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田已經相當容易迷路,今年五月重新興建完成的大阪站,現在應該擠滿更多迷路的人們。)


(會到梅田,其實最主要的目的有兩項:第一是受人之託,買Samantha Thavasa的零錢包。)


(第二,最主要的目的,就是來逛關西唯一一間的懶懶熊(Rilakkuma)專賣店,真的是,可愛翻了。)


And all the kids they dance
所有的孩子們都在跳著舞
all the kids all night
徹夜不眠的跳著舞
Until monday morning feels another life-Coldplay.《Every Teardrop Is A Waterfall》
直到星期一的早晨發現自己不同的生命。   譯:宣輔


這是我第一次到梅田。在到達之前,我試著讓自己想像巨大的迷宮,隨著列車搖晃,進到長長的月台。
雖然,之前不是沒有想過來梅田,也看過不少的資訊。但結果不是時間不夠,就是怕會迷路。
說起來,「梅田」這個名字,在我心中的模樣,總是個在江戶時期種滿梅樹的田野鄉村,
因此,總帶著點「風雅」的味道。當然,現在的梅田跟「風雅」完全沒有關係,有的只是城市的氣息,
路上當然也沒有一棵梅樹,有的只是高聳入雲的摩天樓,代替江戶後消失的梅樹,開著摩天輪的花。











(梅田的廣告特別多,特別鮮豔,月台也是相當廣大,還有韓流的廣告。)


當然摩天樓是不會落葉的,摩天輪也不會枯萎。

一開始,面對梅田這個比北車要複雜多倍的車站、商場,我們確實有些走到不知今夕是何夕之感,
幸好,我們還是順利在一樓大廳附近找到Samantha的店,買到了皮夾,用很豐富的包裝包裝著,
然後,繼續在地下迷宮亂走,看了HELLO KITTY的布偶秀,還有很像蜜桃姐姐的帶動唱後,
終於在地下某一層找到懶懶熊的專賣店,不僅有真人布偶,還有很多實用的生活商品,
說真的商場很小,頂多兩個地下街的類似攤位,卻擠滿了人,第一次看到日本人這麼失去理性,













就是在懶懶熊的店。

當然,自己也是其中失去理性的人之一。其實最早接觸懶懶熊,並沒有特別喜歡這懶惰的傢伙,
但是後來在周遭朋友耳濡目染之下,先是愛上小雞,現在又回頭喜歡懶懶熊。這樣的結果是,
我在懶懶熊的店真的花了很多錢。梅田,以後還是會去的,只是進不進去懶熊店,得先看荷包飽不飽。













最後很瘋狂的禮物寫真。

宣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