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燈籠圍繞的神社、彷彿永遠沒有盡頭的參道、苑內萬葉植物園,還有綿延垂掛的金鐘,都是其魅力。)


(這次展現驚喜的,是在白鹿大神的部分,雖然銀杏總是給予我們發臭的體會,卻能發出金黃色的光芒。)


(神社似乎都有共同的氛圍,可能自己也不喜歡膜拜偶像,所以神社成為我心靈的寄託之所。)


大雪不停的世界,存在於壓倒性的寂靜之中,
而在那景色裡的我,總像是被包裹在繭裡似的。-恩田陸.《戀戀夏天的薔薇》


真正意識到石燈籠的氛圍,應該是閱讀完恩田陸的《追逐白晝之月》後,產生真正的興趣。
這本書,描述兩個女人-一個同父異母的妹妹和戀人,尋找一個在奈良失蹤的男人的故事。
但石燈籠最常被使用在日本的怪談之中,沉重的石燈籠會在半夜扶起,燃起湛藍色的鬼火,
對於我而言,意外的是我完全沒有被這兩方面的印象給影響,或許是因為每次我都走在光之中。
石燈籠給我的感受就像是鳥居一樣,象徵著神域的結界,在這之中,就連鹿都會顯得溫馴而充滿智慧,









而春日大社的參道,就是被兩排石燈籠所包圍的參拜之路。

最早對於神社的印象,有兩種。一種是來自日劇版《金田一少年事件簿》中,呈現的宮島鳥居,
佇立在水面之上的鳥居,就像是燈塔一般,概括著指引的功用,雖然會報著擔心被淹沒的心情,
不過宮島神社的鳥居,好幾年來都是隨著潮汐漲退,仍舊佇立在堅硬的地面上、柔軟的水面中。
另外一種,是來自於小學時去參觀明治神宮留下的印象,這點我在前面有提過,很喜歡沙地的聲音。
所以,石燈籠對我而言,就像是神社的另一個重要象徵一般,更代表捐獻者的心意而被感謝著。











走過長長的參道,就是春日大社。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這天體力比較好,沒有第一次來的時候那樣感到疲累,令人驚喜的還有鹿神,
周遭被黃金色的銀杏給覆蓋,看起來就像是被鋪上一層金箔一般,而且味道也不會很重,
我們在這邊駐足、淨手,然後往本殿而去,仔細看了上次沒看到的金鐘,然後虔誠的禱告,
現在好像除了神社和應試前之外,我都不會這樣虔誠的祈禱。春日大社在山坡上,吹來的風相當舒適。
雖然好像還有很多該講的歷史,但我得承認,喜歡春日大社或許跟上次友善的巫女和涼宮春日有很大的關係。













當然,寧靜的氛圍和無止境的簷廊、石燈籠,更是我喜歡的原因。

宣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