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道頓堀,H&M、UNIQLO等店開個不停,尤其是UNIQLO還搬家開了新的旗艦店,買了幾本書。)


(對於通天閣來說,沒有看到福神是有點可惜的、沒有吃到串燒是有點遺憾的,但我真的不愛站著吃飯。)


(在接近末班車的列車上,突然懷念起去年春季住在道頓堀旁的方便,但京都還是最棒的。)



「大樓只留下了一些細微的概念,但到了最後,也還是會無影無蹤地消失而去。」大崎善生.《九月的四分之一》


關於道頓堀,對這地方的印象應該是數不盡的看板、洶湧的人潮和各式各樣有特色的店鋪。
不過前幾天去板橋的星據點唱歌時,旅伴朋友點了一首年代有些久遠的歌,竟出現道頓堀的畫面,
因為沒有音樂錄影帶,只好用風景畫面帶過的伴唱帶,影像很明顯年代久遠,但出現道頓堀的時候還是很懷念,
因為不僅螃蟹看板還在,固力果的招牌、橋上的人們都沒有變化,頂多當時的道頓堀還被稱為商店街而已。











所謂能夠被留下來的東西,不一定都是好東西,卻都具有紀念意義。

搭著大阪市地鐵,先往通天閣造訪,雖然這次一樣不上去,(好像是礙於經費的因素?)
不過走在這條幾乎已經像是沒落的,通天閣下十字商店街時,仍會感受到一股古老遺忘的氣味,
更別提春季來時,子豪的友人提到這附近的風化場所和治安問題,更顯得這一帶彷彿被遺忘的地方,
不過通天閣這個名字取的真的很好,眺望的風景也很棒,天氣好時能夠看見大阪城,四月時已經證實過,
不過沒有看到福神那小小可愛的模樣,只好用串燒店和發亮的標語,稍稍撫慰一下旅費不足的遺憾。














因為上述原因,我們在道頓堀只吃了牛丼飯就展開購物。

回到道頓堀,如同前言所述的,這裡的店家幾乎半年就換了個面貌似的,我喜歡的TSUTAYA還在,
橋的另一邊開了H&M的新穎店鋪,但是因為很不適合東方人就沒進去參觀,人潮真的相當擁擠。
UNIQLO已不在原本的位置上,而是在心齋橋的另一端出口,這還是靠搭訕一個日本女生問出來的,
在日語方面,至少宣輔可以很得意的說,是相當完美的。回到話題,UNIQLO旗艦店相當氣派,
真的只能用「氣派」來形容,透明升降的模特兒、四、五樓面的擺設,不只衣服,還有鞋子、配件等,
在UNIQLO遇到一對來自台灣的母、女,女生因為不知道要買給哥哥的襯衫花色而跟母親隔著一條走道討論著,
聽到我說出中文還嚇了一跳,但是在道頓堀遇到台灣人或大陸人都不需驚訝,稍微聊了一下,
發現她們是跟團來的台北人,然後媽媽要我當了一下哥哥的模特兒,(肩膀好像比我還窄一點的樣子)
我們就微笑著招呼道別。儘管是在同一個地方生長的人,卻在另一個地方相遇,說是有緣還蠻有緣的。


























最後我想提一下TSUTAYA和終電。

TSUTAYA是日本的連鎖影音店,像這種店在台灣已經可以說是到了快「絕跡」的地步,一點也不誇張,
更何況在道頓堀的TSUTAYA是營業24小時的,配上一樓旁的星巴克,簡直就是完美的搭配。
逛累的時候,我們就在星巴克買了隨行杯、星冰樂,然後輪流況一樓的雜誌區、二樓的唱片行等,
說實在,日本的唱片真的相當昂貴,(不過我還是買了三張)不難想像藝人想打入日本市場的目的。
關於終電,其實不算是終電,但回到京都時已經將近凌晨了,這時候的電車竟然滿的可怕,
或許不管在日本哪裡,只要是接近終末的電車,一定會有趕著、或捨不得回家的人們吧。
除此之外,日本人喝醉的程度也是很誇張的,會直接在車站大廳醉倒或胡言亂語,實在是有得比。


以上,購物的第五天結束。

宣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