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5371.JPG

 

 


「三十盧比,我真的知道這家飯店在哪裡。」
留有雜亂鬍子的頭巾司機,靠過來用英語說。
「我是穆斯林,絕對不會說謊。」

 

 

 

  耳際還殘留著昨夜巷弄的鼓聲:記憶裡模糊的窗戶外頭,有一群人在牆邊燃起垃圾,另一群人敲著鼓唱歌,不知道是不是印度特有的塔布拉鼓(Tabla),聽起來絕對是一場熱鬧的祭典。配合這樣的鼓聲及遠處的歌聲,回到床鋪上的我就逐漸失去意識。
  似乎,很久沒有感受過所謂熟睡的滋味,就連腦袋都安靜得沒有任何一場夢來顯現。
  時間是早上過十點,輪流梳洗後,把行李打包好,再度上路。
  這次的目標一樣是康諾特廣場。
  跟嘟嘟車講價時,在飯店附近的路邊圍牆旁,看到兩、三名衣衫襤褸的婦孺,母親模樣的纖細婦人躺在薄布覆蓋的地面,婦人懷抱一名嬰孩,臉上積聚著城市與車輛的塵土。兩、三步間隔,小女孩吸吮著手指幾乎要站到車道上,兩眼無神望向天空。這幅景色,任誰看了都會忍不住轉過頭去。但是,現在若不好好凝視這樣的景象,或許就無法接受真正的印度模樣,我想。

 

IMG_5239.JPG

IMG_5241.JPG

 

  來到廣場,主要是造訪怡銘前晚靠著飯店的無線網路,查詢到一間開設於1942年的餐廳──聯合咖啡屋(United Coffee House)。雖然這間咖啡廳的餐點所費不貲,幾乎是我們旅行裡最昂貴的一餐,可是餐點的美味、英式的裝潢、親切的服務,都讓人覺得相對值得。三人共享了雞肉沙拉(淋上濃厚的凱薩醬),嘗到了培根和正統的班尼迪克蛋。
  享受過早午餐的滋味,接下來就要往舊德里車站而去。

 

IMG_5258.JPG

IMG_5267.JPG

IMG_5274.JPG

IMG_5281.JPG

IMG_5287.JPG

IMG_5290.JPG

 

  乘著嘟嘟車到紅堡(Red Fort)下車,稍微繞過外觀以後,就往月光市集的街道而去。據逸勳的說法,不進去紅堡,原因是阿格拉紅堡更為可觀,沒有浪費時間在德里紅堡的必要。月光市集,則是德里最具規模的市集。
  實際上,揹著行囊在市集內穿梭,確實感覺到不同於新德里街道的溫度。人潮的密度更為驚人,小販的叫賣聲與販售的商品更為玲瑯滿目而且有溫度,第一次看到販售紗麗的店鋪、兜售氣球的男子,而且有很驚人的垃圾收集處。市集兩旁都是老舊的建物,不僅有味道更符合傳聞中的印度風情。停下腳步拍照時,巴士上有幾名等待發車的老人,對著鏡頭擺出姿勢,要我替他們攝影,剛開始有點防備,後來看到他們的笑顏還是忍不住按下快門。
  他們很高興被拍攝,而且還用舊式的手機,幫我也拍了照片。雖然,我不知道他們會保留自己的相片多久。

 

IMG_5308.JPG

IMG_5324.JPG

IMG_5333.JPG

Amazing india_7446

 

  快要抵達車站時,經過一排的通訊行,在這裡自己又去詢問Sim卡申辦的方法。這次,本來進行很順利,連身份和照片都黏在申請表格上,中途怡銘卻跟著要申辦一張,老闆為節省麻煩,就拿出用過的黑卡(未經身份確認的私卡),還遊說加值後就能夠無限使用。沒想到,日後在齋浦爾及阿格拉都無法連線上網,唯一能夠使用是自己拿到的Sim卡,但是僅在前往齋浦爾的火車途中能夠使用而已,後來網路也隨之斷線,讓人更懷疑是一場騙局。
  不過,黑卡的風險本來就比較高,倒也怪不得人。
  好不容易來到舊德里車站,這是比新德里車站更有風情的地方,紅磚外牆上如煙囪般的對稱設計,留有殖民時期的英式氣息,簡約中不失繁複的窗花模樣。
  這是第一次搭上印度國鐵,回想出發前在網路上預約訂票的困難以及令人嚮往的長途跨夜臥鋪,讓第一次坐上印度火車的自己振奮不已。
  這次選擇的座位是沒有空調的三人座臥鋪(稱為Sleeper class,簡稱是SL),塑膠皮椅的位子就是三層臥舖的底層,背板上寫有座位號碼,最上層的臥鋪不收,可以拿來放行李,或是累了就能爬到上鋪躺一會兒。平常第二層是收起來,到夜間就寢時才會放下。
  列車上,無論是車廂頂部的舊式電風扇、開關不靈活的車窗或是簡約又充斥異味的廁所,讓人有真正踏上印度鐵道的實感。

