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回想這種討厭吃的食物的時候,發現母親對我的影響很深,這不是說您的廚藝不好,只是留下很深刻的印象。)


(現在很多人提倡素食,素食主義成為了潮流,但對我而言,素食主義者比速食主義者還要虛偽。)


(反正,我們不可能成為自給自足的農夫,就算成為農夫,還要面對空汙,在健康以前就先嗚呼。)


盡力去做你現在能做的事。──江老師惜美.2012年2月17日


大抵來說,每個人都會有討厭吃的食物吧,這跟素食、葷食主義無關,單純就是生理上的不接受而已。
以這樣的定義來看,我討厭吃的食物應該是茄子、青(甜)椒、榴槤、多刺的魚類還有「苦瓜」。
換個角度來看,我聽到最多人們(好像是女性居多)討厭的食物,居然是以紅蘿蔔高居榜首,
雖然杏仁和薏仁都同為果仁系列,但是也有很多人討厭杏仁的味道,特別是杏仁茶的濃烈味道,

我的妹妹就相當討厭杏仁,真的是「非常討厭」的地步,遠遠聞到杏仁茶的味道就會罵髒話。

然後也有以食物的價值來取決喜好的、以食物的生長季節作為取決的,有各式各樣的選擇方式,
不過,中國自古以來就對「時蔬」相當敏感,在現代這個連冬天都能吃到西瓜的現代社會之中,
或許會認為每一天能夠想吃什麼就吃什麼,但是那種生長在溫室或管理環境下的食物,就跟漢堡肉一樣危險,
中國俗諺有這樣說過:「正月蔥,二月韭,三月莧,四月蕹,五月匏,六月瓜,七月筍,八月芋,九芥藍,
十芹菜,十一蒜,十二白。」這是根據青菜的生長季節而言,水果同樣有其特產的月份,之前的月曆事件就是。
只是每個人在選擇食物的時候,多少可以看出這個人的性格取向,溫吞的、單純的、怕吃苦的等等。










雖然說我很不喜歡茄子、青(甜)椒、榴槤、多刺的魚類還有「苦瓜」,但是換個方式我就能夠接受。


其實有時候食物這種東西,有時候強迫小孩子吃些蔬菜的行為,是不會讓他們明白其中道理的,
任何綠色的蔬菜、黃色的蔬菜或紫色的蔬菜,對小孩而言根本無法分辨什麼是什麼,他們靠的是味覺,
所以等到長大後,才會明白當初為什麼父母要讓我們吃這個、吃那個的,富含些什麼營養等等,
因此,我會試著「變化」一些討厭食物的作法,讓自己能夠稍微接受、進而喜愛這些食物的味道。

就我而言,最成功的例子應該就是「苦瓜」。

我以前真的是對「苦瓜」深惡痛絕,母親常常要我喝苦瓜湯、把苦瓜吃下肚,但不知道是不是煮的方式,
母親的「苦瓜湯」,真的是名副其實的「苦」,那苦味很像是嘗盡人生炎涼的會讓眉頭皺起來的地步,
之後,我是到一間日本料理店,吃到很好吃的苦瓜炒鹹蛋才開始敢吃苦瓜,然後在大學一年級打工的時候,
偶然間喝到不會苦的「苦瓜排骨湯」(甚至還覺得很美味)後,才漸漸接受了「苦瓜」本身的存在,
基本上來說,我甚至還因為「苦瓜炒鹹蛋」而提高了對沖繩的評價,能有這樣的招牌料理真是太棒了。










說到茄子和青(甜)椒的話,則比較單純。


茄子基本上我不討厭它的味道,但是那深紫色真的讓我很難接受,母親都用蒸煮處理,
所以那爛爛的、紫紫的長條模樣,就像是一場惡夢般會出現在我的腦海之中,其實到現在還會想起,
而面對這兩種蔬菜,最後發現只有把它們做成「天婦羅」就行了!偶然間吃到的野菜天婦羅,
把這幾種好像不太受到喜愛的食物,裹麵衣油炸,然後再用白蘿蔔沾醬掩蓋,基本上味道變得很微妙,
很像在吃炸物和蔬菜的混合體,但是你本身不太會去想到蔬菜的味道,這是我目前盡力能做的。
榴槤和多刺的魚類比較麻煩,雖然不是完全不碰,但只要遇到這兩種食物的時候,我還是會盡量避開。
還有,雖然很喜歡吃螃蟹這種甲殼類的海鮮,但是不太會把殼敲開也是我的缺點,總是要仰賴他人。










最後談談美國牛。


其實美國牛肉的事件相當嚴重,但不要說美國產的牛肉,事實上世界各地的牛肉都有瘦肉精問題,
不要說是瘦肉精了,包括生長激素、荷爾蒙等等的藥物,幾乎成為了肉類食品的必備要素,
從我們每天手上拿的漢堡、嘴裡吃的牛排就知道,一天要供應幾十億人的肉類,就算有多大的家畜業市場都不夠,
更不用說一些自命清高的消費者,堅持要吃瘦肉,而造成了施打瘦肉精的問題等,進而引發了素食主義者的高呼,
對我而言,其實看過一些探索頻道的節目和地理雜誌就會知道,現在根本沒有一項食物是安全的,
包括你手中的青菜、餅乾、飲料還有糖果,那些可能都是化學的合成物,更糟糕的還有可能是剩餘物,
但是,我們會因此而拒絕吃飯,或者成為素食主義者,成為憂國憂民的四喜嗎?我覺得倒不至於,
何不如好好接受怎麼吃都可以活下去的世界、怎麼吃最重要是開心的想法,均衡的選擇食物呢?
反正,我們又不可能成為自給自足的農夫,成為農夫,還要面對空汙,永遠都無法知道何謂「健康」。

到最後,好像美國牛問題,也不是什麼問題了。





全站熱搜

宣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