一日他受不了,決定出發旅行尋找女主角一號,奇怪的是女主角二號竟然願意陪同男主角踏上尋找女主角一號的旅程。總之,兩人好不容易找到女主角一號,女主角一號卻仍不願意告訴男主角分開的原因,只是很泣不成聲請他回去。
  再度回到孟買的男主角,竟止不住火氣,狠狠跟上司吵了一架,結果他不僅沒被開除,還成為公司裡的英雄,讓上司對他唯唯諾諾。不過,男主角自然不會輕易放過女主角一號,他跟蹤觀察女主角一號的一舉一動,發現對方竟然跟一個斯文男親密談話。以男主角的火爆脾氣,自然會趁女主角一號不在時,上前理論一番,沒想到斯文男是女主角一號的主治醫生。
  「你的前女友就快要死了!」醫生這麼對男主角說。
  「怎麼會?我該怎麼救她?」男主角又一臉委屈樣。
  「除非出現適合的心臟捐贈者,否則難逃一死。」心臟可以這樣隨便移植嗎?
  最後,女主角一號經歷過一個大手術,幸運存活下來。活下來以後,當然就可以繼續談戀愛了!所以打電話給男主角,沒想到男主角的電話打不通。
  「該不會是沒繳電話費吧?」女主角當然不會這樣想。
  這次,換女主角一號重新踏上尋找男主角的路程,後來發現男主角竟然自願捐出自己的心臟給女主角,而且兩人的心臟還剛好合適!印度真是太小了。難過一陣子,女主角決定把自己的心跳當作男主角還活著的證明,努力活下去。
  當電影打上結束字樣時,三人都有點傻眼,還以為寶萊塢都該是勵志的喜劇故事不是嗎?那劇院外頭的海報、電影裡的歡樂歌舞是怎麼回事?散場時,帶著點悵然若失之感,好像看了一部很長的音樂愛情故事,拼貼出許多首音樂錄影帶一樣。這次寶萊塢的觀影經驗,雖然劇情上極度灑狗血、布景都是電腦特效,但是歌曲還算好聽、觀眾反應有趣,該算值回票價。
  猶如傳聞,印度人看電影時非常熱鬧,看到養眼清涼的鏡頭、熟識的演員、男主角反抗上司等段落,就會開始吹口哨、大吼大叫(男主角脫衣服的時候,反而很安靜)。對於這樣的反應,自己覺得非常有趣,反而能加深觀影的樂趣,沒有之前想像的嘈雜或髒亂。

 

IMG_6244.JPG

 

瞞天過海

  散場的人潮眾多,從劇院的另一頭離開,走出來就是進場前買牙膏、零食的巷弄。摩托車、汽車和嘟嘟車穿梭在更狹小的巷弄內,喇叭按得震天響,讓人有點煩躁。走到劇院的前方,再看一次亮起霓虹的外觀與電影海報,這時才發現印度一個檔期才上映一部片,而且檔期很短。
  回到王公劇院的對街,等了一會兒才看到阿里的嘟嘟車,我們依序爬上後座,踏上返回飯店的路途。

 

IMG_6253.JPG

 

  來到飯店外頭,車停妥前,帳房怡銘很機靈開始結算阿里的嚮導費用。扣除昨日的訂金五百盧比,再給阿里一千盧比就算付清。沒想到,當怡銘把一千盧比遞給司機時,他卻露出疑惑的神情。
  「還有五百盧比呢?」阿里說。「這裡嚮導的行情是每個人一日收取五百盧比。」
  當下,三人都有點生氣,難道二十四小時前收了訂金,這麼快就忘得一乾二淨了嗎?我們從頭開始跟他解釋,包括從車站到飯店的談話,阿里卻仍然擺出疑惑的面孔。
  「等等,我不是阿里,我是Lucky。」
  當他說出這句話時,全場的人都靜默下來,或許是待在印度最沉靜的時刻。三人ㄧ句話都說不出來,內心的震驚情緒還沒有足夠的反應時間。
  「如果你們有昨日司機的照片,可以拿出來看一下,阿里跟我完全是不同的人。」阿里。不,是Lucky說。
  回過神來,自己馬上叫逸勳拿出相機,開始回溯昨晚的照片。沒想到一看之下,真的是完全不同人。怎麼會?難道我們三個都沒有發現嗎?回想早上九點見面時,司機與逸勳談話的模樣,不僅逸勳沒有察覺到,顧著拍照的自己或是怡銘,都沒有注意到這件事情。
  「我以為他只是刮了鬍子。」逸勳說。「沒想到根本就是不同的人啊!」
  「難怪,早上我就發覺車子的裝飾好像有點不同。」怡銘用力回想到,「我還以為是自己記錯了!」
  「你看,阿里是伊斯蘭教徒,而我是印度教徒。根本就是不同的人,對不對?」Lucky手放胸前,一派自在地說。「所以,你們還要再給我五百盧比。」
  不對,他怎麼會知道阿里是回教徒呢?而且,我們明明上午九點出頭才到飯店外面。照理來說,阿里早該等候在外頭。Lucky自然地迎向前來,順口問說今日的行程怎麼安排,感覺就像是我們跟他有約一樣。唯一知道約定時間,除了阿里以外,就是我們三個人。綜合上述觀點來看,真的很難不聯想:Lucky是不是跟阿里聯手計畫這起詐騙案件。最重要的證據是,Lucky不僅知道約定時間。整日下來,我們「阿里、阿里」叫他,他也都沒有否認自己不是阿里,竟然是到收取費用的時刻,他才說「我是Lucky」。更巧的是,單日三人共一千五百盧比的司機費用,可是我們跟阿里殺價而來,Lucky又怎麼會剛好喊出這樣的價格呢?
  有太多的巧合,指向阿里與Lucky聯手行騙,真相呼之欲出。唯一的失誤,就是我們竟然沒有一開始就認出Lucky不是阿里,讓這套瞞天過海的劇本,演到完美無缺。
  可惜,等到想通這一切,已經是我們回到飯店房間之後。在看完照片之後,我們根本對Lucky的說法無從辯駁。怡銘縱使不願意,還是乖乖從公費掏出五百盧比,交給Lucky。
  這下子,Lucky真的是瀟灑到揚長而去。

 

IMG_6259.JPG


  回頭來看,這次算是被印度人騙得最慘的一次,同時也是得到最多經驗值的一次。這天之後,我們就再也沒有栽在謊言底下,更懂得如何拿捏跟當地人的應對,甚至做好確保措施。後續的旅行,路途上有時候會想起今晚的挫敗,從開始的不甘心,逐漸變成讚嘆對方的高明騙術,這樣的轉變有點耐人尋味。或許,要學習經驗,從教訓中成長,在日常生活裡隨處可見。但是,在旅行的時候,要更坦然地吸取教訓,並且更快速地學到經驗。
  我想,這就是旅行的時候,有時候不好的經驗,不一定會帶給你不好的結果。換個念頭,不好的經驗,學習到的會更為深刻。

宣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