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京都塔開始,膩了嗎?膩了吧?可是我都百看不厭。沒關係,那看看女學生吧,這個角度真的很危險。)


(第九天的行程,事實上已經進入尾聲,這麼多天(此日12月8號)以來,只有這天讓人印象深刻。)


(說到龍安寺,一定又會有人無聊的說什麼「龍山寺」,雖然我常常說錯,但是不可以,龍安寺就是龍安寺。)


對我而言,所謂人的生活是難以捉摸的。──太宰治.《人間失格》


如果能夠每天起床,就看見京都塔。我想我對自己這一生,「應該」就再也沒有怨言,應該。
第九個早晨起來,雖然太陽露了臉,不過氣溫的回升並不明朗,於是我們還是穿起衣物,走在落葉遍地的道上。
說到龍安寺,原本是沒有排在我想去的行程裡面,應該是說,原本龍安寺這個景點是「備用」的,
被安排在第三天的金閣寺之後,兩個寺院同樣是在衣笠山,坐巴士也不過三到四站的距離,
不過那一天就是沒有力氣繼續走下去,畢竟從北野白梅町走到金閣寺,就是一段很長的跋涉過程。


所以,誤打誤撞的,第九天一開始,我們就決定去龍安寺。






(學生們在金閣寺參觀完後,轉車前往龍安寺,這天修業旅行的人特別多。)






其實,還滿慶幸最後有來龍安寺,不然的話我就不會遇見來自東京的女孩,關於這一點,我一直心存感激,
這個故事我想留到後面幾篇講,就算沒有人看,還是應該記錄一下,這種巧合和緣分可能不多。


談談龍安寺,既不是台北的龍山寺,也不是嵐山的天龍寺。


龍安寺對我而言是陌生的,令人較為知道的,應該是說著名的表現,完全是在龍安寺庭園上,
從第一天開始,我們真的是陸陸續續看過相當多的庭園,有枯山水、禪宗式、意象式等等,
不過我從來沒看過能吸引這麼多人,坐在簷廊上久久不散的庭園景致,要不是女孩吸引了我的目光,
我可能也會坐在那裡一個早上,這點是無庸置疑的。不過,令人讚嘆的,是整個寺區內的景致也很迷人,


如果說,金閣寺是開門見山的美,那麼,龍安寺的庭園之美可就夠隱晦的。











光從購票處,步行到本殿,就需要很長的一段距離,可喜的是楓葉還紅著,溫暖的陽光讓身體不再寒冷,
而且一路上很多修業旅行的學生們,氣氛上也不會像在宇治那般靜謐,雖然倒是有些嘈雜了些。
龍安寺的方丈庭園,是由簡單的沙和石頭組成的,跟銀閣寺的有異曲同工之妙,只是龍安寺運用了石頭,
有人將這座庭園,解讀成大海與島嶼的關係,不過,我覺得這樣就失去海的生命和動態感,
具體來說,我覺得這座庭園,可能比較接近人,心的質地。這不是要賣弄文學技巧或故作清高,才這樣說,
就心的質地來說,以儒家的觀點看,是「善」的,但是那「善」,是粗糙、未經琢磨,如沙之地般,
然後,聳立其中無規則的石頭,就像是我們偶爾念頭中的壞事一般,沒有全然的善、全然的惡,
當朝陽或夕陽(外在因素)直射其中,就會影響內心的質地,而讓我們學會去適應不同的變化,

這可能就是所謂佛家語,「善惡由人」吧,我是這麼思考的。












全站熱搜

宣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