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從1970年,「人類的進步與調和」的大阪萬國博覽會談起,因為有「太陽之塔」,才讓我認識岡本太郎。)


(在尋找「岡本太郎記念館」的時候,真的覺得自己很像是進入「表參道迷魂記」,都快要抵達渋谷了。)


(原本,抵達「兒童之城」是被岡本太郎的雕塑吸引,沒想到卻在這裡,找到最正確的道路,兒童都是誠實的。)


「文明の進歩に反比例し、人の心がどんどん貧しくなっていく現代に対するアンチテーゼとしてこの塔を作ったのだ」──岡本太郎


在表參道上,我停下來參考路邊的區域圖時,決定從一旁的巷弄間走進,然後穿過巷底接上骨董通,
可是,我想得太簡單了、太相信不成比例的區域圖了,走進巷弄之後,就像被糖果屋吸引的兄妹一般,
小巷內許多設計過的住家、服飾店,都要比表參道上來得有特色,雖然沒有一間一間的認真去看,
但是,表參道的巷弄裡真的相當精彩,就連Vivienne Westwood都選擇在表參道的巷弄內開店。
走在巷弄之間,一看到一座大教堂,停下腳步拍照之後,後頭又是一個結合商辦和服飾店的La Casta,
不僅設計的很有VILLA風,地下一層還有真正的透明流水流過,沒有看到一樓商家低調的招牌,還以為是度假地。
除此之外,巷弄內也聚集了許多髮型設計店、剪髮店,這時才發現,就連剪完頭髮,他們也會親送出門口。
就是在這樣的觀察之中,我在北青山迷路了,後來問了正在忙碌送信的郵差伯伯,他看了一下記念館名,
雖然說不知道,不過從地址來看,他明確指出這裡的區域是北青山,南青山要在另外一邊才是。











儘管如此,我卻無法明白所謂的「另外一邊」是哪一邊,就跟我不太喜歡要我展現出立場一樣,
所以,我們仍是盲目地向某個方向前進著,好不容易走出了巷弄,來到青山通上,卻又搞錯反方向,經過青山學院,
老實說,走完整個青山學院時我已經打算要放棄了,要不是逸潔說想去「兒童之城」上個廁所,
我不會因為再度看到岡本太郎的作品,而激起想要一睹本人記念館的熱情。所以,我很熱誠地走進兒童之城,
跟櫃檯的小姐問了記念館的位置,本來預期會遭到冷淡地對待,就跟一般的東京人一樣,
很像會說:「找什麼岡本太郎記念館阿,這裡可是兒童之城呢!每天應付孩子跟家長就忙不過來了。」的感覺。
可是,那位小姐卻非常親切積極地幫我打了幾通電話,問了許多人(可能是樓上的職員或是知道的人)
後來,雖然有問到,但是電話那頭,表明用描述的實在很難說明,所以想說又要落空時,突然,電話裡那人說了什麼,
小姐像得到提示的問答來賓一樣,掛上電話,開始在抽屜裡翻找什麼,
結果,不一會兒就被她找到「岡本太郎記念館」的文宣,一張有點厚度、釉彩印刷的彩色傳單,
上面還附有位置,她很親切的告訴我從這裡出發的路線,然後說明在一間幼稚園旁,在一個停車場的後方,
到現在為止,我在心底的心底還是相當感謝這位兒童之城的小姐,如果沒有她,我不可能參訪岡本太郎的故居。
或許,或多或少還是會對這次旅程,留下些許的遺憾。









總之,離開了兒童之城後,逸潔她們決定去麥當勞小憩一下,我則單獨踏上參訪「岡本太郎記念館」的旅程。



    宣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