 

IMG_5349.JPG

IMG_5352.JPG

IMG_5357.JPG

IMG_5369.JPG

IMG_5377.JPG

IMG_5383.JPG

IMG_5387.JPG

IMG_5399.JPG

 

  列車行駛緩慢,途中經過占地廣闊的貧民窟,沒有列車經過時,鐵軌就是貧窮孩童的遊樂場,破屋外曬著泛黃的被單或破損衣物,每個人都是赤腳踏在土地上。經過一個重要轉乘站時,目睹到印度民眾爭先「爬」上二等車廂的光景,擁有駭人之感又感覺血脈噴張,似乎這就是印度火車該有的樣貌,洋溢冒險氛圍。
  在列車上,跟印度人的交談不多,他們大多不會按照座位號碼入坐,也不在乎跟你肩靠著肩。原本坐在下鋪的西洋人很聰明,列車一開動就爬到上鋪休息,無論下面怎麼擠他都安然無恙。唯一跟三人交談過的是戴著眼鏡的電腦工程師,他說要到外地去出差,看起來斯文有禮,就是話少了點。
  這時,我們還沒感受到印度火車的醍醐味,而是要到日後才真正體驗。

 

IMG_5402.JPG

IMG_5410.JPG

IMG_5413.JPG

IMG_5441.JPG

 

  剛走出車站外,就被好幾位嘟嘟車司機給糾纏住。說出飯店的名稱後,眾人紛紛開口喊價,有點像是競標拍賣會。不同之處在於,價格是愈喊愈低。本來最低談到三十盧比,忽然之間,有一名纖瘦黝黑的司機跳出來,提出破壞行情的二十盧比,有幾名司機走開,而原本提出三十盧比、綁著頭巾的司機則是有點生氣,瞪了對方一眼,兩人隨後展開激烈的辯論。看著自己主導的拍賣會愈演愈烈,不僅覺得有趣,還帶著看好戲的心態,想知道後續會是如何。結果,黝黑的司機嘴巴敗下陣來。
  「三十盧比,我真的知道這家飯店在哪裡。」留有雜亂鬍子的頭巾司機,用獲勝的驕傲表情,靠過來用英語說
  後來,我就選擇這位叫阿里的司機,前往飯店。
  剛開始,逸勳覺得是司機阿里的面目兇惡,所以我才沒有選擇喊價較低的司機。事實上,自己是顧忌黝黑司機低於行情的價格,可能另藏有不可知的陷阱而已。對我而言,這些嘟嘟車司機面目都相同,而且難以溝通。
  把我們帶上車的阿里,沒有立刻啟動引擎,反而從駕駛座回過頭,開始說明,他可以整日能夠帶我們參觀齋浦爾的景點,每個人僅收取五百盧比。這個司機還有一本專屬的筆記本,讓他服務過的旅客留下評語,其中也不乏有書寫中文的旅人,看來評價不壞。因此,就說定明日早上九時(阿里本來堅持十點,逸勳強調九點出發較為合適)來旅館外頭等候。
  「我是穆斯林,絕對不會說謊。」到達旅館下車時,阿里再次強調,給了我們電話、要求我們拍攝他的照片,並且預先收了五百盧比訂金,隨後才離去。
  飯店的格局很好,我們的房間不僅有陽台,還有獨立的單人間,充斥印度特有的繽紛色彩及掛畫,中庭的泳池反射著每一個房間的光線,顯得水波粼粼。趁著餐廳打烊前,我們前往享用遲來的晚餐,遇見一對來自中國的年輕夫妻。稍微談了幾句,妻子似乎對印度有獨特的好感,讚美不少當地的風情及人文,可惜對自己來說沒有太多共鳴,反而想像著房間床鋪的柔軟程度。

 

IMG_5465.JPG

IMG_5466.JPG

IMG_5473.JPG

IMG_5474.JPG

IMG_5480.JPG

IMG_5500.JPG

IMG_5518.JPG

 

宣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