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次來到關西的2009年最後一晚,我們站在道頓堀的涼爽夏夜中,傾聽素人歌手的演唱。)

 


(隔年初春的最後一晚,我們在不打烊的TSUTAYA星巴克流連,翻閱著書店內的雜誌和書籍。)

 


(同年秋季的最後一晚,我們在京都租來的公寓內製作壽喜燒,享用當地的食材,懷著濃厚的離愁。)

 

 

「闔上你的眼睛,那你就會看到更多。」──Jack Kerouac.《達摩浪者.The Dharma Bums

 

 

唯有流連在心齋橋的街道時,會令人一再想起關於此地的諸多記憶,就連細節都清晰無比。

自己不是個很喜歡熱鬧地方的人,可是這裡的嘈雜有種難以言說的特質,跟新宿的氣氛不同,

這裡每一個人的臉上都是帶有表情──不論是愉悅、煩躁或者是等待,都是表現於外在的情緒,

如果我們被壓抑的情感有暫時喘息的空間,或許就屬於心齋橋這樣,保有自然一面和方便的機能,

基於這樣的原因,或許才是我每年回到關西,都不得不在大阪停留的原因,想找回城市的一些可能。

 

我是個都市的孩子,卻無法接受現代化的一切,想要找尋自然與人類共存的可能。

 



 

離開日本前的最後一晚,我們痛快地在心齋橋購物,把該準備的伴手禮和自己想要的東西買齊,

特別是在食倒太郎的名產店內,有「京都戀人」、「大阪戀人」這種惡搞北海道「白色戀人」的產品,

當然,東京的名物「東京香蕉」,在這裡也變成了「大阪香蕉」,非常有趣,而且味道不在話下。

雖然,超級大包裝的固力果巧克力棒相當吸引我,但是考慮行囊的空間,就改成記事本和原子筆。

待到傍晚時分,逛到有一種腿跟腳都不是自己的錯覺,我選擇四年前初次來到道頓堀的餐廳──

 

くれおーる(kureo-ru的官方網站http://creo-ru.com/index2.html

 

 

 

 

 

還記得2009年來的時候,くれおーる是要排隊等候的,還好店內的裝潢和座位都沒有改變,

我們被導引到座位上,各自點了不同口味的大阪燒(或者該稱之為什錦燒)還有可爾必思,

看著牆上貼的宣傳海報,自己就被「激安」的便宜價格和圖片上的金黃色澤給吸引,點了一杯啤酒。

隔壁座位單獨用餐的西洋人,無聊的跟我們說起話來,甚至互相舉杯,直接喝掉一半的份量,

儘管,在くれおーる的大阪燒,是不用自己親手製作,少了一點手作的樂趣,但仍舊很美味。

 

來到道頓堀的時候,除了吃到飽燒肉,不妨也來嘗試看看正統的什錦燒。

 

 

 

文章標籤

宣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