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2504.JPG 

(彷彿是為彌補三年前沒看到那石疊街弄的遺憾,內心盡是想親眼目睹東京下町氣息與挽留住時光的神樂坂。)

 

IMG_2527.JPG

(在快要回到善國寺前的神樂坂時,有一隻毛色黑白相間的貓兒,慵懶地躺臥在電線桿旁,曬著溫暖的太陽。)

 

IMG_2463.JPG

(不知何時起,神樂坂開始有東京小法國之稱,除上次看過的日法學院外,就是異國料理餐廳較多了些而已。)

 

 

 

或者說我從旅行得到的最大收穫,應該是走到哪裡都能存活的自信吧!
不管到什麼地方、處於什麼樣的狀況下,
自己都能好好活下去的自信。
同時,我也失去了重要的東西──那種自己走到哪裡都能存活的想法,
會轉變成自己不管身在何處,
都會產生「這裡該不會只是寄身之所吧」的想法。
──澤木耕太郎.《深夜特急 最終回 旅行的力量》

 

 

 

通道頂端交錯縱橫的綠色管道,宛如是樹延伸的根,就算那根該是褐色,倒是讓水泥鋼筋的背景點綴些綠意。
縱使乍看之下有點像是血脈,或是綠色織網,不過內心卻相當喜歡飯田橋駅這樣的設計,凝視間就有想像力。
這是在東京的最後一個早晨,把握住剩有的時間,收拾好房間、將行李寄放於旅館前臺,此刻正離開地鐵站。
耀眼的光線使人瞇起雙眼,按圖索驥經過行人天橋,整個街道彷彿瞬間形成白色空間,看不清楚行人的表情。
等到視線裡收納進原木色彩濃厚的房屋,印象裡是外堀通與早稻田通交叉點的星巴克咖啡,向右就是神樂坂。
根據三年前的記憶,那時候是從神樂坂駅的「坂上」漫步至「坂下」,經過外堀通沿著河岸往日法學院參觀。
這次的路線正好相反,從外堀通的坂下朝坂上而行,儘管是坡道,但是這樣反而讓熟悉的神樂坂有不同面貌。


彷彿是為彌補三年前沒有看到狹窄石疊街道的遺憾,內心都是想目睹代表東京下町氣息與過往時光的神樂坂。

 

IMG_2419.JPG

IMG_2537.JPG

IMG_2425.JPG

IMG_2427.JPG

IMG_2429.JPG

IMG_2433.JPG

IMG_2435.JPG

IMG_2437.JPG

IMG_2438.JPG

 

途經不二家、Baskin Robbins冰淇淋,無意間瞥到販售沖繩麵的麵屋,尚未到達善國寺前,就轉進巷弄裡,
剛開始,還不太找得到方向,巷子裡彷彿擺脫掉現代的氣息,充斥靜謐的無聲,有時道路寬度僅容兩人並行。
經過尋找,當巷子的輪廓逐漸清晰,眼前就是旅館「和可菜」著名的深色圍牆與白色招牌,就像是穿越時間,
眼前多次出現在廣告或電視劇裡的景致,總算在第二次造訪神樂坂時親睹,當下的悸動不少於初登東京鐵塔。
掛上「仕度中」(營業中)的和可菜,側門堆有米糠或酒糟用的木桶,正門前緊閉的日式門扉下,放有粗鹽。
門扉前的石疊階梯、門扉後的精緻前庭,把時光濃縮於狹窄的巷,不斷推進地僅有人們衰老的面容,非時間,
站立圍牆與石疊街道之間,想像踏過這段道路的鞋跟節奏,豁然發覺,沉浸於時間之中,尋求僅是片刻靜止。


稍微再往前一點,兩旁生長於矮牆上的濃密植栽遮蔽住房屋的樣貌,狹窄的巷弄被石疊階梯佔據成灰色坡道。

 

IMG_2445.JPG

IMG_2448.JPG

IMG_2449.JPG

IMG_2458.JPG

IMG_2461.JPG

IMG_2462.JPG

IMG_2464.JPG

IMG_2468.JPG

IMG_2474.JPG

IMG_2476.JPG

IMG_2478.JPG

IMG_2491.JPG

IMG_2497.JPG

IMG_2501.JPG  

 

就在快要回到善國寺前的神樂坂道時,有一隻毛色黑白相間的貓兒,慵懶地躺臥在電線桿旁,曬著溫暖太陽。
那隻貓咪的鼻尖、腹部以及四肢都是純白的色塊,看起來彷彿穿上衣服般,年紀看起來不小,舉止緩慢成熟。
倒是貓似乎很習慣人們的氣息與舉止,接近時完全沒有抗拒或畏懼的跡象,任憑自己的手來回撫摸牠的後頸,
不知道是不是前幾日有下雨的關係,貓咪就是賴在有光線的地方不走,直到有一隻散步的狗經過,兩人吵架,
互相用聲音威嚇之間,狗悻悻然被主人牽著離去,貓咪以得意的姿態與輕靈的腳步跳上矮牆,搖著尾巴離去。
回到神樂坂上,手上還留有貓兒身體溫暖的感受,陽光灑落在身上十分舒適,覺得內心好像又再度充滿能量。

 

IMG_2513.JPG

IMG_2514.JPG

IMG_2517.JPG

IMG_2520.JPG

IMG_2524.JPG

IMG_2528.JPG

IMG_2531.JPG

  

 

宣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