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終於拜訪了台灣遊客最愛的「寶屋」拉麵,現在想來還是覺得,富山.麺家いろは合我胃口。)


(再次的出現,是京都塔。不知道為什麼,就像旅伴所說,對於京都塔的模樣,我擁有某種趨光性。)



(後面是休息時間,所以談芦(同蘆)田愛菜還有日本人對韓流的看法。沒錯,電視兒童時間。)


妳要鎮定,我一定會送妳回東京的。
啊──不過肚子好餓,好想吃燒肉。-花澤健吾.《請叫我英雄(五)》


說起來,第七天的行程看似相當簡單,不過因為累積了相當的疲勞,加上洛北的車程稍微長一點,
所以來、回的時間就要扣去一些,加上悠閒在甜甜圈的午後、逛了自行車專賣店等等,
在京都搭巴士真的是相當方便,就像我們相當準時的捷運一樣,只是座位同樣很少,要懂得讓座才行。
說到這個,在這一天我發現路上有很多關於「自行車」的招牌,大多都是勸人們要把自行車停好,
而且,竟然有用到「不要讓亂停成為京都之恥」這樣嚴重的字眼出現,我想果然每個地方都有每個地方的問題。

所以,我們還是來說說拉麵吧。









「寶屋」拉麵,跟許多京都的拉麵店一樣,都位於京都車站、伊勢丹百貨頂樓的「拉麵小路」上。
說到「拉麵小路」,真的是各式各樣的拉麵應有盡有,但對於我來說,只需要樓下的抹茶就夠了。
雖然是平日,不過進去「寶屋」還是排了一下隊,還被台灣人插隊,感覺真的是很不舒服。
進去後,是坐在能看到廚房的位置,一邊等待著時間就逐漸過去,當麵來的時候真的是相當幸福。
我只能說,「寶屋」會對台灣人的口味,不是沒有道理的,既油而且味道又不重,叉燒大片而已,

但對我來說,就覺得有點食不知味。













唯一我喜歡的是,這個叉燒飯!真的是醬汁、米粒和叉燒三者的完美的結合啊!








回到住所,等待洗澡的時間看了電視,節目中是到日本發展的KARA的表演,那時候還沒有喜歡妮可。
看著看著就覺得,韓國藝人到日本發展,為什麼會成為必然的趨勢呢?因為日本的音樂市場較大?
不過,日本的音樂市場雖大,本質上卻是相當封閉的,除了歐美流行樂,基本上很難接受其他亞洲國家的音樂,
韓國藝人雖然趁著地利之便較容易打入日本市場,但相對的,不僅要更換曲風,更得配合國情。


說真的,對韓國人來說應該很難受。







除此之外,還有芦田愛菜上SMAP X SMAP的節目,很喜歡她在裡面跟木村拓哉的互動,很自然。
芦田愛菜一點都不像一般的童星,會扭捏、會世故、會大頭症、會瞧不起人,你在芦田身上看到的,
就是一個自然的小女孩,天真浪漫的敬業演出,對一個年紀這麼小,卻身處在這樣汙濁的環境中,
還能夠保有這樣的純真,其實是相當難得的。對我而言,最早認識到芦田,是因為電影《告白》,
然後是她主演的日劇-《再見我們的幼兒園》精湛的演出,應該會默默成為志田未來第二,

只是希望她保有這種單純。













(很少看到木村在節目裡玩的這麼瘋,是因為木村本身是擁有兩個女兒的父親吧!感覺他們是父女也很棒。)




這是第七天。


宣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