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70)


(2010)
(走過塔背後的廣場時,終於理解那個「大屋頂」-詭異的鋼架是什麼東西,是當時萬博廣場的遺物。)


(從廣場到日本庭園,途中經過的路上有父子丟著棒球、街頭藝人賣力的表演和沉靜的氣氛。)


(上次來日本庭園是繞著左邊的路走,這次走面對入口的右邊小路,碰到一群可愛的西裝阿伯們。)


她會讓初雪落在她的前髮上。她會說「你喜歡我哪裡?」來讓我生氣。
當我因為憂鬱而束手無策的時候,她也到我的面前來,一起束手無策。
她忍受我那些因為煩躁說出口的話語。我們走在夜幕低垂的鴨川岸邊,走在夜晚的下鴨神社,
走在明亮的萬博公園,她的眼睛總是閃閃發亮著,就像是看著什麼有趣的東西一樣,
她會像是藏了什麼東西似的笑著。她沉默、她發怒、她哭泣,然後她進入睡眠,做著太陽之塔的夢。
                                -森見登美彥‧《太陽之塔》


「庭園的廣闊與寧靜,簡直就像是另外一個世界一般。」坐在木頭色的長椅上,我這樣想著。
平靜的湖水、簡單的松林造景、稱不上是山脈的小坡,雖然處處是生機卻保持著最原始的姿態。
我喜歡原始的姿態、我喜歡平靜的氣氛、我喜歡散步走很遠的距離,而日本庭園恰好就滿足這些條件。

如此而已。







去年四月來的時候,我們從左邊開始走,沒有走到山坡上的茶亭,到是見識到了真正的「小橋流水」,
還有宛如江戶時代的茶屋,隨時都可以坐下來,吃起午餐或下午茶一般,而這一次我們確實這樣做了,
我們沿著右邊的路走,然後在橋跨過的沙洲上吃起午餐來,說是午餐,也不過是無味的發酵餅乾而已,
但是當陽光穿過樹梢、微風輕吹而過,就連喝著熱茶的老人都能夠變成一種風景,然後不自覺的微笑。





在準備離開,繼續往前走時,來了一群西裝筆挺的歐吉桑,感覺就像是某企業的股東們一般,
說著標準腔的日語、一舉手一投足都帶著八0年代的優雅紳士風味,雖然有些年紀但都很纖細,
我覺得人能夠在某個年紀之後還能保持住體態,一定對自己的生活有很嚴格的要求和管理,不是常人能做到。
然後在他們閒聊之間,似乎要在一棵變葉木下拍紀念照,其中一個像是幹事的年輕男人走到我身邊,
快速的用日語說著,「可不可以麻煩您幫我們拍照」之類的話語,我說「沒問題」、「依唷」,這樣。
感覺自己說的日語都很口語化,沒有什麼敬稱,但是男人們很快的就跳下到河的旁邊,
然後擺起有點僵硬的姿勢,因為實在很擔心他們的安危,所以用稍微快的速度拍完了兩張照片,
結果他們一上來卻都一一跟我道謝,讓我有些尷尬得不知如何是好,嘴角都還有餅乾屑呢。
但是我還是一一鞠躬回禮,說到禮節這種事可是不能少的,我也很喜歡日本人喜歡對被影影彎腰的做法,
感覺有種真正的尊敬和默默付出的表現。最後,我們繞了一小圈還在山坡上照了相,才依依不捨的離開。


(那群老伯們就是從我拍照的地方往下跳,真的是相當的健壯。)




(就算只是在出入口的廁所,就連設計都是日式模樣和自然採光,貼心的無以復加。)


(最後,則是開滿玫瑰的太陽之塔,真的是相當漂亮的玫瑰園。)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宣輔 的頭像
宣輔

沒關係是宣輔啊!

宣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