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奕迅有一首粵語歌──〈明年今日〉,是國語〈十年〉的原版,雖然詞意相近,卻更為強調「時間」。)


(我最無法理解的,是人們總喜歡在新年給予自己新的期許,而那期許卻是那個人最無法達到的目標。)


(在電影《鐘點站》裡面,人到了二十五歲不會再變老,卻要為活下去的「時間」奮力,真是「時間就是金錢」。)


時間像廢紙一樣被揉皺,發出薄脆的聲音。--張惠菁.《末日早晨》


時間向來就是連續的,最初它只是個形象,然後被擁有智慧的人類賦予單位、計算、刻度和重量,
人類把能夠清楚標上刻度的,稱為「萬年」;無法清楚判定刻度的,稱為「很久以前」,於是時間被切割了。
太陽從升起到落下、星辰從腳頂到頭頂,被稱為「一天」;太陽偏移的角度明顯,被稱為「小時」;
當我們細數接近心跳的脈搏,那速度被稱為「秒」,數到六十,無法繼續記憶時,就給它刻度,為「分」;
隨著太陽的升起、落下,連續經過三百多天,我們稱為「一年」,年復一年、日復一日,時間就有「重量」。
每當人們開心的慶祝舊一年的過去、新的一年到來時,我都會隱隱想起時間的過程,一個刻度的痕跡。
我們捨棄過許多的舊曆,然後終於欣然接受了這個世界認同的刻度,於是我們藉著這個日期,
過著每一天看似規律、整齊的生活。在這生活之中,依賴著前人留下來的時間刻度,計算著而活,
於是,我們跟時間的距離愈來愈遙遠,就像是太陽與冥王星的距離一般,到最後,我們連冥王星都不承認了。
冥王星在九大行星內被除名,猶如我們很久以後才發現,時間過得就像是火箭的推進力一般,衝入天際。
不過,對時間而言,其實它的模樣就像是跨年晚會上的花火一般,當我們注意到時,已被吞噬於黑暗之中。
所以,明年到底有多遠呢?下個月到底要多久呢?明天還有什麼約定呢?下一分鐘,我們會在哪裡呢?




其實想到這些事情,會默默發現陳奕迅跟「時間」很有關係,他的選歌(尤其是好聽的歌),
或多或少都會跟時間牽扯上關係,包括〈十年〉(明年今日)、〈陀飛輪〉、〈好久不見〉、〈你的背包〉等,
這樣一個基本的命題,被放入到歌曲之中,就會顯得充滿哲理,這不是刻意為之,卻能多添惆悵。
不知道是不是到了一個歲命的年紀,當一年的流逝,快過一年的時候,就會默默覺得時間變得清晰,
很多浪費的、虛擲的光陰,這時候就會很親切地來打招呼。時間是細沙,總是在我們手中流逝。
所以,老實說我會開始覺得跨年後人們所許的期望沒有太大的意義,那頂多持續到一月底,在二月就被遺忘,
那麼,為什麼我們要把新年寄予如此的厚望呢?就像我們總是把悲傷寄予香菸、醇酒的結果,那總是謊言,
我們都知道謊言的面目,卻仍然不顧一切的讓自己麻醉,強迫自己開心迎接新的一年、互道快樂。
時間既然是連續的,就沒有分、秒、時、天或年的差異,它在世界中所顯現的四季,就已經是時間最好的證明,
我從不期待明日、明年,因為沒有人知道下一秒會有什麼在等待著你,我們都只是時間的過程而已。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宣輔 的頭像
宣輔

沒關係是宣輔啊!

宣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