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我沒有這麼反社會、反節日,該收的禮物還是會收、該吃的飯還是會吃、該親的人還是會親,多入世。)


(人,原來在花錢的時候跟賺錢的時候是成反比的,可是心情的愉悅度是大於賺錢的。)


(從手寫日記、桌上電腦到智慧型手機,科技產品一直改變我們的書寫習慣,錯字也延綿不絕,這是聖誕快樂。)


沒有聖誕節,歲末還是感恩祝福的季節。


回顧。人從有了計算時間的方法以來,回想就有了刻度,這刻度以年劃分、以月間隔,讓人染上回顧的惡習。
人的記憶是很善忘的,再次度過可能的末日,以為迎接了新的生命,是不切實際的,看看1997、1999就知道。
我們不是非要在時間上較真、生命上昇華,能夠活得盡興,就算迎接了末日,也應該集體歡欣和鼓舞。
有人問我:「如果末日,只剩下一天時間,我會作什麼?」我想,我可能就安分守己的照常過完一天。
或者,搶了銀行,把所有美金、日圓、英鎊、新臺幣通通燒了丟棄海水之中,在沙灘上靜靜等待末日來臨。


因為,無論是平實或瘋狂的本質,那都是真正的自己,我一概不能捨棄。





回顧。每一年都會發生許多的事情、每一年都會有許多的喜怒哀樂,回顧如何作到篩選重要性的記憶,很難。
印象深刻的關鍵詞:東京、京都、教學、伴手禮、西西。旅遊、工作各佔一半,然後是感情,都是一些好的。
壞事也有,而且多數都是從好的事情而來,所謂單純的好事並不存在、單純的壞事也不存在是一樣的意思。
因為有教學的機會,而被系主任為難;因為換了工作,所以遇到討厭的主管;因為有了感情,所以失去了自由。
曾經,我會在不好的事情上面迷失,沒有例外的感受到悲傷和沮喪、也想過放棄,但渴望平實的我卻沒這麼做。
因為,系主任的為難,讓我看見學生的溫暖;因為挑剔的主管,看見關心我的同事;因為失去的那一點自由,


我看見愛。





前幾天,在學校收到了一張匿名的卡片。卡片附著一隻小熊、小熊拿著棒棒糖,卡片上用英文寫著:聖誕快樂。
隔天,郵差送達了一份包裹,好久不見的朋友,把一份心意、一個實用的愛迪達護照套送給了我。
大學的朋友,邀請我去參加他精心籌備的戲劇;一個許久沒聯絡的朋友,打了一通電話給我,關心近況。
西西為我精心準備了禮物和卡片、我也精心準備了禮物和卡片,等著交換,實在是很期待。
雖然遇到壞的事情會感覺到失落、沮喪,可是朋友的關心、無名之人的慰問總讓人感受到溫暖。
我始終相信:傷害我的人,會帶來保護我的人、虛偽總是能夠突顯誠懇。所以我要感謝朋友,更應該,


感謝傷害我的、令我難過的人。








回顧。實在不太符合我的風格,多虧了聖誕節,我們才有機會表達我們對這一年、這麼多人的感恩之情。
從感恩,省察一些受恩之情,從這一點出發,我們才能發自內心的祝福,不是滿口「師姊」、「師姊」的才是祝福。
雖然,東方不太流行什麼聖誕節、分享餐點或交換禮物,但是我相信,每逢冬至年末,人都一定會去回顧,
回顧一年該感謝的人們、該給予祝福的人們,這樣一來,有沒有聖誕節,就不是那麼重要了。



2012年12月23日 新竹



宣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